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云诡波谲 36、争论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金冉冉的长篇爱情小说《天堂雨》终于与出版社签约了,拿到出书合同后,金冉冉兴奋地给丁能通打电话,她不仅要把这个好消息以最快的速度告诉心上人,还要约他出来一起庆贺一下。

  最近金冉冉去看望刘凤云大姐的时候,得知丁能通离婚的消息,内心世界立即翻江倒海起来,过去丁能通是个有家室的人,自己压抑着对他的感情,与他兄妹相称,现在他成了一个孤独的人,这难道不是天意吗?

  爱情是人生最奢侈的一件事,最珍贵的感情就在平静甚至平淡的生活中,金冉冉能够体会到丁能通对自己兄长般的爱,犹如陈年老酒,醇正而悠长。金冉冉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爱情的汹涌,脑海中充满了对爱情辽阔而灿烂的幻想。

  丁能通接到金冉冉电话时正在开会,他小声告诉金冉冉开完会去接她,然后一起吃饭。会议的内容很简单,根据常务副市长林大可的指示,驻京办成立了两个新的处,一个是农民工服务处,由胡占发任处长;另一个是人才联络处,由荣国库任处长,同时,经市委组织部同意,任命胡占发和荣国库为驻京办主任助理,驻京办转变职能课题组继续调研。

  散会后,黄梦然心灰意冷地走出会议室,他知道自己想当驻京办一把手的梦想彻底破灭了,他内心对丁能通恨得咬牙切齿,但黄梦然不是个轻易服输的人,他下决心与丁能通较量到底,哪怕是鱼死网破。

  丁能通似乎看出了黄梦然的情绪不对头,黄梦然刚走出会议室,就被丁能通叫住了。

  “梦然,这段时间我发现你的情绪不太对头,怎么,对我有意见?”丁能通开门见山地问。

  “头儿,你多虑了,我能有什么意见!”黄梦然尴尬地笑了笑说。

  “没有意见,见了我像见了瘟神似的,我知道你上进心很强,上次回东州,我见到市委组织部陆部长还提到了你的级别问题,我建议市委组织部综合考虑你的能力,不一定局限在驻京办,陆部长答应会认真考虑,这次把善水的巡视员解决了,那是因为善水同志是驻京办的老底子,风风雨雨在驻京办工作二十多年了,副主任都当了十几年了,熬年头也该熬到了,梦然,你毕竟还年轻,可以说是东州政坛上最年轻的副局级干部,而且是实职,将来有你施展才华的舞台,不过,我年长你一两岁,以老大哥的身份提醒你两句,我从‘肖贾大案’这场反腐败斗争中体会出两句话:人生的价值不在于当多大的官,而在于做多大的事!希望我们能共勉!”

  “头儿,你可别逗了,驻京办这种伺候人的地方,整天迎来送往,跑‘部’‘钱’进,能干什么大事?你当驻京办主任这么多年了,你去了多少次长城、故宫了?请国家各部委办局领导吃饭喝酒,你喝吐了多少回了?哪年过年过节的那些个掌握审批权的部委办局门前不是车水马龙的,都是谁在送?各地的驻京办!媒体的记者都写文章说驻京办是腐败的温床,人家拿着咱的,吃着咱的,喝着咱的,可没听说夸咱驻京办好!头儿,这种地方能办什么大事?何况崇尚官本位的今天,有多大权力才能办多大事!”黄梦然满腹牢骚地说。

  “话不能这么说,驻京办从诞生那天起就担负着为社会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功能,具有浓厚的民本内涵,各地驻京办为家乡建设和首都的繁荣稳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成为社会和谐的润滑剂。当然,驻京办也存在着很多问题,正因为如此,市委市政府才让我们着力解决职能转变的问题。”

  “职能转变,转变得了吗?有的官员说驻京办跑‘部’‘钱’进,要是中央政府各部门的资源配置与项目审批的标准和程序完全公开透明,地方各级各部门不需要额外支付成本,就可以平等地获取相关信息,我们何必到处求人?再说,某些市领导或他们的家属到了驻京办,就像过去皇上到了‘行宫’一样,驻京办要提供全天候服务,你不接待行吗?我当接待处处长的时候,你就多次告诫我们,市领导来京之前,就要把领导喜欢住的房间,喜欢吃的菜,出行车辆、随从人员以及来京日程事无巨细地安排好,要万无一失,不能有半点疏忽,驻京办一直是这样接待市领导的,突然转变职能了,哪个市领导能愿意?”

  黄梦然的话的确触及了丁能通的隐忧,可以说,驻京办的职能转变,对于当事方来说,都是一种难言之痛。一方面必然会触动那些利用驻京办搞腐败的官员利益,至少他们通过驻京办搞腐败,不像以前那样方便了;再就是地方政府的利益,地方政府可能不得不收敛自己的行为;三就是中央各部委办局的利益,驻京办如果规范了,某些中央部委办局就没那么多“油水”了。

  “梦然,我坚信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国家各部委办局的审批权力会越来越公开透明,我们的职责是率先转变职能,给全国的驻京办带个好头,这件事做好了,你我也没白在驻京办干一回,你说呢,梦然?”

  “头儿,想不到你还是个理想主义者,别忘了,驻京办永远是小媳妇,不伺候公婆行吗?没别的事我先走了,下午我还要赶回东州,还是盖楼好,起码不用整天点头哈腰,低三下四的!”

  黄梦然转身就走,丁能通望着黄梦然的身影无奈地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