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尘埃落定 83、按兵不动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肖鸿林这几天心情很郁闷,出访加拿大由于违反外事纪律,擅自会见加拿大总理,而且说了不少出格的话,被外交部发现,上报到国务院,国务院领导批示,对肖鸿林的行为进行了严肃批评,并责成清江省省长赵长征过问此事。

肖鸿林亲自到赵长征办公室做了检讨,回来后赵长征批评他的话一直在脑海里萦绕:“你肖鸿林野心不小啊!”赵长征把《东州日报》往肖鸿林面前一摔:“还宾主进行了友好会谈,你是什么?国务院领导吗?”

赵长征的话说到了肖鸿林的痛处,因为在肖鸿林眼里,赵长征是个平庸的省长,至少与他肖鸿林比起来赵长征是个平庸之辈,这样的人在肖鸿林面前说话一点情面不给他留,极大地伤害了他的自尊心。

肖鸿林借考察花博园工程之机,把气都撒在了林大可的身上。原来,市消防支队挑牡丹馆的毛病,说该馆的消防设施不过关,林大可没当回事,因为牡丹馆里有三分之一是水池,温室内湿度高达百分之七十,消防支队不依不饶地告到肖鸿林处,肖鸿林借机大骂林大可一顿,把林大可骂得脖子粗脸红的,敢怒不敢言,只好忍气吞声地按领导意图办。

肖鸿林骂过林大可,觉得心情好了一些,回到办公室,还没坐稳,袁锡藩迈着八字步走了进来。

“鸿林,中央巡视组来东州快一个月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你不觉得过于蹊跷吗?”

“是啊,他们惯于微服私访,神出鬼没的,真有些防不胜防啊!锡藩,钱学礼最近有什么新发现吗?”

“鸿林,我看贾朝轩有些坐不住了,前两天在草河口森林风景区,秘密见了一次丁能通。”袁锡藩神神秘秘地说。

“能通又回东州了?怎么这小子没来见我?锡藩,你说贾朝轩见丁能通干什么?”

“不太清楚,据钱学礼说,丁能通离开贾朝轩后就和苏红袖去见了石存山。”

“有点意思,该不是能通发现了什么告诉石存山,这小子和石存山是铁哥们儿,搞不好贾朝轩弄巧成拙,让能通卖了也说不定,咱们自管坐山观虎斗得了,丁能通这小子鬼得很,轻易吃不了亏!”肖鸿林用欣赏的口气说。

“鸿林,我倒觉得你应该主动与中央巡视组接触接触,礼多人不怪嘛,人怕见面树怕扒皮,中央巡视组听着怪吓人的,其实,还是老一套,走走过场,游游山,玩玩水,吃点喝点,一拍屁股走了。”

“锡藩,中央巡视组要象你说的那样,会来了一个月没有动静?可别小看了这些人,真正的‘八府巡案’!我看他们早晚得露面,主动搭讪未必是好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肖鸿林的表情显然对中央巡视组有所顾虑,一点也不敢轻举妄动,袁锡藩看出了肖鸿林的顾虑,知道来者不善,便觉得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鸿林,最起码要把东州的实际情况反映上去,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啊!”

“这个你放心,我心里有数,即使我们不反映,有人也会反映的,我听说王元章最近往省里跑得很勤。”

“鸿林,我觉得王元章比你聪明,想必他已经接触上了中央巡视组,要知道,中央巡视组不光是由中纪委成员组成的,还有一半是中组部的,别忘了,今年年底,省里就要换届了,到时候,林白上调中央,赵长征接任省委书记,省长的位置你和王元章是最有力的人选,如果中央不是空降新人,必然在你和王元章之间选取一人,王元章这个时候紧着往省委跑,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他这是没什么政绩,急了!”肖鸿林突然转移话题问,“你的小媳妇什么时候生啊?”

“早呢,上次让陈富忠一闹流产了,这个王八蛋想让我断子绝孙呀!”

“锡藩,真羡慕你呀,能娶这么漂亮的小媳妇为妻,将来再生个大胖小子,看来你是苦尽甘来了!”

“鸿林,我知道你对你那个老婆一肚子气,不过白丽娜还是不错的!”

“锡藩,你可不能给我瞎咧咧,这是犯忌的事,别忘了中央巡视组就在东州,你要是不想害我,嘴巴就把住门,别忘了,你离常务就差一步了!”

“鸿林,这不是没外人嘛,咱们谁跟谁呀!”

袁锡藩被肖鸿林说得大萝卜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但是为了自己的前程,卑微是最好的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