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chapter74 如果他现在愿意为她成为那位建筑师先生,她会愿意回来吗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张恺好几次这样评价叶珈成:“那可是一匹来自南方的狼啊,易少一定要慎重考虑呀……”

易钦东躺在地上,起不来。叶珈成不吃亏他知道。他会选择叶珈成合作,也是在给自己下赌注,毕竟两人之间他比叶珈成更怕撕破脸。不过叶珈成一直是按合同条款办事之人,外界对叶珈成有个评价非常高,尊重合同。只要叶珈成签了合同根本不用担心会中途翻脸不认人。所以之前叶珈成将条件开得苛刻,易钦东也签了,赌的就是以后叶茂能成为和易茂匹敌的房地产公司,现在叶珈成要踢走他?易钦东就算明白缘由,也不想轻易认栽。

的确,叶珈成非常尊重合同,不会轻易变卦。叶茂独立经营权在他这里,原本他对易钦东完全可以选择眼不见为净,不过现在真不行了。他也没那么天真,以为说几句话易钦东就会发怂地签了合同,毕竟法院真不是他家开的。

该留的底不能少。叶珈成松开易钦东,顺势还拉了易钦东一把。

易钦东:“……”

叶珈成直接把合同往易钦东手里一丢,慢条斯理地站起来,说起了两件事。两件易钦东万万没想到他会知道的事。叶珈成说得很慢,似乎在给易钦东时间反应,以及选择。

“……如果强|奸罪你不怕,后面的呢?当然易少胆量过人,你们易家更有钱,可能也无所谓。”叶珈成挂着笑,语气却带了两分疾言厉色,“不过你既然喜欢用法律解决问题,我们先以法论法。”

“你对何欣那事不提,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真不好定义,我也不会无聊到管你们那档子事。不过后面那些数额加起来,咱们算算可以判多久?噢,再加上几个故意伤人罪,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挺大……”

易钦东身体已经坐直,架不住浑身冒汗。但面色仍有怀疑。

“不信我都知道?”叶珈成瞧着易钦东神色,讥诮着,“本来我是不知道,不然也不会跟你合作,不,是狼狈为奸。即使我自认清白,个人形象也大打折扣,是不是?”

易钦东:“叶少……”

“怎么,这样就害怕了?”叶珈成嘴角翘着,眨了下眼睛,酒店房间雅白的灯光照着他澄清贵气的眸子里,看起来无害又无赖,“易钦东,你知道我怎么知道吗?本来我也不想多事,你可以说是自己——找死,打什么恶心的主意……时简是你能动的人?”

叶珈成说到这,眼底的寒气骤然升起。他话已经到位了,如果前面都只是铺垫,后面才是他今晚过来的真正目的:“千万别去惹时简,你惹不起。”

易钦东喜欢女色,在女人这里栽过很多跟头,无疑这次跟头是最大的,他妈的一个破鞋破助理!他对时简起了那种心思,一方面看不顺她那股矜傲气,一方面他父亲越来越喜欢她了,真怕她又给他整出什么幺蛾子。所以他先找人吓唬吓唬她,想再找时机做那事,也尝尝叶珈成和易霈都玩过女人。当然易钦东也不敢光明正大来,事情安排好谁知道是他。到时候那位助理小姐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自认倒霉。

结果事情还没有做,他先阴沟里翻了船。易钦面如土色,心里不是没有害怕。

叶珈成冷声发问:“明白我的意思么?”

“叶少,我真没有,我没有……”易钦东自然明白意思,更加急着解释说,“我什么都没做……”

“别着急。”叶珈成看着易钦东,顿了下,反而和颜悦色地开口,“我知道你还没下手,所以你现在还好好的,不是吗?”

易钦东气息不自主地加重。

叶珈成轻轻一笑,语气带着两分真诚:“我们怎么都是合作一场,我不至于一点情面都不给你。但是钦东,你这次真踩到雷区了。”

“珈成,真是误会一场。”易钦东见叶珈成脾气真有些下来,赶紧扯了扯笑,“我是看那位时助理和易霈,我替你气不过,所以我……”

叶珈成面色再次凝结下来。

易钦东不再作声。

……

该说的话说明了,该处理的事情处理好了。叶珈成站起来准备走,临走前不忘贴心地将两位年轻小姐给易钦东叫回来,然后拍拍易钦东肩膀,说一句:“夜晚愉快。”

夜晚愉快,这样的夜晚如何愉快,不糟心就谢天谢地了。叶珈成走出酒店,将易钦东签好的文件丢回车里,狠狠关上了车门,然后用力地踢了两下车门。

有些气,他始终没办法消除,因为那些都是他生自己的气。

小狐狸……他的小狐狸,是他自己丢了她,还能怨谁?他还祝她找一个更好的人,她也找到了。

如果他现在愿意为她成为那位建筑师先生,她会愿意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