第十八章 曾是邂逅人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二天下午五点,地委组织部来人接贾士贞一家,大家一起举杯,欢声笑语,觥筹交错,称赞老部长教子有方。

  宴请结束后,贾士贞刚到家门口,只见门前站着两个人,没等贾士贞问话,两人迎了上来。

  原来是他高中的同学,又是表兄胡耀先,还有他妻子牛琴。

  贾士贞一时惊喜万分,胡耀先紧紧抓住贾士贞的手,笑着说:“你不知道,你调省委组织部的消息,如同春风一样,已经吹遍整个乌城大地了。”

  贾士贞抖着他的手说:“你又乱说了,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吹捧我干什么呢!”

  进屋后,寒暄一番,贾士贞便问表兄现在的工作情况。

  胡耀先没想到他和士贞的谈话这样快就进入主题,就把心中的苦衷倒了出来,贾士贞心想在县里能当到乡党委书记,已经很不错了。谁知表兄仍不满足,可见官这玩意儿对人们诱惑力有多大!胡耀先自是听说县委书记周一桂准备宴请贾士贞,他的心思哪里还要明说呢!

  临走时,胡耀先让爱人牛琴把纸袋给士贞,说:“表弟,你在省城工作,现在已经是信息时代,给你一个BP机,是中文的,也是省城的呼号,单子都在盒子里。我们走了,明天见吧!”

  “表兄,你这是干什么!把我当外人了。”

  胡耀先笑着拍拍贾士贞的肩膀说:“外人还拿不出手呢!其实就是个小玩意儿,现在都九十年代了,你看城里的人,个个都带着这玩意儿。”

  送走了胡耀先和牛琴,贾士贞夫妻俩拿出袋子,打开盒子一看,是一只精巧的BP机。玲玲爱不释手地摸着,贾士贞再一看,袋子里还有一个纸包,随手取出来,打开报纸一看,吓得他张着嘴半天没说话。玲玲一看,愣愣地看着丈夫。过了一会儿,士贞将报纸重新包好。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柳也根专车来接贾士贞。其实那天电话里并没说清是上午去须臾县的。车一到,柳也根风风火火地不让谈客套话,说是周书记、吴县长已在宾馆坐等了,贾士贞叫玲玲准备出发,玲玲拉着士贞到房间里说她不去了,那些人她都不熟悉,不愿意去受那罪。士贞心想也有理,也就不勉强了。

  一上车柳也根先说了些恭维贾士贞的话,然后,贾士贞便问柳也根他们是怎么知道他调到省委组织部的。柳也根说,是县委书记周一桂在市委组织部听到的,并听说是乌城师专毕业的,回来一问,果然和贾士贞是同学,当即就打了电话。

  贾士贞问柳也根,现在在县委办做什么工作,柳也根说是县委办公室秘书。二人说着话,奥迪轿车缓缓驶进须臾宾馆。

  下了车,热浪顿时扑面而来,柳也根在前面引路,缓步登上台阶,自动感应玻璃门徐徐展开,一股凉爽清香的空气霎时驱散了周身的热气。二人正要往楼梯走过去,只见从二楼楼梯上下来几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高个男子,身材魁梧,风liu倜傥。蓬松的分头自然而得体,黑色的T恤衫束在奶白色的西裤里。在这一瞬间,贾士贞愣住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身材魁梧的高个男子看着,这个人太有点似曾相识了,他那熟悉的五官和那非凡的举止。这时,高个男子快步走下楼梯,面带笑容,容不得贾士贞多想,两人已经到了面前,双方同时伸出右手,就在他们握手之际,高个男子抓住贾士贞的手猛地用力抖了起来,睁大那双浓眉大眼,久久没有说出话来。

  贾士贞突然兴奋起来了,异常激动地说:“我们见过面,那次……”

  “怎么?”高个男子惊叫起来,“原来,哎!怎么会是你呀,贾科长,你……你你,你不是在编故事吧!”高个男子激动得孩子样地手舞足蹈起来。

  眼前这奇特的一幕让周围的人目瞪口呆,这一切告诉人们,他们两人有过交往,而又各自不知道对方,否则,县委书记周一桂又何必费那么大劲,让县委办公室秘书柳也根卖着同学的面子去请贾士贞呢?

  就在刚才高个男子从楼梯上下来的那一刻,贾士贞无须别人介绍,判断他就是县委书记。而在那一瞬间,他真的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时间已经过去半年多了,当初去省城报到途中的那场车祸,不仅每每想起来还有些胆战心惊,让他莫名其妙的是,开始考察干部的第一天居然碰上那场车祸时遇到的两个人,王学西和老廖。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王学西又和省委组织部机关干部处长、他的顶头上司仝处长关系那么密切。为了王学西,他不仅挨了仝处长的批评,还被退回原单位。那是一场多么刻骨铭心的政治上的灾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