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谁主沉浮 75、精神状态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面对东州的严峻局面,夏闻天下火车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召开市政府常务会议。副市长们从昨天晚上就不约而同地接到了开常务会议的通知,无不为夏闻天的起死回生而惊奇。

  东州官场上的大小官员们也都震撼了,那些听说夏市长病人膏肓、没救了而根本没有进京探望的人追悔莫及,少数侥幸进京探望过夏闻天的人暗自窃喜。官场上的变数太大了,扑朔迷离,稍纵即逝,人们无不感慨造化弄人,夏闻天明明没救了,怎么又活了呢?让夏闻天最感叹的是:人有病,天知否?

  由于身体没有完全恢复,提前出院,又坐了一晚上的火车,不时还要照顾那些身体不好的上访老人,几乎一宿没合眼,这对于一个刚做完胆摘除手术不久的人无疑是一种摧残,夏闻天甚至感到不堪重负,他的眼圈有些发黑。

  大家心里有数,这是一次不寻常的市政府常务会议,会议室的气氛庄严而沉重,在场的副市长们、秘书长们、市政府办公厅主任们以及为市长服务的综合处处长们,面对夏闻天的冷峻表情都很震撼,因为这是夏闻天上任东州市长以来从未有过的表情。

  会议室静极了,简直可以听到众人的心跳声。

  “同志们,今天这个会主要解决政府班子的精神状态问题,班子的精神状态问题解决不好,一切都无从谈起,今天的主要议题就是谈谈我们对人民群众的感情问题。”夏闻天的开场白单刀直入,“我对药王庙社区居民发生的集体进京上访事件感到震惊!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党员干部,对群众的感情不只是建立在一般人性的基础之上,更重要的是,共产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了我们的感情倾向和感情基础。但是,药王庙社区居民集体进京上访事件实实在在地告诉我们,有的干部对群众不仅毫无感情,而且麻木不仁,冷酷无情,对群众的呼唤和眼泪无动于衷,唤不醒一点起码的良知!这种感情上的冷漠带来的不仅是工作方式上的粗暴,工作作风上的霸道,有时甚至将我们干部队伍中的一些人推向与群众的对立位置。在药王庙社区动迁安置过程中,如果对群众尚有一些基本的感情,那些七八十岁的老人又怎么会进京上访!我们应该反躬自省,我们对群众的感情哪里去了?”

  夏闻天话还没说完,林大可气哼哼地说:“哪里去了?让狗吃了!”

  何振东一拍桌子,气急败坏地反驳道:“林大可,你自己一屁股屎还没擦净呢,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

  “何振东,我身上抹的是狗屎,难道你不知道?”林大可的口气咄咄逼人。

  “林市长,谁能证明狗屎是别人抹的,不是自己拉的?”何振东也毫不示弱,他阴阳怪气地说。

  “你!”’

  林大可气得说不出话来。

  “够了!”夏闻天吼道,“看看你们还像不像人民公仆!”

  “夏市长,”何振东反戈一击地说,“谈到对人们群众的感情问题,我也想说几句,现在有些干部不干事,光整人,干事就难免出问题,出了一点问题就上纲上线,一棍子打死,谁干事谁倒霉,今后谁还敢干事?那些耍滑头不干事的、装老好人的伪君子,专挑别人的毛病,这种风气盛行起来,东州改革开放的事业怎么能兴旺发达?”

  “振东,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任何人都要对工作中出现的问题负责,造成重大损失的,还要追究领导责任。有的同志不适合动迁工作岗位,就要把他换下来,对工作对本人都是好事,否则,很可能把一个干部葬送掉!”

