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chapter86 有些秘密,要学会闭口不谈,有些感情,也要埋藏于心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张恺没有一直没有结婚,简直是坑爹。中间他谈了几场恋爱,最后想结婚的念头越老越淡,现在终于又想结婚了,然后他的前女友们都已经结婚生娃了。

张恺中午约时简吃饭,中间聊这个事,时简也百思不得其解。她印象里张恺是结婚了,赵依琳还在传记里写过,易霈送了一份大礼给他。不过她觉得张恺这个人有时候真八婆,难道是太八婆,把自己的姻缘都八婆没了?

“阿霈之前说我结婚了,要给我送份大礼,看来是没有了。”张恺叹气说笑着,瞅了瞅她,眉毛一挑,建议说,“徒弟,要不我们彼此考虑一下,怎么样?”

时简摇摇头,不行。

“……真的一点机会都不给么?”张恺厚着脸皮。

“给你机会也是浪费,还不如给别人。”时简尝了一口这家新品种甜品,发现口感不错,又多吃了两口。

张恺笑啊笑,他刚刚当然只是开玩笑,现在追时简优秀男人多了,如果他有胜算,只能靠师徒情分了。自从去年时简不当阿霈助理,他和她见面少了很多,不过两人一直维持着不错的朋友关系。时简一直过得不错,张恺是知道的,用追时简一个男人的原话说:“时简是他见过最有风采的女人。”

一个女人,工作能力出众,气质大方温婉,对人还真诚善良,已经很难得了,更难的,那些说时简有魅力的追求者,他们都不知道时简曾经经历多大的伤害。

张恺原先真的以为时简这辈子毁了,一个人的人生彻底被摧毁之后,有几个能将它完好地重建?有些事,根本不是时间能治愈好,而是需要一种浴火重生的力量。

张恺有一次对着时简大夸特夸,那是时简三十岁那天,一帮朋友一块帮她庆祝,大家又唱歌又吹蜡烛,气氛很热闹,不过阿霈没有过来。

“徒弟,你是好样的!”张恺敬酒了一杯酒,然后一口闷了。

老实说,那天时简听着张恺这些话,心里也有两分动容。不过她还是告诉张恺,她根本他说得那么厉害。

她只不过,原谅了自己罢了。

一顿饭结束,时简和张恺告别,离开的时候,张恺突然对她说一句:“时简,情人节快乐。”

噢,差点又忘了,今天是情人节。时简点点头:“……谢谢。”

今天,是情人节,街上都是出双入对的情人。时简收到很多情人节祝福,他们很多人都祝她情人节快乐,不过时简真的不想过这个节日。

时光匆匆,城市越来越大,交通却越来越堵。时简开车堵在十字路口,猛地看到了对面大屏幕滚动的电子广告,日本天雅游乐园快要竣工完成了,于今年9月正式开园。

当时,叶珈成就是在日本负责天雅游乐园的项目,她本来要过去参加竣工庆祝宴会,叶珈成还说设计了一个繁星点点大型游乐场,时简前方望了望电子屏幕滚动的广告,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然后她几乎失控地趴在方向盘面前,痛哭出声。

珈成,8年了。她还是想他,想他,很想,很想……

从出事到现在,十年时光,时简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追着时间跑的人,她每天都追着时间跑啊跑,只是追到时间又怎么样呢?她还是输了人。

时简有一次问时教授一个问题:“人可以赢得了时间吗?”

时教授想了一会,说了一段特别文学的话:“人可以赢得时间,但是需要时间。宝贝,其实你已经赢了时间,你知道吗?你每天好好对待生活,没有沉浸在过去,最终也没有让时间伤害到你,你就已经赢了它了。那些输了时间的人,都是没有好好对待时间的人……”

时简回到天美嘉园,走到放置在客厅的三角钢琴,她买了原先家里那架一模一样的钢琴,放在同样的角度,连钢琴旁边放着的吊兰都一样,它们同样开出了细碎又可爱的白色小花。

时简一个人弹奏了那首改编的的《致爱丽丝》,不过叶珈成将改名了《致时简》,轻轻缓缓的钢琴音符不间断地响起,时简目光呆滞地望了望双人钢琴凳旁边空着的位子,微微扬了扬唇角,她可以感觉叶珈成就坐在她的旁边,和她一块弹奏着这首曲子。

“老公,我突然想个事情,可以问问你吗?”

“问。”

“问了,你不准骂我。”

“你先问。”

“不行,你先保证。”

“叶太太,你老公是那种会骂老婆的人吗?”

“好吧,那我问了,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怎么办?”

“……再找一个。”

“哦……”

脑袋突然被狠狠一拍,叶珈成几乎拉她到自己跟前,“叶太太,我有时候真觉得你很无聊,想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们结婚才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