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官复原职 8、后台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黄梦然的车开进市政府大门时正是傍晚时分,市政府大院内已经是一片下班的景象。一辆辆奥迪一辆接一辆地往外开,却没有几辆往里开的,往外走的人也比往里走的人多。

  黄梦然开着挂着京字牌照的奔驰车驶入市政府大院很显眼,他怕遇上熟人在车里坐了一会儿,抽了一支烟,见市政府大楼雨搭下小号车走得差不多了,这才下了车。

  黄梦然走进市政府大楼时,没坐电梯,而是选择了爬楼梯,他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来见何副市长了,一旦见到熟人,第二天丁能通就能知道,官场上是最讲究信息的,黄梦然曾经当过驻京办信息处副处长,最懂得第一时间得到信息的重要性。

  何振东的办公室在五楼走廊的尽头,当他爬到五楼时,办公厅的工作人员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五楼走廊静悄悄的,走廊尽头的窗外射进一缕夕阳的残光,将面前的地板映得光斑波动,耳畔只有自己的皮鞋声咯噔咯噔地响着,黄梦然被夕阳的残光映得有些眼晕,心里充满了无限惆怅。

  当黄梦然推开何振东办公室的门时,见何副市长正在和一位美女谈着什么,何振东见黄梦然来了,热情地对身边的美女介绍说:“小梅呀,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驻京办副主任黄梦然。”

  不错,与何振东谈话的正是罗小梅,罗小梅伸出纤纤玉手一副女老板的样子,甜津津地说:“何市长,你可是贵人多忘事,我当过皇县驻京办主任,怎么可能不认识黄副主任呢?”

  黄梦然心里最清楚罗小梅与丁能通的关系,自己加着小心不想遇上熟人,结果在何振东的办公室却遇上了最不愿见到的人。

  黄梦然只好佯装热情地说:“小梅,真巧啊!听说你发财了!”

  何振东哈哈笑着说:“想不到你们这么熟,小梅现在可不得了,名副其实的女企业家。”

  罗小梅客气地说:“何市长过奖了,既然您和黄主任有事,我先走了,改天我请您吃饭。”

  何振东温和地说:“也好,刚才说的就这么定了,抽空我去钼矿检查工作。”

  罗小梅与黄梦然打了招呼就走了。

  何振东请黄梦然坐,自己也往沙发上一靠,指了指茶几上的软包中华烟示意黄梦然自己点上,黄梦然也不客气,自己点上了一支深吸一口。

  “梦然,情绪不佳呀,遇上什么烦心事了?”何振东深沉练达地问。

  黄梦然唉了一声,说:“何市长,能不能在您主管的范围内给我找个位置,只要油水大副职也行,我在驻京办干够了,想挪挪!”

  何振东笑了笑别有意味地说:“不是心里话吧,让你和能通斗确实难为你了,丁能通是什么人,卷进‘肖贾大案’的人,有几个人是什么事都没有脱身的?那小子绝对是个人精,不过,面对强大的对手,不一定都采取斗的方法,官场上最高的境界是捧。”

  说到这儿,何振东呷了一口茶,看了黄梦然一眼,接着说:“捧可不是逢人说好话,点头哈腰,吹吹嘘嘘拍马屁,捧是需要大智慧的。”

  黄梦然从未听过这样的高论,一下子精神起来,他如饥似渴地问:“何市长,怎样才能达到这种境界呢?”

  何振东云诡波谲地说:“你知道清朝的阿桂吧?那可是满洲人中少有的几个进士之一,曾经随乾隆皇帝南征北战,立过汗马功劳,阿桂最看不上的就是和珅的贪婪,一心想把和珅弹劾掉。可是,和珅采取了捧的策略,经常在皇帝面前称赞阿桂,阿桂被委以重任,几乎整年不辞劳苦地在各地奔波,再也没有机会弹劾和珅直至病死。梦然啊,读史可以明鉴啊!对于能力、地位、政绩和背景都比你强的对手,要想尽一切办法把他捧起来,使之没有精力与你抗衡,这才是官场上最大的智慧呀!”

