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谁主沉浮 68、民心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周永年和陆力生到皇县之前,肖仁杰被县纪委双规的消息一直没有透露出去,周永年和陆力生到达皇县的当天,这一消息就在县机关干部中传开了。

  这些年,经常发生县级四大领导班子连根烂掉的腐败案件,皇县的情况究竟怎样,周永年真是捏了把汗。因为如果皇县腐败案很严重,就不可能不触及到东州市的领导。

  目前,东州市的主要问题是房地产发展盲目冒进,发展秩序混乱,投机行为泛滥,周永年已经嗅到了国家宏观调控步步紧逼的气息,恰恰此时东州市的党政一把手都不在。

  皇县很可能主要领导出了问题,近年来,一些基层的纪检委形同虚设,甚至成为腐败分子的保护伞!成了打击和排挤优秀干部的工具!好干部被双规的深层次原因究竟是什么,的确值得深思啊!

  周永年和陆力生来皇县之前,并没有通知皇县,但当黑色奥迪轿车即将到达皇县时,远远就看到五六辆小轿车列着队停在马路边,张铁男、牛禄山、王汉生、黄跃文等一大堆皇县领导在县界迎接他们。

  “力生,这就是皇县,无论你怎么隐蔽,他们都会在这里迎候你!”周永年讥讽道。

  “这说明皇县在东州有顺风耳呀!”陆力生笑了笑说。

  “力生,这就是问题,你到皇县永远看不到真实的情况,他们事先都做好了准备,他们怎么这么心虚?他们想掩盖什么?”

  “这也是他们双规肖仁杰的原因,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肖仁杰是一颗炸弹,随时都可能把盘踞在这里的既得利益集团炸开一个口子!”陆力生一语中的地说。

  “力生,你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这里的既得利益集团已经形成了势力,他们纠结在一起,盘根错节,还有相当一部分好的或比较好的干部受利益驱动混杂其中,想铲除这些势力,非得有利剑不可!”

  “是啊,我听我那位在皇县纪委工作的亲戚说,在皇县机关送红包成风,不送红包不收红包都被视为异类,这里已经到了当官不敢清廉的地步!可见,这里的不正之风何等猖獗!”

  这时,周永年的秘书问:“周书记,快到县界了,咱们的车停不停?”

  “不停,告诉张铁男,直接去县委。”

  周永年的秘书用手机跟张铁男等人通了话,陆力生回头看了一眼,张铁男等人赶紧上了车,很快超过了周永年的奥迪,几辆轿车在前面引路,半个小时后车队驶入县委大院。

  周永年一下子就发现县委办公大楼后面的小山上,新建了一座仿古六层宝塔,看上去怪怪的。

  “铁男,你们皇县这是唱的哪一出啊?”周永年用手指着那座仿古宝塔问。

  “周书记,这是无为塔,是为了提升县城的文化品位而建的。”张铁男满脸堆笑地解释说。

  “噢,什么寓意呀?”周永年黑着脸问。

  “无为就是不妄为,这是老子思想的核心观念之一,就是要求党员干部不要有太多的欲求,不要勉强去做,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张铁男振振有辞地说。

  “铁男,我可听说这是一座镇邪塔,你们县委县政府专门请风水大师来设计建造的,对不对?”陆力生不客气地问。

  “陆部长,你听到的绝对是别有用心的人造的谣言,这年头干事的人不多,乱嚼舌头的人到处都是。”牛禄山插嘴说。

  “你们俩少跟我唱双簧,心里没鬼,镇什么妖,避什么邪?谁是妖?谁是邪?要我说,对于党的事业来说,腐败就是最大的妖,最毒的邪。反腐败靠风水先生不行,靠你们这座镇邪塔也不行,只有依靠群众的力量,依靠党纪国法!”

  周永年说完,快步地走进县委办公大楼。

  在县委常委会议室,一次特殊的常委会开始了,这次皇县常委会不是由县委书记张铁男主持,而是由东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陆力生主持的,县常委座无虚席,惟独少了常务副县长肖仁杰。

  会议的主题是听取常委们对肖仁杰问题的看法,各位县委常委发言之前,陆力生作了开场白:

  “同志们,我和周书记这次到皇县是专程为肖仁杰同志的问题而来,肖仁杰同志五年前是作为优秀后备干部由省委组织部下派到皇县任县委常委,挂职锻炼副县长,后被选为常务副县长。五年来,他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为皇县老百姓干了不少好事实事。据市委组织部县区干部处掌握的情况,他为了减轻农民负担,解决‘三农’问题,几乎走遍了全县的三十一个乡镇,前前后后共考察了三百五十多个村子,就在被县纪委双规前夕,他还发动县机关干部为死难矿工家属捐款捐物,帮助那些特别困难的孤儿寡母度年关。据我了解,肖仁杰除了和农民矿工交朋友以外,从不拉帮结伙,从不吃请,为了不让人家指责自己是飞机干部,蜻蜓点点水就走,他把爱人的工作调到了皇县,孩子在东州最好的学校上学,也转到了县中学,他一到皇县就爱上了这块土地,他把心都掏给了皇县人民,我不相信这样的好干部会受贿二十万,既然双规肖仁杰是你们皇县县委班子定的事,定这件事的时候,各位县委常委都举了手,那就当着市委主管干部和纪检工作的副书记周永年同志的面,说说你们为什么举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