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大江东去 82、水华污染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正值初夏季节,许多东州市民携家带口到琼水湖畔游玩,然而,原来清澈见底的琼水湖,几乎全被浓得像油漆一样的绿覆盖了,湖面上像铺了一层绿地毯。

  这种绿,色泽鲜艳,发黏发稠,微风拂面,一股让人作呕的腥臭味迎面扑来。所有来过这里的市民无不恐慌,因为他们每天喝的就是琼水湖里的水,如今这里的水腥臭难闻,很显然琼水湖被严重污染了。

  琼水湖被污染的消息不胫而走,有人说湖水里有毒,有人说湖水致癌,各种说法弥漫了全城。东州市自来水总公司在琼水湖畔有十座水厂,水厂技术人员想尽一切办法对湖水进行了紧急处理,但是由于处理过程中大量藻类的死亡,使自来水中带有“腥味”,市自来水总公司水质投诉电话几乎被打爆了,老百姓骂什么的都有,许多人家开始囤积桶装水、纯净水,水荒说在东州城像幽灵一样弥漫开来……

  面对老百姓对琼水湖作为饮用水的恐惧,洪文山立即主持召开了市委常委会议,会上,市长夏闻天就目前琼水湖大面积爆发“水华”现象的成因做了分析。

  “同志们,所谓‘水华’,就是水体中藻类大量繁殖的一种现象,水体呈蓝绿或暗褐色,是水体富营养化的一种特征。主要由于生活及工农业生产中含有大量氮、磷的废污水进入水体后,藻类大量繁殖成为水体中的优势种群,‘水华’现象便会随之出现。‘水华’主要发生在池塘湖泊等静态水体中,对饮用水威胁很大,长期饮用这种水,对人体健康十分不利。危害人体的主要是蓝藻中的微囊藻毒素,这种毒素是继肝炎病毒、黄曲霉素之后,又一大导致肝癌的因素,而且具有强致畸性,因此,必须立即采取措施,保证居民的饮用水安全!”

  “闻天,琼水湖历史上从未发生过‘水华’现象,是什么原因导致湖水被蓝藻污染了?”市人大主任赵国光不解地问。

  “赵主任,都是急功近利发展房地产惹的祸,琼水湖里毒蓝藻大量繁殖,主要是由于周边楼堂馆所排出的生活污水和建设这些楼堂馆所时,由于管理不善导致大量建筑垃圾卸入湖内造成的,大量的石头、工程渣土卸入湖底,木头等泡在水里,时间长了自然会腐烂发臭,蓝藻是靠光合作用繁殖的浮游生物,大量建筑垃圾遗留在湖底后导致河床抬高,距离水面2一15厘米的深度就成为营养区,为蓝藻提供了既有营养又有阳光的环境。因此生活污水和建筑垃圾破坏了湖底淤泥的稳定性是导致蓝藻生长的主要原因。”夏闻天忧郁地说。

  “闻天,大可,目前被蓝藻毒素污染的湖水,每天都在危害着老百姓的;健康,当务之急是如何采取措施,尽快恢复琼水湖的水质。”周永年焦虑地说。

  “我已经组织市环保局和市自来水公司的专家,会同中科院东州应用生态研究所的院士们进行了研究,专家们认为,目前各水厂所采用的净水工艺对高藻水源水的处理无特效,为保证出厂水水质符合国家生活饮用水水质标准,一方面十座水厂的取水管全部伸到了湖中心,另一方面,增大投氯量,投矾量,厂自用水量,缩短滤池运行周期,尽管如此,由于处理过程中有大量藻类的死亡,自来水中仍然有‘腥味’。”林大可无奈地说。

  “这只是权宜之计,有没有根治的办法?”市政协主席张宏昌问。

  “根本的办法就是关闭琼水湖畔的楼堂馆所,或者像年初两会上人大代表建议的那样,拆除全部污染湖水的楼堂馆所,根除生活污水,同时,清除湖底建筑垃圾。一句话,要彻底解决水质恶化问题必须全面截住进入琼水湖的所有污染源,恢复它的生态功能。”林大可掷地有声地说。

  “其实,治理琼水湖,我们缺少的绝对不是方法和技术,而是有没有科学发展观的问题。”洪文山百感交集地说,“同志们,由于我脑袋里缺乏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观念,一意孤行,造成了东州市房地产泡沫和琼水湖生态灾难,教训是惨痛的!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我就进行了认真的反思,我认为是我一手促成了东州不科学发展的势头。我在自己身上找到了四方面的原因:一是发展是硬道理,是不可阻挡的大潮流,我作为决策者虽然身在大潮中,但对潮流本身缺乏清醒的正确认识;二是我头脑中还保持着‘大跃进’的思维模式,没有真正树立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三是头脑中不正确的政绩观和脱离实际、急功近利的不良意识在作怪;四是作风不民主,只听得进相同的意见,听不进、不采纳、甚至压制不同意见,致使东州经济发展不仅被国家宏观调控亮了红灯,也被自然生态系统亮了红灯,我作为东州市委书记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再加上皇县腐败案,我已经向省委递交了请求处分的报告,在省委的处分没有下来之前,我想戴罪立功,争取将东州的损失降到最小!”

  洪文山的表情悲凉,语气悲壮。看到此时的洪文山,夏闻天心中很不是滋味,当初在以房地产立市还是以装备制造业立市的问题上,自己如果再咬牙坚持一下,也不至于让东州陷入如此困境,更不会让洪文山像马谡一样失街亭,想来自己作为主管经济工作的市长,更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文山同志,我是一市之长,该打板子的是我,如果省委非要斩马谡的话,就让他们斩我吧,不过眼下不是争责任的时候,我的意见是坚决拆除琼水湖畔的楼堂馆所,恢复琼水湖畔原有的生态环境!”

  “我完全同意闻天同志的意见。”洪文山举起右手说。

  “我也同意!”

  周永年也举起了手,紧接着林大可、赵国光、张宏昌、陆力生等常委全部举起了手,常委会在一片悲壮气氛中宣布结束。

  常委会刚结束,洪文山就接到了省委办公厅的通知,说省委林书记请他到办公室去一趟,通知没说什么事,洪文山心头顿时蒙上了一层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