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沧浪之水 70、难以割舍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衣雪从北京回来后心情坏到了极点,她不相信丁能通会是个拈花惹草的人,要知道自己一直以为在他心目中是无人能替代的。她把自己闷在家中整整哭了一天,下定决心要与丁能通离婚。

丁能通一直放心不下衣雪,只好给衣梅打电话,并实事求是地说了在北京发生的情况,衣梅不相信丁能通是清白的,在电话里她大骂了丁能通后,答应他去劝衣雪。

傍晚下班后,衣雪便骑着自行车直奔衣雪家,衣梅有衣雪家的钥匙,进家门时,衣雪正蓬头垢面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默默地流泪。

“雪儿,丁能通那个混蛋给我打电话了,我把他臭骂了一顿,别哭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姐,我要跟她离婚,他竟敢背着我跟别的女人扯,我成全他,我给他让道。”

“屁话,你以为离婚是小孩子过家家哪,说离就离,你知道姐姐离婚以后多难多苦。”

“我看你一个人过也挺好的。”

“好个屁,雪儿,你不能感情用事了,哪个男人不拈花惹草,让我看不拈花惹草的男人个个都是窝囊废,你看历史上的那些伟人,哪个与女人能纠缠得清?当初你姐夫拈花惹草,我也是一气之下离了婚,其实,我应该给他改错的机会,可是我一点机会也没给他,他那么求我,我都没给他,可是我忘了,我不给他机会,就是不给我自己机会。男人首先是动物,然后才是男人,你看那些公狮子,占有一大群母狮子;那些公猴子也占有那么多母猴子,其实,男人拈花惹草未必就是爱呀恨呀的,跟憋了泡尿一样,憋得慌就要找地方撒,拈花惹草就是临时找个尿盆,尿完了就拉倒了,跟爱呀恨呀没有关系,你真让他娶那些女人,他才不干呢!雪儿,女人就要大气些,大度一些,女人要是小心眼了,苦的还是自己,丁能通一个人在北京漂,也不容易,整天迎来送往地应酬,拈花惹草也是在所难免的,平时应该多去看看他,多关心关心他,你也应该从自身找找问题。”

“姐,按你说的话,他还有理了,原谅他就是纵容他,以后他心里还能有我?”

“雪儿,你才说错了呢,你原谅了他,他心里才愧得慌呢,就会收敛自己,你不原谅他,不给他改错的机会,他就吓跑了,雪儿,如果你心里不爱他可以,咱跟他一刀两断,问题是你心里能放下他吗?”

“姐,我就是接受不了他和别的女人好!”说完衣雪趴在衣梅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雪儿,”衣梅慈爱地说,“姐给你讲个故事,这个故事是姐姐离婚后,非常痛苦,同事看我难受,就请我去了一家酒吧,桌上的一张卡片上写的,姐看了以后,想了很多,终于明白谁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衣雪从未见过衣梅如此庄重过,眼睛炯炯有光,她慢慢抬起头仔细地听起来。

“在美国的一所大学里,快下课时,教授对自己的学生们说:我和大家做个游戏,谁愿意配合我一下?一名女生走上台来,教授说:请在黑板上写下你难以割舍的二十个人的名字。女生照做了,她写了一串自己的邻居、朋友和亲人的名字。教授说:请划掉一个这里面你认为最不重要的人!女生划掉了一个她邻居的名字,教授又说:请你再划掉一个。女生又划掉了一个她的朋友,……最后,黑板上,只剩下了四个人,她的父母、丈夫和孩子,教室里非常安静,同学们静静地看着教授,感觉这似乎已经不再是一个游戏了。教授平静地说:请再划掉一个。女生迟疑着,艰难地做着选择……她举起手划掉了自己父母的名字,‘请再划掉一个。’ 教授的声音再度传来,这个女生惊呆了,她颤颤微微地举起粉笔,缓慢地划掉了自己儿子的名字,紧接着,她哇地一声哭了,样子非常痛苦,教授待她稍微平静后,问道:和你最亲的应该是父母和孩子,因为父母是养育你的人,孩子是你亲生的,而丈夫是可以重新去找的,但为什么他反倒是你最难割舍的人呢?同学们静静地看着自己的那位女同学,等待着她的回答。女生缓慢而坚定地说:随着时间的推移,父母会离我远去,孩子长大成人后独立了,肯定也会离我而去,能真正陪伴我度过一生的只有我的丈夫!”

衣梅讲完,衣雪沉默了很久,屋子里静极了,仿佛掉一根针都能听到,很显然,衣雪被这个故事深深触动了,因为,她根本放不下丁能通,说出要离婚的话,也不过是为了赌气。

“姐,我听你的,不过,我正在让他给我和孩子办移民,真要移民加拿大了,他一个人在北京拈花惹草的,我怎么能放心呢?”

“雪儿,这次你已经给他教训了,最起码他应该收敛一些。”

“姐,你和石存山的事进展得怎么样了?”

“石存山的心里还是放不下死去的段玉芬,或许案子破了,凶手绳之以法,会好一些。我和存山之间还需要点时间。”

“姐,他心里放不下玉芬,说明他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不象丁能通朝三暮四的,你要把握好这份缘分啊!”

姐俩很少这么促膝谈心,这几年衣梅一个人带着孩子过,内心苦得很,对待婚姻,她最大的遗憾就是赌气放弃的,她不希望妹妹走自己的路,对待男人平时看得紧一些,因为没有不吃腥的猫,何况主动撅腚的女人也不少,真要是发现男人犯毛病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宽容一些,或许什么事都过去了,这就是女人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