  “夏市长的意思是我不适合做这个总指挥,那你看谁行。我让贤!”何振东一副撂挑子的口气。

  “闻天同志,国家对房地产宏观调控,致使东州房地产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你作为东州的一市之长,理所应当在非常时期肩负起城市建设这副重担,亲自主管主抓陷入困境的房地产业,以国际会展中心项目为龙头,带动其他项目走出困境,东州的房地产业决不能因此背上沉重的历史包袱!”林大可毫不隐晦地说。

  其他副市长也纷纷对东州房地产发展发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慨叹。

  最后,夏闻天说:“我最担心的是东州房地产泡沫破灭,那么房地产泡沫在什么情况下破灭呢?我以为有三个条件,就是银行超额贷款、社会流动资金枯竭和人们对市场的预期发生变化,东州并未同时具备这三个条件。目前最需要调整的是把银行对房地产的直接支持分散到其他渠道,建立一个更加平衡的、多元化的房地产金融渠道和平台,以抵御风险。目前东州房地产业暴露出来的问题,在改革的诸多问题中具有典型性,这个病灶正在发作期,表现十分充分,房地产行业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应,不单是一个经济问题,而且是一个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政治问题。马克思在谈到资本的属性时,引用《评论家季刊》中的话说:‘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的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所以,由于某个行业有过高的利润,大家蜂拥而入时,很难保证这个行业会不出问题,出现问题不怕,积极地面对问题和解决问题,也许是深化改革的一个契机,事实上,中国的改革开放多少年来已经经历过不少挑战,或许国家这次宏观调控,能使东州梳理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一条闯越险滩的经验来,反而是坏事变成了好事。”

  散会后,夏闻天刚回到办公室,正想找林大可聊聊,办公桌上的红色保密电话就响了,夏闻天拿起电话,便听到省委副书记刘光大的声音。

  “闻天,身体好利索了吗?”

  “刘书记,还好,虚惊一场,只是胆摘除了。”

  “林书记跟我说了,他可一直为你保密来着,连我都被蒙在鼓里了,虚惊一场好啊,我真担心你这次闯不过这关呢,看来马克思看你太年轻了,不忍心收你呀!”刘光大哈哈笑着话锋一转,突然严肃起来,“闻天,你回来就好,东州这艘大船不能没有船长啊,你有个思想准备,省纪委已经做出对林大可同志双规的决定,希望你能正确理解省纪委的决定,做好东州的稳定工作。”

  “刘书记,会不会搞错了,凭我对林大可的了解,他不可能在经济上有问题。”夏闻天辩解道。

  “闻天,你的心情我理解,经济是把双刃剑,没有充足的证据,我们是不会轻易双规林大可的。”

  “证据是什么?”

  “中纪委批转给省纪委的举报信上着重举报了他收受舍利子佛珠的事,估计市场价值在两百万左右,这可是巨额受贿,省纪委非常重视,特意派两位女同志去皇县看望了他的母亲,他母亲手里果然有一串舍利子佛珠。”

  “大可的母亲有没有说佛珠是怎么来的?”

  “大可的母亲是盲人,身体不好,我们也不好探问。总之,这问题需要林大可同志本人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说清楚。”

  “刘书记,我还是那句话,大可同志不可能在经济上有问题,我们决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但也决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不能发生腐败分子战胜勤政廉洁干部的悲剧!”

  “闻天,你怀疑有人栽赃陷害林大可?”

  “只是怀疑,查一下也好,还林大可同志一个清白,同时也别让真正的腐败分子逍遥法外!”

  夏闻天挂断电话,心情很沉重,他想给林大可打个电话,想了想,还是把拿起的电话放下了,他不知道该和大可说什么,自己住了一个多月院,没想到东州的情况变得这么复杂。

  夏闻天思绪混乱,驱之不散,他往沙发上一靠,想眯一会儿,头却昏昏欲裂,要论政治经验自己不是洪文山的对手,由于洪文山的一意孤行,致使东州房地产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但是面对复杂的政治斗争,夏闻天还真盼着洪文山在中央党校的学习快点结束。如果文山同志在,阿猫阿狗们一定会有所收敛,眼下这场反腐败斗争是越来越复杂了,老鼠对猫下手了,羊和狼都卷了进来,大大小小的动物面目不清,看不清是羊披了狼皮,还是狼披了羊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