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大江东去 85、胜利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金冉冉虽然一直在准备着去美国留学,签证早就办下来了,但是她心里放不下丁能通,一个骄傲的女孩在自己所爱的男人面前,死心塌地地投降了,然而,换来的却是一粒失效的春药,失恋的痛苦让金冉冉决定去美国留学。

  金冉冉本来想不辞而别的,从此让丁能通永远也找不到自己,以此作为对他的惩罚,但是在她默默地哭过之后,突然发现丁能通选择罗小梅正是自己最爱这个男人的地方。

  在这个世界上,遍地是不敢担当的小男人,丁能通虽然是个小人物,但却是个敢担当的大男人。金冉冉设身处地地想,如果自己与丁能通换个个儿,自己也会选择罗小梅的,总不能看着一朵玫瑰无情地凋谢吧。

  金冉冉忽然间理解了丁能通,而且觉得丁能通更可爱了,因为她终于明白,丁能通正因为太爱自己了,才选择了罗小梅,否则,他那天不会痛苦地醉卧在夜总会。

  如果自己像罗小梅那么不幸,这个看上去诡谲的男人一定会选择自己的,只有懂得牺牲和付出的爱才是伟大的,因为真正的爱情不是使人变得自私,而是使人变得善良和悲壮。

  很显然,丁能通选择了善良和悲壮。这就是命运,命运阻止自己与丁能通再牵手,但是并没有阻止自己与心爱的男人心连心。

  想到这儿,金冉冉再也忍受不了即将离别的痛苦,痛痛快快地哭完后,还是决定让丁能通送自己。

  在首都机场,金冉冉双手吊在丁能通的脖子上,泪眼婆娑,在丁能通心里,金冉冉一直是清丽温婉的,一颦一笑都旖旎动人,如今这个让自己欲罢不能的心尖尖,真的要走了,丁能通内心有一种幻灭的感觉,他望着楚楚动人的金冉冉,感到如此地无助和悲凉,不由得发出天茫茫,地茫茫,心也茫茫的感叹。

  “哥,我走了,再也不会烦你了,你自己也要好好保重自己!”金冉冉泪水涟涟地说。

  “到了美国孤身一人,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难处,给哥打电话。”丁能通动情地说。

  “哥,小梅姐怎么样了?”

  “案子还在审理,现在关在皇县看守所,你走后,我就去看她!”

  “哥,会判很多年吗?”

  “也许吧,不过小梅虽然是法人,但是真正的矿主是何振东,何振东才是害小梅的真凶!”

  “哥,何振东在东州是最有实权的副市长,与他斗你可要千万加小心啊!”

  “我知道,好在小梅在自首前,写了一个揭发何振东和皇县钼矿官商勾结的材料,我已经交给了风云大姐,俗话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就不信何振东能翻了天!”

  “哥,再抱抱我吧,我这一走,真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再见面,你自己一个人在北京,身边连个照顾你的人都没有,想想我就想哭!”金冉冉不能自已地说。

  “傻丫头,别为哥担心,哥一个人在北京呆惯了,再说,哥也有机会去美国出差的,到时候我去看你。”

  金冉冉重重地点了点头,终于将缠在丁能通脖子上的手松了下来,刚转身要走,猛然转身又扑到丁能通的怀里,将樱唇贴在了丁能通的嘴上,深情地吻了下去,吻得丁能通快窒息了。

  吻了许久,金冉冉才一步三回头地抹着眼泪走了,丁能通的心都快碎了,他本来想把金冉冉送到飞机上,但是自己已经没有勇气再往里送了。

  金冉冉这一走,或许能寻找到自己的事业、理想,还有新的爱情,丁能通祝福之余,仍然无法释怀,他爱冉冉,刻骨铭心地爱,但是为了小梅,他必须放弃这份沉甸甸的爱,人生照例是不能长久的,不圆满的,尤其是爱情。冉冉走了,丁能通的手还在挥着,因为冉冉留给他的爱,让他怅惋,更让他低回。

  丁能通怀着惆怅的心情走出首都机场候机大厅,茫然若失,顾盼之余手机短信提示音突然响了,竟吓了他一跳。

  丁能通以为是冉冉发给自己的,赶紧拿出手机看,看罢这条短信,丁能通惊得目瞪口呆!短信很简短:“通哥,快救我,何振东要逃,在北京空港花园。红袖。”

  丁能通看罢短信心情顿时紧张起来,他做梦也想不到何振东会选择在北京出逃。而且挟持着苏红袖。丁能通定了定神,觉得事情太重大了,重大得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丁能通思考片刻,拨通了周永年的手机。

  “周书记,我是丁能通,有个重要情况向您反映,何振东挟持苏红袖准备外逃,目前正在首都机场附近的空港花园。”

  “能通,你的消息太重要了!何振东涉嫌重大经济犯罪,中纪委已经;决定对他立案调查,但是今天一早他就失踪了,我们判断他有可能正在外逃,但没想到他选择在首都机场出境,太猖狂了!苏红袖的手机一直打不通,你赶紧把这个短信转发到我的手机上吧!”

  丁能通挂断电话,把短信发给周永年。但是丁能通并没罢休,他心想,应该去空港花园看看,万一何振东、苏红袖不在怎么办?

  想到这儿,丁能通赶紧去停车场取车。丁能通开着奔驰不声不响地开到了空港花园门前,此时已经是华灯初放。

  丁能通还没有下车,就见何振东一手拎着皮箱,一手拉着苏红袖的手从大堂里走了出来,丁能通赶紧把车开到了隐蔽处。

  何振东挥手要了一辆出租车,拉着苏红袖上了车,出租车缓缓向首都机场驶去,丁能通赶紧跟上,然后又拨通了周永年的手机。

  “周书记,何振东和苏红袖已经离开空港花园,打了一辆出租车,正往首都机场去,我开车在后面跟着呢,怎么办?”

  “能通,好样的!我们已经通知了首都机场公安局配合抓捕,他跑不了!”

  丁能通挂断手机,继续跟在红色出租车后面,出租车停在了一号航站楼国际出港大厅前,丁能通也赶紧停了车,他猛然下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将苏红袖拽了过来,何振东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从国际出港大厅冲出五六个警察将何振东团团围住。

  “你是何振东吧?”一个警察厉声问道。

  “你们认错人了,我叫范文杰。”

  “没错,找的就是你,你涉嫌偷渡,跟我们走一趟吧!”

  这时何振东才看清拽苏红袖的是丁能通,他恶狠狠地说:“丁能通,想不到老子会栽在你这个小小的驻京办主任手里!”

  “何副市长,你这叫多行不义必自毙!”丁能通轻蔑地说。

  “红袖,你是怎么出卖老子的?”何振东绝望地问。

  “何振东,你以为把我手机毁了,我就不能与外界联系了,我告诉你,在餐厅里吃饭时,我去洗手间正好碰上一位好心的女士,我用她的手机给能通发了短信。去加拿大和你一起过好日子?鬼才相信呢!”苏红袖讥讽地说。

  “这真是天下最毒妇人心啊!”何振东叹道。

  “你是苏红袖吧?”警察严肃地问。

  “对,我就是苏红袖。”

  “一起走吧!”警察厉声地说道。

  “通哥,我……”苏红袖无奈地看了一眼丁能通说。

  “去吧,没事!”丁能通挥了挥手笑着说。

  几名警察带着何振东和苏红袖走了,丁能通如释重负地钻进车里,觉得自己就像金庸小说里的侠客,他打开车载CD,听着周杰伦吐字不清的《东风破》,轻踩油门,奔驰车驶进夜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