  黄梦然懵懂地问:“何市长,您的意思是我还留在驻京办?”

  何振东掐灭快吸完的烟说:“你在北京干了快十年了,舍得那块风水宝地吗?我看你还是面对现实,等待机会,丁能通在官场是有大抱负的人,我相信他不会在驻京办干长的,只要他干出起色,你就积极捧杀;只要市领导到北京,或者你到东州向市领导汇报工作,逢人就说丁能通的好,把他的成绩宣传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的好日子就快到了。年初两会开幕式后,我第一个走出了会场,省市记者一下子把我围了起来,我说,林市长在后面呢,林市长是常务副市长,他谈的全面。所有记者一下子把林大可围了起来,结果林大可抢了夏闻天的头彩,夏市长虽然没说什么,但是我能看出来,夏市长很不高兴。梦然啊,毛主席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要想体味官场上无穷的乐趣,你还得悟啊!”

  黄梦然听了何振东的话如大梦初醒,激动地说:“何市长,听您一席话真是顿开茅塞,晚上一起放松放松吧!”

  何振东摇摇头无奈地说:“光吃吃喝喝没什么意思,我就喜欢洗洗桑拿,过去当皇县县委书记时,还敢进洗浴中心,现在当上副市长了,老上电视,谁他妈的都认识,连洗个澡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黄梦然圆滑地笑着说:“这有何难啊,我拉你去昌山市洗,昌山有一家洗浴中心,小姐的口活绝了,到那儿咱俩开个贵宾房,明早我给你送回来。”

  何振东眉棱骨一耸高兴地说:“梦然,你不愧是搞接待的出身,吃喝玩乐的事难不住你,好,今晚我就交给你了。”

  何振东说完打了一个电话,通知楼下在专车里等待的司机、秘书先走,今晚放他们假了,秘书和司机高兴地开车走了。

  何振东上了黄梦然的奔驰车,大门两侧的武警战士看得清清楚楚,奔驰车驶出市政府大门时,两名武警战士向奔驰车行了军礼,何振东情不自禁地把头埋进了风衣里。

  罗小梅离开市政府大院后,马上拨通了丁能通的手机,此时的丁能通正在首都机场准备送新上任的东州市委副书记周永年登机,前来送行的有正在中央党校学习的省委副书记刘光大、中组部的领导和同事,周永年的妻子刘凤云。

  由于丁能通与周永年、刘凤云两口子有特殊的感情,丁能通决定陪同陆力生一道送周永年回东州。

  丁能通并没把黄梦然去见何振东的消息当回事,他太了解黄梦然了,论搞阴谋诡计和钱学礼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量你黄梦然也翻不了天,倒是罗小梅听说丁能通要回东州特别高兴,邀请他回东州后一定要到皇县钼矿看看,她开车来接丁能通,丁能通特别关注罗小梅在事业上的发展,便满口答应了。

  趁着周永年和中组部的领导和同事寒暄告别之际,丁能通走到刘凤云身边微笑着说:“刘大姐,周大哥走后,家里有什么事尽管言语一声,能通偕驻京办全体同仁愿效犬马之劳。”

  “贫嘴,我现在愁的是冉冉读研一走,孩子又没人照顾了。”刘凤云笑着嗔怪道。

  “瞧您说的,凤云,我们头儿早就吩咐了,需要帮忙,尽管给我打电话,保证随叫随到。”白丽娜插嘴道。

  “大姐,丽娜会常去帮你的。”丁能通殷勤地说。

  “不用了,我同事正在帮我找保姆,你们呀整天迎来送往的,该忙什么忙什么吧。”

  终于要登机了,刘凤云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白丽娜紧挽着刘凤云的胳膊,周永年向众人挥手道别,丁能通、陆力生陪同周永年一起通过安检后,走向登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