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沧浪之水 64、林大可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林大可没想到在北京刚刚办完皇县驻京办与东州老驻京办的交接手续,就接到了市委组织部的紧急调令,让他到花博园指挥部报到,任花博园建设部部长。走之前,林大可约丁能通吃饭,晚饭就安排在北京花园的玫瑰厅,丁能通还约了薪泽金。

林大可是与罗小梅一起来的,罗小梅刻意打扮了一番,看上去好象刚做了头发,皮肤也像刚在美容院护理过,凝脂般富有弹性,只是与长的五大三粗的林大可走在一起极不协调,就好象一个是土匪头子,一个是被抢的压寨夫人。

老远就能听见林大可爽朗的笑声。

“能通老弟,别看在你的一亩三分地,今天说好了我请客!把你们北京花园最拿手的采都上齐,这可是我最后一次以皇县县长的身份请客。”

“既然林县长要给市驻京办创效益,何乐而不为呢?”丁能通开玩笑地说。

“大可,省驻京办主任薪泽金熟不熟?”

“太熟了,我们县招待所就是薪主任的小舅子给建的。”

“老林,恭喜你荣升部长了!”薪泽金一边与林大可握手一边说。

“升的太快了,直接由正县级升为正部级了。”林大可自嘲地说。

“小梅,今天的菜由你负责。”

罗小梅翻看着菜谱开玩笑地说,“今天给你们补一补,来个杞鞭壮阳汤怎么样?”

“小梅,鞭是什么鞭呀?”薪泽金色迷迷地问。

“当然是牛鞭了,专治你们男人肾虚。”罗小梅甜津津地说。

“大可,我有个笑话可是专说你们县乡干部的。”薪泽金喝了口茶水笑迷迷地说。

“老薪,如果不好笑,待会儿可罚酒啊!”丁能通插嘴说。

“放心吧,保准你笑岔气儿!”薪泽金说,“一头公牛和一头母牛带着他们的小牛犊子在田间吃草,过来一辆黑色高级轿车,公牛说:不好,你俩吃吧,我走了,县里下来干部了。母牛问:下来干部有什么可怕的?公牛说:你不知道,他们一下来就吃牛鞭。母牛说:那我也得跑。公牛问:你又没有牛鞭你怕啥?母牛说:你不知道,这些干部吃完牛鞭就吹牛逼!小牛说:那我也得跟你们走。公牛和母牛问:你走啥?小牛说:你们不知道,他们吹完牛逼就扯犊子!”薪泽金说完众人笑得前仰后合。

酒过三巡后,林大可说:“能通,这回皇县驻京办在东州各县区也是一流的了,这是我到皇县工作后就梦寐以求的,说实话,我一直在考虑县驻京办的功能,经过这几年的实践,我终于整明白了,县驻京办有两项重要职能,一是政府在北京的办事处,二是老百姓的联络站,我们皇县早就把为老百姓进京看病和经商办事服务纳入考核范围了,驻京办不仅是皇县政府的,也是皇县老百姓的。不仅要为政府办大事,对老百姓的小事也有求必应,可惜呀,就要离开皇县了。能通,今儿请你吃饭,主要是感谢你对皇县做出的贡献。”

“老林,能通为皇县做什么贡献了?”薪泽金问。

“丁主任为皇县人民做了两大贡献:一是招商引资,使皇县丰富的钼矿得以与港商联合开发;二是把东州市的老驻京办给了我们皇县,使皇县驻京办的硬件上了一个新台阶。小梅,来,咱们一起敬丁主任一杯。”

丁能通今天高兴,酒量见长,林大可就要离开皇县了,情绪激动,两个人难免多喝几杯。

丁能通放下酒杯感慨地说:“实际上,市驻京办在强化应酬、公关和接待职能的同时,也在有意识地强化为民服务的职能,如信访、进京农民工的各种协调服务等,这也是创造和谐社会的客观需要。薪主任,你们省驻京办打法有变化吗?”

这段时间主要是接待省里各部门的领导,薪泽金毫不避讳地说:“今年风声比较紧,跑部委的工作有所缓解,但我们还是希望以另外的方式,与有关部委继续加深感情,不过今年来京跑‘部’的企业相对减少了,探测政策动向的官员多了。”

“要是中央政府各部门的资源分配与项目审批的标准和程序完全公开透明,地方各级部门不需要额外支付成本,就可以平等地获取相关信息,驻京办何必到处装孙子求人?”丁能通抱怨地说。

“关键还是要减少行政审批项目,下放行政审批权,增加财政预算的透明度,加强财政预算的审议和公示。”林大可颇有感慨地说。

“行了,你们这些大男人整天忧国忧民的,连喝酒谈的都是国事,累不累呀,林县长,感谢这些年你对小妹的关照,来,我敬你一杯!祝你步步高升!”

众人起身随声附和,一起敬林大可。敬完酒,丁能通突然感到内急,起身去洗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