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谁主沉浮 77、三寸金莲(2)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何振东赶紧迎上去与牛老热情握手说:“牛老,您老是‘海里’的蛟龙,什么没见过,您这是给振东面子啊!”

  何振东一边说一边扶牛老坐在了上席。黄梦然向服务员示意走菜,三个人坐定,一边品茶一边闲聊。

  “振东啊,听梦然说,东州又出事了?”牛老一边用热手巾擦脸一边问。

  “可不是嘛,排在我前面的常务副市长林大可被省里双规了。”何振东佯装惋惜地说。

  “收了多少钱啊?”牛老抿了一口茶问。

  “听说是收了一串价值不菲的舍利子念珠,还是明代的。”何振东唏嘘地说。

  牛老咋着舌说:“我最近发现一个官员腐败的新动向,就是从‘俗贪’向‘雅贪’嬗变。”

  “牛老,什么叫俗贪?什么叫雅贪?”黄梦然纳闷地问。

  “‘俗贪’就是贪财贪色,雅贪就是贪古玩字画。就像明人沈德符《万历野获编》里记载严嵩所为:‘碧玉、白玉围棋数百副,金银象棋亦数百副……然收藏书法名画最多,至以《清明上河图》特起大狱而终不得。’沈德符总结道:‘则贪残中,又带雅趣。’如今的官员也学会‘雅贪’了。”

  牛老刚说完,菜上齐了,牛老虽然年事已高,但一生酷爱茅台。

  何振东一边给牛老斟茅台一边说:“牛老,我觉得‘雅贪’和‘俗贪’还有本质的区别,‘雅贪’严格来说只能算附庸风雅,我倒觉得沈德符称之为雅趣更妥。”

  “振东,你这话我不敢苟同,‘雅贪’也好,‘俗贪’也罢,本质上都是一些手握权力的人,利用职务之便,为满足个人私欲,收取他人贿赂,并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这些贪官对社会的危害并不在于贪的是什么,而是用手中之权破坏了社会秩序,损害了国家利益或他人利益,为贿赂者谋取私利开了绿灯!”

  牛老说完抿了一口茅台,又从餐桌上拿起软包中华,抽出一支,黄梦然赶紧给牛老点上火问:“牛老,既然要贪,直接贪钱多痛快,为什么要‘雅贪’?”

  “这些年,我们党反腐败工作力度不断加大,纪检监察部门和群众监督形成一种高压态势,贪官们虽然贪欲不减,但心存恐惧,敛财方式不得不更加隐蔽呀!不是有人说,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吗,现在一些领导干部看到不少权倾一时的人物纷纷落马,不得不在金钱美色方面提高警惕,严格自律,行贿人用这些平常手段打动不了腐败对象,只好从官员们的其他爱好上下手,而有书法、绘画、收藏等爱好的领导干部往往被誉为修养好,格调高,与贪污受贿扯不到一起,于是行贿人就看准了这个‘突破口’,猛攻强取,你们的常务副市长林大可不就中箭了吗!”牛老意味深长地说。

  “牛老,林大可这次中箭的确很可惜,不过对于何市长来说可是个进步的好机会!”黄梦然一语道破天机。

  牛老笑了笑说:“振东,我已经猜到了这层意思,不过,我毕竟是‘上岸’之人,‘海里’的事已经很少过问了。”

  何振东心想,老东西刚才还高谈阔论,痛斥“雅贪”,看来也只是过过嘴瘾。想到这儿,何振东满脸堆笑地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紫檀木盒。

  “牛老,我知道,您老两袖清风,一辈子酷爱‘莲学’,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好孝敬您的,就给您淘换了这双小鞋,我是个外行,也不知道能不能入您老的法眼。”

  何振东说完,牛老眼前一亮,满脸笑容地说;“振东,看来你是来给我穿小鞋的。”

  牛老说罢,迫不及待地打开紫檀木盒,露出一双“鹅头金莲”,大红的鞋面绣着金线图案,极富喜庆色彩,牛老迅速从口袋里取出放大镜兴奋地照起来。

  “好啊,振东,这是一双‘踩堂鞋’呀!”

  “牛老,踩堂鞋是什么意思?有什么讲究吗?”黄梦然明知故问。

  “这你们就不懂了,‘踩堂鞋’也叫‘喜鞋’,是姑娘们出嫁时穿用的,这双鞋是明末的,可谓鞋中神品啊,你们看这精美的刺绣,绚丽的色彩,充分体现了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和艺术创造啊!”

  “牛老,难道这三寸金莲也像乌纱帽一样分九品不成?”何振东笑容可掬地问。

  “当然,乌纱帽有九品,三寸金莲也有九品呀,这九品就是神品、妙品、仙品、珍品、清品、艳品、逸品、凡品、赝品,你们说巧不巧。”牛老饶有兴趣地说。

  “牛老,缠足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正所谓‘小脚一双眼泪一缸’,旧时候的女人为什么要遭这个罪呢?”黄梦然不解地问。

  “女人缠足的习俗在中国延续了一千多年,我称它为丑陋的国粹。相传五代南唐后主李煜有一宠妃,身轻善舞,后主命令工匠制作了一座六尺莲花高台,用珠宝绸锦装饰,然后命这个宠妃以帛缠足成弯月状,再穿上素袜在莲台上翩翩起舞,活像仙女下凡,宠妃的纤纤细足立即引起宫女们的羡慕和效仿,很快传至宫外,在民间风靡起来。宠妃缠足跳舞本来是为了增进舞姿的优美,制造表演上的美感,只可惜天下的愚妇们东施效颦,却把它推向极端,使中国近一半人口变成了残疾,这就跟现代的女人为了美而割双眼皮、隆胸、束腰是一个道理,爱美的女人为了维持美的外表而忍受着对自己的残忍,从古到今,莫不如此呀!”牛老一边把玩手里的小鞋一边兴致勃勃地说。

  “牛老,您是首长们健康的‘瓦西里’,您的长寿秘诀不会是把玩这三寸金莲吧?”黄梦然饶有兴趣地问。

  “毛主席的长寿秘诀是跳出三界外,又在五行中,我在海里干了二十多年,这句话对我一生影响最大,既然我还在五行中,振东的事当然还要关照了,人嘛,总是要讲感情的。”牛老把三寸金莲放人紫檀木盒中,抿了一口茅台慈祥地说。

  何振东终于把心放进了肚子里,他心想,只要牛老肯说话,自己进市委常委的事就算成了。

  想到这儿,何振东一股热流涌遍全身,他控制着激动的心情,感动地说:“牛老,我也是想给老百姓多做点事!”

  “好,振东,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来,为你这句大实话干一杯!”

  牛老举杯,何振东和黄梦然恭恭敬敬地与牛老碰杯,整个晚上牛老第一次举杯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