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尘埃落定 89、欺骗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衣雪带着儿子从首都机场出境,薪泽银全程陪同,送行的只有丁能通、衣梅和石存山,衣梅和石存山已经订了婚,两个人商定陈富忠的案子一了,就结婚,衣梅知道石存山想给段玉芬一个交待。

衣雪和儿子哭得像泪人一样通过了边检,丁能通本来可以送到飞机上,但他怕自己也挺不住,搞得衣雪和儿子更难过,长痛不如短痛,就没使用特权。

但是衣雪和儿子登机以后,丁能通丁迫不及待地跑进侯机大厅,站在大玻璃窗前凝视着衣雪和儿子乘坐的那架波音七七七客机,眼泪扑簌簌地滚落下来,直到飞机起飞没影儿了,他还透过大玻璃窗久久凝望着天空……

人是有两面性的,就像托尔金写的《魔戒》里的古鲁姆,身体内的两个“我”不停地在斗争,自从贾朝轩被双规以后,肖鸿林体内的两个“我”就不停地在斗争,一个是人性的,就是愿意为老百姓多做一些事情,而且愿意为此牺牲自己的利益,甚至像李为民那样牺牲自己的生命;另一个是魔性的,就是私心和贪欲不断膨胀,肖鸿林也曾想做个无欲则刚的人,但是太晚了,一切都是潜移默化的,外界的力量太强大了,监督自己的力量太微弱了,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与整个外界的力量抗衡,他觉得自己体内的魔性与外界的力量互相吸引,最终战胜了人性。

经过长时间的思索,肖鸿林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类制造了鬼来吓唬自己,又创造了神,用来拯救自己的灵魂,却难以战胜魔,因为魔就是人类自己。然而,人类却成不了彻头彻尾的魔,或先知先觉的神,因为人类生来就有患得患失的毛病,活着只能游离在神魔之间,死后只能做孤魂野鬼。

肖鸿林自己有没有问题,他自己再清楚不过了,这年头谁没有问题呢?肖鸿林想解决这些问题,他梳理了自己所有的问题,觉得最不让自己放心的就是自己的老婆关兰馨。

儿子肖伟自从被陈富忠恐吓以后,一直神经兮兮的,华宇集团交给了总经理,一个人跑到了美国读书去了。

这是最随肖鸿林心愿的事,只有自己的老婆自从知道白丽娜是自己的情人后,整天看着他,还擅自参政议政,经常给各部门打电话,要求办事,人家问她是谁,她就说是肖鸿林的爱人!

肖鸿林对自己的老婆太头疼了,他和白丽娜通电话时得知丁能通把老婆孩子都送到国外去了,他觉得这个办法好,这小子真是精得很,于是他开始做关兰馨的工作,想让他去美国跟随儿子陪读。

关兰馨怕这一走,肖鸿林和白丽娜就如鱼得水了,死活不走,这下可愁坏了肖鸿林。他真担心在东州的非常时期这个母夜叉给自己捅出什么娄子来。

肖鸿林只好向袁锡藩讨办法,袁锡藩平时就喜欢研究《易经》什么的,他还真有办法,为肖鸿林请了一位算命先生,就是曾经给丁能通算过命的孙先生,也不知道袁锡藩是通过钱学礼认识的这个孙先生,还是孙先生通过袁锡藩认识钱学礼的,反正两个人熟得很。

晚上,袁锡藩把孙先生领到了肖鸿林的家,关兰馨是最信算命的,更崇拜世外高人,看见孙先生仙风道骨的样子,早就相信这一定是个世外高人。

果然,孙先生十分投入地掐算了关兰馨的命运,把她的大半生算得样样准确,条条有理,由不得关兰馨不佩服得五体投地。

最后,孙先生睁开小眼睛说:“关大姐,眼下,你们家有一个大的劫难啊!”

“什么劫难?”关兰馨紧张地问。

“不是血光之灾就是牢狱之灾!”孙先生拿腔作调地说。

“孙先生,那可怎么办呢?怎么才能避灾呢?”肖鸿林也煞有介事地问。

孙先生思忖一会儿说:“要想避灾,唯一的出路就是出国,关大姐,否则连你丈夫、儿子都难逃大劫呀!”

关兰馨这些天正为贾朝轩被双规的事闹心,贾朝轩的老婆韩丽珍到处上窜下跳地求人托关系要救他丈夫,还经常到他家找肖鸿林想办法,威胁肖鸿林如果不救她丈夫,大家同归于尽!

关兰馨认了,看来这是命啊!其实自己非常想儿子,只是白丽娜那个狐狸精老放骚,不然自己早就找儿子去了。

在孙先生的哄骗下,关兰馨答应肖鸿林等花博会忙完,就去美国,肖鸿林总算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