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风云突变 61、会馆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丁能通和金冉冉走出山门,向东没走多远,就到了北京湖广会馆,六个大红字贴在青砖墙上,一大片装修一新的仿古建筑,看上去很气派。

  由于这里已经开辟为戏曲博物馆,所以会馆门前的广场上竖立着巨大的红黄黑白交叉在一起的京剧脸谱雕塑。

  “冉冉,这里有两家私房菜馆,咱们进去尝尝吧。”

  丁能通说完,抬腿跨进湖广会馆的大门。

  “哥,看来你常来这里!”金冉冉跟在后面说。

  “哥是驻京办主任,北京的景点当然熟得很,你在北京念了这么多年的书,没来过这里吧?”丁能通得意地问。

  “没有,人家是穷学生嘛!”

  “湖广会馆最值得一看的就是大戏楼,走,过去看看。”

  丁能通拉着金冉冉的手信步来到大戏楼前,戏楼前的一副对联很有气象,上联是:魏阙共朝宗气象万千宛在洞庭云梦;下联是:康衢偕舞蹈宫商一片依然雪白阳春。横批是:霓裳同咏。

  “哥,这副对联很有气魄,洞庭、云梦就是指湖南、湖北吧?”

  “还是我妹妹聪明,冉冉,这座大戏楼号称世界十大木结构建筑之一,梅兰芳、谭鑫培可都在这里演出过。”

  “哥,听你说话的口气,好像你在这里看过他们的表演一样。”

  “是啊,我就是在这里了解到会馆就是古时候的驻京办。古时候,南方人进京必经广安门,特别是到了清代,每三年都要在京城举行一次考试,各省的举子进京应试,他们都希望能有个既便宜又便于同乡情谊的住处,于是宣南的会馆也如同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光绪年间,这里的大小会馆已经发展到三百五十多处,别小看了这些会馆,这些会馆大都与著名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紧密相联,也使得会馆更加具有某种特殊的纪念意义。”

  “不就是为应考的举人提供住处,为进京办事的同乡提供方便嘛,顶多是一些文人雅士在这里吟诗会友,能有什么特殊纪念意义?”

  “远的不说,就说这湖广会馆就是孙中山先生当年在北京从事反清活动的重要场所。1912年8月25日,中国国民党成立大会就是在这里召开的,来头不小吧,这里是国民党的诞生地。”

  “除了孙中山还有什么?”

  “坐落在菜市口米市胡同43号的南海会馆,当年康有为住在北跨院中间的院子里,因院子里种有七棵树,所以,叫七树堂。北房是康有为的书房,因房屋外表很像船形,所以又叫‘汗漫舫’。那里是康有为‘公车上书’的重要活动场所。还有位于宣武区南横街小学校址上的粤东新馆,是当年康有为和梁启超等人策划‘戊戌变法’的议事堂。位于贾家胡同的福建蒲阳会馆,民族英雄林则徐曾在那居住过;南半截胡同的绍兴会馆,鲁迅先生在那里住了七年之久,写了著名的《狂人日记》及《孔已己》等作品;盆儿胡同的浙江郢县会馆,李大钊和邓中夏在此发起创立了‘少年中国学会’;毛主席在烂漫胡同的湘乡会馆,组织召开了‘湖南各界驱逐张敬尧’大会;还有位于菜市口的安徽泾县会馆,陈独秀领导的‘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每周评论》编辑部就在那里。怎么样,想不到会馆里会有这么多历史人物的遗迹,会和那么多重大历史事件联系在一起吧?”

  丁能通口若悬河的一番卖弄,说得金冉冉目瞪口呆。

  “哥,我有一个问题,既然会馆就是过去的驻京办,那么我们的后人会怎么评价现在的驻京办呢?”

  金冉冉不经意的一句话把丁能通问傻了。他心想,如今的驻京办除了迎来送往,就是跑“部”“钱”进,成了地方官员与京官联系的纽带,越联系越灰,越联系越黑,如今人们已经把驻京办评价为“蛀京办”了,后人会怎么评价驻京办呢?

