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风云突变 59、沟通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夏闻天得知自己得了结肠癌的消息,心里很难过,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闷了大半天,谁也不见,林大可劝他赶紧去北京做手术的话语一直在脑海里萦绕。

  夏闻天何尝不想赶紧去北京做手术啊,早做当然还有活下去的希望,但是他心理很不平衡,自己到东州后真是想大展宏图,然而由于自己与洪文山意见总是相左,为了维护班子的团结,自己虽然在经济发展大政方针上做了一些让步,但是房地产立市绝不是自己的本意,如今东州到处是工地,开发商资质良莠不齐,急需规范整顿,琼水湖畔的房地产开发虽然叫停了,但是已经建成的项目正在威胁着东州人民的饮用水安全,人大代表杨泽仁提出将琼水湖畔所有楼盘全部炸掉清除的议案是正确的,却遭到了洪文山的反对,自己到东州工作得太压抑了,真想对洪文山拍桌子骂娘,没见过这么固执的搭档,全然不把我这个市长放在眼里,眼下洪文山去中央党校学习去了,如果自己这个时候离开东州进京做手术,东州群龙无首会不会出乱子?

  夏闻天不敢深想,但是他也不甘心自己就这样死掉,总不能壮志未酬身先死呀,他痛苦地抽了一包烟,抄起了红色保密电话,直接打给了省委书记林白。

  省里开完两会后,林白就一直想找夏闻天谈谈,因为在两会上,人大代表对东州这台启动清江经济腾飞的发动机议论纷纷,有些意见很激烈,矛头直指房地产开发,特别是琼水湖畔由于搞了一个花博园,宾馆、别墅、培训中心如雨后春笋般增加,琼水湖畔的生态环境令人担忧。

  夏闻天拨通林白办公桌上的红色保密电话时,林白已经知道了夏闻天的病情,他是昨天夜里知道的,消息是在中央党校学习的洪文山透露的。

  林大可从丁能通那儿得知夏闻天的病情后,思虑再三,用电话向洪文山做了汇报。洪文山听后非常吃惊,他连夜就把这个消息向省委书记林白做了汇报。

  林白很清楚,夏闻天是累病的,决不能让一个好干部就这么倒下去,必须让夏闻天马上住院治疗,可是东州党政一把手都离岗了,群龙无首也不行,他觉得应该跟赵长征通个气,他刚拿起电话,赵长征却推门进来了。

  “长征,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看来咱哥儿俩还是心有灵犀呀!”

  赵长征哈哈大笑着说:“老伙计,是不是为东州这台发动机上火了?”

  “是呀,年前文山同志接受《清江日报》记者采访时说,东州市在土地、劳动力等方面资源丰富,优势明显,特别适合房地产等产业的大发展,我觉得文山同志的思路不对头啊,东州作为老工业基地经过这些年的改革振兴,装备制造业始终是东州最大的产业优势,靠卖土地资源谋发展,这不是发展,是在卖家底呀。”林白一边给赵长征泡茶一边说。

  “老林啊,你终于看出端倪了,东州经济发展的根本还是工业,具体来说就是装备制造业,闻天同志的思路是对的,可是老洪太固执了,搞了一言堂,觉得卖地搞房地产抓钱快,就不惜一切代价搞房地产,房地产投资的过度膨胀正在造成两个不良后果:刺激了产能过剩行业的发展和抑制了亟待升级的装备制造业的发展,房地产投资过热及房价居高不下导致资源在产业之间配置极不合理,老林,我有一个不祥的预感,国家很有可能对房地产实施强有力的宏观调控。”赵长征一语破的地说。

  “我也有这个担心啊,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价格在资源配置中处于核心地位,在一定程度上,价格形成机制直接决定着利润分配的格局。这不,省财政厅给了我一份报告,我省房地产企业隐瞒利润情况非常严重,39家企业会计报表反映的平均销售利润率为12.22%,实际却达到了26.79%,实际利润比账面利润多了一倍,个别企业的利润率甚至高达57%。东州的情况尤为严重。与之形成明显对比的是,尽管装备制造业的强弱直接关系到我省核心产业竞争力的大小和自主创新能力的高低,但是行业平均利润率目前不足3%。”林白感慨地说。

  “这正是洪文山弃装备制造业大搞‘房地产立市’的原因,一方面是关系到国家产业安全的装备制造业平均利润率极低,正面临被外资‘斩首式’收购的危险,另一方面房地产行业坐拥30%以上的超高额利润不断吸引着大量的资金流入房地产业,在主要金融机构新增长期贷款中,对制造业贷款的比重仅占10.6%,而房地产贷款比重则占为20.2%。房地产持续过热特别是其高利润机制,使过量的社会资金和资源向房地产集中,对亟待升级的装备制造业产生的抑制作用,将促使国家下决心对房地产业采取更强有力的宏观调控措施,为了避免过大的损失,我们有必要给过热的房地产降降温,东州可是全省经济发展的发动机,一旦遭到国家宏观调控的重创,我这个省长也担待不起呀!”

  “长征啊,你有这份清醒就好,你是省长,经济工作由你主管,你又是从东州上来的,对东州有一份特殊的责任和感情,我看你抽空跟文山同志通个话,不能不顾宏观调控的大背景蛮干啊!我们不能播下金种子却收获灾难啊!”林白的话语重心长。

  “老林,我建议你也给闻天同志打打气,工作上老怕擦枪走火不行啊,太迁就文山了,不能眼看着文山往火坑里走啊,班子团结当然重要,但是东州经济发展方向更重要,这是个原则问题。”

  “长征啊,我找你就是想和你谈谈闻天同志的事。”林白沉重地说。

  “怎么了?听你的口气好像闻天出什么事了?”赵长征担心地问。

  “昨天晚上,文山同志从中央党校给我打了电话,说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情况,夏闻天病了,而且病得不轻!”林白忧心忡忡地说。

  “病了,什么病?”赵长征的心紧了起来。

  “癌症,是结肠癌!”

  “在哪儿查的,会不会搞错?”赵长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年前去北京开了个团拜会,顺便检查出来的。”

  “那还不赶紧住院治疗,还等什么?”赵长征心急火燎地说。

  “还不是因为工作脱不开,文山去中央党校学习去了,闻天迟迟没有向我们汇报自己的病情,看来是担心自己一住院,东州党政一把手都不在,工作局面会不会出现问题,特别是房地产会不会失控,你知道闻天对过度投资房地产一直持不同意见。”

  “老林啊,我看闻天的担心是多余的,市委有副书记周永年,市政府有常务副市长林大可,这两位同志都具有一把手的素质和潜力,独当一面没问题。另外,在文山同志学习和闻天同志住院期间,省委省政府的工作重点也可以向东州倾斜一下,你我也多操操心,我的意见是赶紧让夏闻天同志住院,而且要进京治疗。”

  “我同意你的意见,回头我和光大同志再沟通一下。”

  刚说到这儿,林白办公桌上的红色保密电话响了,林白拿起电话一接才知道,电话是夏闻天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