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尘埃落定 74、教诲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东州市云水大街上,灵车车队缓缓而行,天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马路两侧,老百姓自发地站在公路两旁为他们心中的好书记李为民送行。不少人眼泪伴着雨水,无比悲痛……

以周永年为首的中组部考察组成员也参加了李为民的葬礼,丁能通参加完葬礼后,匆匆赶往东州机场,登机时,遇到了周永年。

周永年象是心情很沉重的样子,看来李为民的死对他有很深的触动,没想到倍受中央领导重视,却在东州倍受争议的李为民会是这样一个结局。丁能通在葬礼上,见到周永年时,两个人只是握了握手,今天在回北京的飞机上巧遇,丁能通自然想从周永年这里打探些关于东州官场的消息,他搭讪着与周永年身边的乘客换了座位,满脸堆笑地坐在周永年身边。

“丁能通,你和金冉冉的事我听刘凤云说了,你这事干得够缺德的,要不是凤云劝我,给你一次机会,不让声张,我非跟王元章、肖鸿林说说不可,没想到你还有拈花惹草的本事,是不是觉得今天的前程来得太容易了?我警告你色字头上一把刀,小心别掉了脑袋。”周永年毫不留情地说。

丁能通听得脸一阵白,一阵红的,心想,我代人受过亏不亏呀,但是自己确实有拈花惹草的事,心虚,好在周永年不知道自己与罗小梅的事。

丁能通尽量平稳情绪说:“周大哥教训得对,这件事我是做过了头,只是老婆常年不在身边,我一个人在北京漂着,一时没能把握住自己,大哥,我已经知道教训了,因为这件事,老婆险些跟我离婚,我就是为这件事回来的,没想到李书记……”丁能通唉了一声,没说下去。

“能通啊,我希望你多学学李为民,这些天他的音容笑貌一直在我脑海里萦绕,其实,我和他不过见了两三面,但是你能感到此人身上的人格魅力,有一种巨大的冲击力,我找别人了解他时,很多人都很佩服他的为人,说他工作作风是万事民为先,口头禅是只有到最基层的地方,才能了解到最真实的情况,座右铭是做官先做人,不仅能一时清白,还能一世清白,他说的人其实就是我们共产党人。李为民的一生,无论是做人、从政、善民、律己,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的死是东州人民的一大损失,就这样一个好干部,居然有那么多人诋毁,这些人也言称党的事业,人民的利益,其实,谋的不过是一己私利,为了一己私利,甚至置党纪国法于不顾,简直是胆大包天,这些人迟早是要遭天谴的,能通,你还年轻,我希望你能好自为之。”

周永年的话分明是有所指,丁能通心里暗自揣摩,在东州官场上谁会置党纪国法于不顾,难道是贾朝轩和肖鸿林,或许还有袁锡藩,这些人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人要是出事,自己当然要好自为之了,或许周永年在危言耸听,不过,陈富忠与东州官场上许多有头有脸的人都有来往,甚至是极密切的来往,如果陈富忠被抓进去一开口,东州难免要发生一场大地震啊!

“周大哥,听您的口气,好象东州官场要出事。”丁能通试探地问。

“能通,送你一句话,远小人亲君子!”周永年说完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

丁能通一下子明白了,这次周永年虽然到东州考察李为民,却在考察过程中了解了大量东州官场上的情况,正面的、负面的,他可是奉旨行事,回去交差时要把了解到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向中央领导反映,如果把李为民对立面的情况反映上去,中央领导不可能无动于衷,说不定一段批示,就会有天兵天将杀到东州,到时候,在东州就会有十面埋伏,也会有人四面楚歌。

丁能通越想越紧张,脑门子上渗出细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