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波澜有惊 18.交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东汽集团即将剥离掉不良资产,将百分之四十九股份出让给港商的消息一公布,便在东州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以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赵国光为首的一些人大代表认为,这是“为了一块牛排而出卖了法国”;以市政协主席张宏昌为代表的一些政协委员却认为,这是在为东州的改革开放放国际卫星,是东州装备制造业走向国际化的破冰之旅。

  两个人分别找到了夏闻天,赵国光提醒夏闻天,振兴东汽集团必须靠踏踏实实的技术创新和机制创新,靠空手套白狼的所谓资本运作专家,其结果只能是肥水浇了外人田,目前国有资产大量流失已经是国企改革中凸现的一个“黑洞”。

  张宏昌找到夏闻天先是递交了一份自己亲笔写就的文章《解放思想,锐意进取——论国企改革如何杀出一条血路》,文章痛陈这些年国企改革由于不敢为天下先而雷声大雨点小的墨守成规、不敢越雷池的思维,建议国有企业改革必须解放思想,要有杀出一条血路的胆识和气魄,敢为天下先,放开手脚,勇于创新,大胆探索。

  夏闻天看了张宏昌的文章后,心情十分复杂,他深知解放思想是深化国企改革的动力源泉,但是解放思想也要处理好改革、发展与稳定之间的关系。赵国光和张宏昌的建议都有道理,有争论是好事,但是不能影响团结。

  为了统一认识,夏闻天连夜与在中央党校地厅级进修班学习的周永年进行了电话沟通,周永年在电话里讲了一句话:“稳定压倒一切,但不去解决矛盾,矛盾最后就会压倒稳定。”这句话对夏闻天触动很大,他建议召开市委常委会来一次解放思想的大讨论。周永年说,太好了,我要请假回去参加常委会。

  两天后的上午,夏闻天以“解放思想如何杀出一条血路”为题召开了市委常委会,会议气氛一开始就带着火药味。

  最近赵国光带领部分人大代表视察了东汽集团,工人们听说集团公司要改制,搞股份制,可能有大批工人要下岗,群情激奋,大有一触即发、群访闹事的态势。赵国光视察完东汽集团忧心忡忡,他率先想到的是一定要维护好东州市来之不易的稳定局面,没有稳定,东州的改革开放大业就是一句空话。

  因此,赵国光的发言有理有据有节,发言前他先是用鹰一样的目光环视一圈,然后轻咳一声又呷了一口茶,清清嗓子说:“同志们,这几年东州的发展坎坎坷坷,始终没有理出头绪,走出低谷,先是‘肖贾大案’让东州经济发展伤了元气,接着就是何振东前‘腐’后继,让东州经济发展雪上加霜,再就是由于洪文山同志错误的发展观,导致东州这台全省经济腾飞的发动机几乎熄火,真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呀,东州再也经不起折腾了,不能再有什么闪失了。否则,我们如何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还是那句话,没有稳定就没有发展,稳定压倒一切,我担心东汽集团这次改制可能成为东州装备制造业国有资产流失的导火索,不仅会带来连锁反应,还会造成大批工人下岗,给刚刚安定下来的东州局面带来新的不稳定因素。”

  “国光同志,”张宏昌没等赵国光说完,就迫不及待地接过话题反驳道,“东汽集团已经到了破产倒闭的边缘,早就资不抵债了,还谈什么国有资产流失?现在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发面需要酵母,然而这个‘酵母’在哪里?一句话,就是资本运作!我们都是这方面的门外汉,香港银钻财务有限公司已经成功地使国内一些知名企业起死回生,这些企业在香港、新加坡等地成功上市后,融到大笔资金,资金是企业的‘血液’呀!有了‘血液’,使东汽集团的循环系统畅通起来,才能摆脱‘高负债—高筹资成本—低利润—低资本储备—更高债务’的恶性循环。”

  “宏昌,资金不是财富本身,把自己的资金循环窒息后,又指望外商来给我们‘输血’,别忘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外来的资本没准是‘雅格的红豆汤’啊!”赵国光提高嗓音说。

  “这话有道理,”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朱文锦赞同地接过话茬,“我也担心东汽集团一旦大批工人下岗,会引起连锁反应,再说那个叫金伟民的港商不会不知道东汽集团目前的困境,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合资?无非是看上了东汽集团良好的工业基础,利用资本运作的方式盘活资产是好事,关键是盘活的是百分之五十一的国有资本,还是百分之四十九的港商资本?研究一下美国的法律就知道了,到美国上市谈何容易,美国有苛刻的‘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还有由华盛顿‘鹰派政客’组成的‘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这都是横亘在中国国企与华尔街之间的壁垒,要上市也可以在国内或香港上嘛,干吗非得在美国上市呢?这才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我看这个金伟民有空手套白狼之嫌,最终的结果是,在美国上市是假,国有资产流进他的腰包是真,倒霉的是那些下岗工人,一旦这些工人失控进京告状,中央和省委都得打我们的板子,所以我建议这件事要慎而又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