  不过,有一点丁能通心里是清楚的,在现有体制环境下,驻京办不可能像会馆一样寿终正寝,取消驻京办也是不现实的,如果强行取消,肯定还会出现一种不叫驻京办的驻京办,但实际上相当于驻京办的机构。当今之计,一方面要加强对驻京办的监督和管理,另一方面要敦促驻京办像香港驻京办那样,功能向亲民化方向转变。但这也只是丁能通自己的理想,驻京办存在的腐败问题只是腐败中的一个点,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关键在于政治上实现民主,官员的任免权真正由当地的公民来决定;经济上真正建设市场体制,政府不再掌握土地、资金、项目等市场要素,真正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主导性作用。华盛顿没有驻京办,就是这个道理。但是要做到这一点,要走的路还长着呢!想到这儿,丁能通摇摇头笑了。

  “冉冉,咱们别杞人忧天了,我都饿了,咱们吃饭吧,你爱吃辣的,咱们就吃湖南菜吧!”

  “好啊,这里的湖南菜一定地道。”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来到博物馆餐厅,进了月亮门,一个别致的四合院,两个人就在院子里的餐位上坐好,丁能通点了几个地道的湖南菜,菜上齐后,香气扑鼻,两个人也没要酒,只要了一壶茶,便大吃起来。

  “哥,女人不坏,男人不爱,我和小梅姐谁更坏一些?”金冉冉一边吃一边俏皮地问。

  “冉冉,你是不是看张爱玲的《倾城之恋》中毒了?”丁能通对金冉冉的诡谲有些紧张。

  “范柳原说,一般的男人,喜欢把好的女人教坏了,又喜欢感化坏的女人,使她变为好女人,我觉得我原本是个好女人,却被你教坏了,罗小梅原本是个坏女人,却被你感化成好女人了。还是白流苏说得对,男人都是喜欢自己的女人在别人面前做一个好女人,在他面前做一个坏女人,无论恋爱,还是婚姻中的好女人,下场几乎都是以泪洗面,而让男人爱得死去活来的都是那些坏女人,哥,看来我还不够坏,不然你为什么忘不了罗小梅?”

  金冉冉的话让丁能通哭笑不得,丁能通心想,女人的坏确实是为男人量身定做的,坏女人大多聪明伶俐,懂得展现魅力,借坏女人的魅力,搭配乖女孩的柔顺,散发出女人独特的风韵、女人的魅力。

  女人不可以天真,但可以假天真,可以不漂亮,但必须千娇百媚,有时候,乖乖女不讨人喜欢,男人宁可喜欢一个永远捉摸不透的小魔鬼,但罗小梅和金冉冉都不是这种小魔鬼。

  罗小梅是个有漫不经心气质的女人,这种气质让丁能通充满了神秘感;金冉冉是个冰清玉洁而又富于挑逗性的女人,当然冰清玉洁是对别人的,挑逗性是取悦自己的。

  “冉冉,你是不是认为我是脚踩两只船的坏男人?”

  “我和小梅姐是两只船吗?”金冉冉半认真地问。

  “冉冉,你又来了,我们不谈罗小梅好不好!”

  “不谈也行,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吃完饭我们去凯宾斯基。”

  一提起凯宾斯基,丁能通心里就紧张,因为丁能通就是在凯宾斯基认识金冉冉的,丁能通吹自己是当代柳下惠,金冉冉不信,要考验他,结果两个人开了房间,却干靠了一宿。起初丁能通是想欲擒故纵,后来听了冉冉的身世,起了同情心,两个人便一直以兄妹相称。其实从那天晚上开始,金冉冉就爱上了丁能通。

  显然,金冉冉提出去凯宾斯基是有备而来的,如果自己要再装柳下惠怕是要伤冉冉的心,丁能通犹豫了一会儿便答应了。

  想到罗小梅的处境,丁能通心里着实矛盾,他现在根本没心思想讨谁做老婆的问题,既然金冉冉逼自己逼得这么紧,干脆锄禾日当午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