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适者生存 50、算命先生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二天中午,丁能通陪贾朝轩请刘凤云的老父亲吃了饭,贾朝轩还把自己在北京学习期间写的文章装订成册交给了老爷子,希望老爷子在女婿面前能够为他美言。

丁能通心里最清楚,这里的文章几乎都是顾怀远写的,老爷子很看重这本册子,答应一定给周永年看。贾朝轩在老爷子面前显得谦虚有礼,再加上丁能通溜缝儿,老爷子对贾朝轩印象不错。

送走老爷子后,贾朝轩很得意,称赞丁能通这个策划好,先让老泰山在周永年那边敲敲边鼓,然后再找机会去北京拜访就显得不唐突,这就叫水到渠成。

丁能通回到北京的第二天一大早,正在卫生间洗漱,白丽娜就兴高采烈地跑进来说:“东州成功地获得了花博会的举办权。”

不一会儿,黄梦然也来了,他一进门就喊:“头儿,肖市长从荷兰直飞北京,晚上的飞机,准备接机吧!”

丁能通一边刷牙一边问:“怎么没有直接回东州?”

“可能是要答谢一下国家商务部的领导,你想,这么大的事,没有国家的支持能行吗?”黄梦然揣度着说。

“梦然,你去首都机场安排一下,场面一定要隆重,欢迎肖市长凯旋。丽娜,你去北京花园安排一下,肖市长从来没有住过北京花园,让田伯涛好好表现一下,总统套不能亚于昆仑饭店。”

黄梦然和白丽娜匆匆地走了,丁能通才觉得肚子咕噜噜地叫了起来,赶紧穿戴整齐去食堂吃饭,他刚走进食堂,独眼龙嘴里叼着烟迎面走了进来。

这几天钱学礼心里哭笑不得,他给李为民送的两万块钱被李为民逼着自己捐给了天沟小学,天沟小学竟给他寄来了感谢信。

“哟,丁主任,还没吃呢?”

“没有。”

“丁主任,我给东州那块地请了个风水大师,我琢磨着开工前让大师测测风水。没想到这位大师不仅风水测得好,算命也特别准,让我安排在北京花园住下了,机会难得,你不让他算一算?人家可是净给省部级领导算,都说东州申办花博会没戏,我事先问过他,人家一算,说没问题,这不申办成功了。”钱学礼说完,哈哈大笑着走了。

丁能通心想,有这么神的算命先生何不晚上给肖市长算算,他心里最清楚,官当的越大越好这一口,因为一个是高处不胜寒,另一个是谁都怕丢乌纱帽。

服务员把饭菜端上来时,丁能通突然想起薪泽金求他让他弟弟见见肖市长,谈合作地铁的事,今晚肖市长到北京,正好是个机会,于是他拨通了薪泽金的手机,让他弟弟在北京花园随时待命,薪泽金满心欢喜地挂了电话。

丁能通还是不放心北京花园安排的是否舒适,饭菜安排是否合肖市长的口味,又惦记钱学礼提到的风水大师,吃完饭他开着奔驰直奔北京花园。刚进大堂,迎面碰上北京花园总经理田伯涛。

“田总,总统套安排得怎么样了?”丁能通不放心地问。

“丁主任,有白小姐亲自安排你还不放心?”

丁能通心想,“也是,人家都睡到一个床上了,跟两口子似的,安排得一定比我还仔细。”

“白丽娜现在在哪儿?”

“别提了,丁主任,你们钱副主任请了一位风水大师,住在2211房间,算命准得不得了,白小姐好奇,去2211找大师算命去了。”

“田总,那个大师真的算得准?”

“准,简直就是个活神仙,不信,你去看看。”

丁能通走到2211门前时,白丽娜一脸的喜悦,走了出来。

“哟,头儿,你也来算命?算算吧,准得不得了,”说着白丽娜推开房门说,“孙先生,我们主任来了,您给他好好算算。”

一个老者的声音应承着迎了出来。

丁能通心想,“这娘们儿简直是白痴,连身份都暴露了,还算什么?”只见眼前老者六十多岁,胸前飘着花白的山羊胡子,三角眼中目光炯炯,黑脸精瘦,穿着一身白布衣裤,倒有几分道骨仙风。

“丁主任好,里面请!”

白丽娜走了,丁能通随着老者走进房间,两个人一左一右坐下,丁能通给老者递了一支烟。

“孙先生,我们驻京办在东州开发的那块地风水可好?”丁能通试探地问。

“对不起,丁主任,那块地老朽还没去看,后天随钱主任前往,一看便知。”孙先生不慌不忙地抽着烟说。

“钱主任说,孙先生可以料定前世今生,不妨就请老先生算算。”

“丁主任,请说一下八字吧。”

丁能通说了自己的八字,老者微闭双目沉思半晌说:“丁主任,有没有听说过《诗经》中的周南——桃夭篇。”丁能通不知道老者卖的什么关子,摇了摇头。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逃之夭夭,有鲼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室家。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室人。”

孙先生,摇头晃脑朗诵一遍后说:“丁主任,这首诗描写的是女子出嫁时的情景,并对新娘的美貌和美德给予赞美。大意就是在桃花盛开的时候,有一个像桃花一样美丽的女子,能够生儿育女,能够使新郎的家族子孙像桃树一样的果实累累,枝叶茂盛,是一个对新郎家非常合适的人选。所以,古人在赞美、祝贺婚姻时常说,既和周公之礼,又符桃夭之诗,就是出典这里。”

“孙先生,我听明白了,你是说我要走桃花运了,是不是?”丁能通一边说一边暗骂,“老混蛋说我命犯桃花,直说不就完了,拽什么拽呢?”

“好,叫做桃花运;不好,叫做桃花劫。”孙先生缕着山羊胡子说。

“桃花运怎么讲?桃花劫怎么讲?”丁能通略显紧张地问。

“命理中的桃花运是根据生辰八字中的五行所处长生、沐浴、冠带、临官,帝旺,衰、病、死、墓、绝、胎、养的位置而言。如大运和流年行云到‘沐浴’ 阶段的时候,就叫做行桃花运。在十二地支中,子午卯酉便是桃花,人生的八字也是由十大天干与十二地支组合而得来的。所以,每个人都会有碰到子午卯酉的时候。如果子午卯酉出现在人的生辰八字里,便叫桃花入命。人生的运行每十年便行一个干支与流年结合起来就叫运。丁主任在人生的运上刚好碰上了子午卯酉,让老朽难心的是,既有桃花运也有桃花劫呀!”

“这话怎么讲?”丁能通心想,“难道我还要栽在女人手里?”

“就是说,目前有两个女人正在与你纠缠,丁主任心中都放不下,不过,有一个在事业上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还有一个在事业上可能给你带来劫难。”

孙先生说完,丁能通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自己能够称得上情人的只有皇县驻京办主任罗小梅,怎么还出来第二个了?”

“孙先生说的与事实不符,与我丁能通关系不错的女人不少,但都称不上情人,所以也就更谈不上什么运,什么劫了。”丁能通搪塞着说。

“丁主任,老朽行走江湖几十年,从未走过眼呢。不会错的,你的这两位情人一个属猪,一个属蛇,对不对?”孙先生口气坚定地说。

丁能通听后暗自惊骇,“这老头儿神了,罗小梅确实属猪,但是属蛇的是谁?莫非他指的是金冉冉?老混蛋,那是我妹妹,怎么能乱点鸳鸯谱!”

“孙先生真会开玩笑,这样吧,孙先生在北京花园的一切开销都算在我的帐上,有什么尽管开口,我还有事,告辞了。”

丁能通说完,起身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