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2)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想来想去,滕柯文觉得这次不能再让步,刚布置说修又说不修了,那他这个县长还算个什么东西。他决定不动用县财政一分钱,想办法把县大院整修好。

他想再和办公室主任商量一下具体怎么搞,市里打来了电话,说县里有几十个村民集体到省里上访,影响特别坏,要县里立即去人,将村民领回来,把问题解决掉。

肯定是下沟村的村民。这件事他也清楚,事情也不算太大。一条水沟从上沟村流到下沟村,两村一直共用一沟水,遇到旱年,两村就常发生点矛盾。今年上沟村在沟里拦了个土坝,又在沟旁挖了个大水塘,完全把沟里的那点水蓄到了塘里。下沟村人当然不依,派人炸了

坝,放了水。上沟村人立即聚众前去报复,砸毁了下沟村的变压器。为此引起了械斗。好在两村自古互通婚姻,基本都是亲戚,械斗也是几个村领导之间互相打了几下,虽有几个破了头流了血,但并不是什么大伤。前些天下沟村的村民来上访,他已打电话要乡里妥善解决,想不到竟然跑到了省里。现在的村民,也确实太胆大太无所顾忌了。

再次给高一定打电话,商量派哪些人去接村民。高一定说,这件事应该充分重视,我的意思是咱们都去,管政法管农业的书记县长也去,然后是局长,公安民政水利农业,和这件事有关的局长都去,你让办公室立即通知一下,二十分钟后在县委门前集合出发。

高一定如此重视,滕柯文很是不解。细想,又觉得高一定确实聪明,确实老练有实践经验,这点你不得不佩服不得不向人家学习:到省里虽然是去挨骂,但县里一把手不去,万一省领导怪罪起来,那可不是一般的倒霉,这点人家高一定一下就想清了,咱还以为这是一件小事。

局长们都带来了车,一下来了八九辆。高一定说,去这么多车自找挨骂,就去四辆车,县委县政府各去两辆,每辆车挤满为原则。

车出了县城,滕柯文才想到用什么接村民回来。打电话和高一定商量。决定让县运输公司出一辆大客车一起走。

省城也下着小雨,几十个村民冒雨横躺竖卧在省府大门前,将大门堵了个水泄不通,别说车辆出入,行人也无法进去。可见事情闹到了多大。好在听人说堵大门的事时有发生,省府便有了几个后门边门,一般影响不到省府的工作。但冒雨坐闹,自然增加了悲壮色彩,也博得了路人和围观者的极大同情,不少人愤怒了骂领导不关心民众。高一定和滕柯文跳下车便劝村民起来避雨,但村民说不解决问题决不起来。高一定喊一声滕柯文,两人急忙往省府办公厅那栋楼跑。

副厅长接待了他俩。副厅长的火气很大,说这件事省长很生气,已经给市领导打了电话,要市领导积极处理,并追究县领导的责任。副厅长说,你们的村民也太犟太绝,给水不喝,给雨伞又扔在大街上,这样自虐的村民我们还没见过。高一定和滕柯文一连声检讨解释,副厅长根本不想听,说,你们先立即把人领走再说。

再跑回大门口劝村民,村民仍然不起来。高一定只好说,你们跑到中央,事情最后还得县里来解决,我向你们保证,回去县里立即处理,如果县里处理不好,我保证再用车送你们来这里。

在高一定的一再保证下,村民终于上了车。

返回途中,村民说一天没吃饭了,提出下车吃饭。和村民同在大客车上的公安局长请示高一定。高一定恼火了说,不许开车门,一切回到县城再说,到时县里出钱让他们吃个够。

回到县城天已黑尽。高一定对党办主任古三和说,让人安排村民去吃饭,饭后立即送他们回村,你现在就去通知,马上召开一个县委委员扩大会议。

会议在县委会议室召开,党政直属部门的一把手都来了。高一定虎了脸首先讲话,并且开口先作了定性,说这次事件的责任在县里,是县里有关部门没有及时处理才造成上访。这样的定性让许多部门的领导心里都有点压力。滕柯文也不禁有点害怕,感觉高一定是把责任推到政府身上,这样他这个政府一把手就得承担责任。如果市里查处,首先将会处理他这个县长。屋漏偏逢连阴雨,调动的事还没有结果,再出这样一件事,真是祸不单行。好在高一定并没往下深究,他说,我们先不追究处理不力的责任,今天我们先研究怎么把这件事解决清楚。

会议鸦雀无声,静得能听到人们的呼吸。高一定侧脸对滕柯文说,滕县长你说说吧。

滕柯文并没想好怎么说,但不说显然不行。情急之下,滕柯文用商量的口气说,我们是不是先成立一个工作小组,然后下去住村调解,问题一天不解决,工作组一天不离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