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谁主沉浮 73、火车站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丁能通把洪文山送回中央党校后,开着奔驰沿着京密运河往回走,望善清澈的河水,想到金冉冉的柔情,心里充满了幸福感。

  这段时间,丁能通励精图治,让驻京办发生了可喜的变化,不仅得到了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驻京办管理司和国务院农民工办的表扬,在北京驻京办圈子里名声大震,而且逐渐被进京办事打工看病的东州百姓认可,自己留给洪文山和夏闻天的印象也越来越好了,自己留党察看的处分前些日子也被撤销了,真可谓官场得意。

  只是情场上仍然陷入两难境地,最近一段时间,丁能通的感情天平越来越倾向于金冉冉,这丫头爱自己爱得太本真了,太纯粹了,不像罗小梅,纠缠在官场商场之间,对自己的爱多了一些功利色彩。

  更让人担心的是罗虎被捕后,会不会牵涉到小梅?听说皇县公安局长黄跃文也被东州市公安局抓了,看来罗虎、大李和老于都开口了,他指使杀害魏小六的事犯了。

  如果是经济上的事,应该市纪委先双规,弄清情况后,由市检察院批捕,现在是市刑警支队先抓人,显然是刑事犯罪,黄跃文落在石存山手里,他死定了。

  现在最心慌的一定是张铁男了,自己真是天真,想让张铁男放罗小梅一马,怎么可能呢?何振东也不会答应!看来离鱼死网破的日子不远了。

  丁能通一边开车一边胡思乱想,突然手机响了,他以为是金冉冉约自己晚上一起吃饭呢,一看手机号码竟然是罗小梅。

  丁能通接通手机责怪地问:“小梅,十多天没有给我打电话了,忙什么呢?”

  “我不给你打电话你就不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了白玫瑰,就忘了红玫瑰了?”罗小梅反唇相讥。

  “什么白玫瑰红玫瑰的,洪书记夏市长都在北京,市里的领导走马灯似的往北京跑,我一天忙得脚打后脑勺的,这不刚刚陪洪书记去301医院看完夏市长,刚才白丽娜来电话说,市政协主席张宏昌明天又要来北京开会,顺便看望洪书记和夏市长,你又不是没于过这摊子活,应该知道其中的苦!”

  “我又没说什么,你就发了这么一大堆牢骚,通哥,别看我没打电话,可是我心里不知有多想你,只是我答应过冉冉不再打扰你,但是我没办法控制自己,通哥,这些日子我心里好怕!”

  “小梅,冉冉找过你?”丁能通吃惊地问。

  “我答应过冉冉离开你,可是我后悔了,通哥,这段时间我心里好怕!”

  “小梅,你怕什么?”

  “罗虎被抓了,黄跃文也被抓了,通哥,你知道吗?”

  “我知道,小梅,别怕,罗虎做的事都是背着你干的,你又没让罗虎去杀人,是黄跃文指使的,小梅,我承认我很爱冉冉,但是,我和你的生命是融在一起的,我们早就水乳交融了,不是你说分手就能分手的,冉冉劝你离开我是她的一厢情愿,你放心,小梅,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罗小梅从来没这么软弱过,丁能通顿生怜爱之心,他觉得决不能在小梅最需要自己的时候离开她,“冉冉,哥只好对不起你了!”

  想来想去,丁能通都觉得太爱罗小梅了,由此就更恨何振东、张铁男等人了,是他们联手让罗小梅钻进了套子里,好端端地毁了自己的心上人!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通哥,你什么时候能回东州?”

  “夏市长很快就出院了,他一出院我就回去,小梅,你好好的,记住,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挂断了罗小梅的电话,丁能通似乎看到罗小梅哀哀婉婉的目光,他太想帮帮这个可怜的女人了,而现在惟一能帮她的就是自己的爱。

  想到这儿,丁能通又觉得自己对不起冉冉,如果拒绝了冉冉,冉冉会伤心欲绝的,丁能通的心里矛盾极了,由于痛苦,他的眼睛便情不自禁地湿润了起来。

  车到北京花园门前时,手机又猛然响了起来,丁能通没急着接,他停好车后,一边下车一边接听:“喂,哪位?”

  手机里传出周永年焦急的声音:“能通,我刚刚得到消息,杨善水的父亲杨仁泽因不满何振东强迁药王庙社区,带着一百多位上了岁数的居民已经登上了进京上访的火车,估计明天要去中南海,你马上找到善水,现在就去火车站等,一定要拦住他们,做好劝慰工作,请转告杨先生,东州市委市政府有能力解决药王庙社区问题,对强迁中给群众造成的损失,政府会给予合理的补偿。能通,一定要做好接待工作,将矛盾化解在驻京办,至于少数干部对群众麻木不仁,冷酷无情,一定会受到党纪政纪惩处的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