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chapter72 易霈静静地看着,依旧找不到感情的出口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挂上手机,张恺给自己压了压惊。

叶珈成把镯子砸了,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本来阿霈出面赔偿理由是公司连带责任,是他有意把话说变味了。谁能想到那么贵的镯子,叶珈成说砸就砸?实诚的说,他这个助理是做得越来越不专业了,难怪阿霈都让他让位给时简……厚着脸皮,张恺又给叶珈成发了消息解释,厚颜无耻到极致。

“叶少,刚刚我是开玩笑的,其实这个镯子……”巴拉巴拉,张恺把赔偿理由说清楚,主要为了后面的话,“希望叶少大人有大量,这事就不要和时简提了,也不要找她赔了,往日情意值千金啊,谢谢谢谢谢谢谢。”

这世上,最难对付的人,就是厚脸皮之人。叶珈成收到短信,难以置信地扯了下嘴,呵……靠着医院外面的长椅,叶珈成晒了一会冷太阳,寒风吹进眼睛里,十分干涩。

去年冬天,今年冬天,全然不同。

叶珈成给易碧雅打了一个电话,约她晚上一起吃个饭。易碧雅在电话那边默了一会,说:“珈成……这段时间你太忙了。我们的事,可以晚点再谈吗?等叶叔叔手术之后。”

易碧雅性格胆小,却不笨。相反,还有一股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和坚持。

这点,和时简意外很像。

分手这档事,叶珈成一直自认为处理得很漂亮,除了上次他和时简的分手,实在不堪。他真只是承受不起时简那份不属于自己的深情么?不是的,他像是一个在赌桌玩乐的玩家,遇上了小狐狸,牌底还没有揭晓,他已经担心再玩下去会输了自己。为了保全自己,他选择及时离场。如此没品的行为,他还故作潇洒。

他清楚自己,如果那时候不分掉,可能再也分不掉,最后输的伤的那个人一定是自己。可惜他了解自己,却不了解自己的感情。男女感情不就是那样么,会有什么不一样?事实就是不一样啊,真的不一样。就算以后再出现一只小狐狸,都不会是陪他一起吃榴莲的小狐狸了。

叶珈成还是约了易碧雅吃饭。易碧雅一如既往迁就他,要选择斋菜馆陪他吃素。叶珈成挑了一家日本料理店,他难得知道这家餐厅是易碧雅喜欢的。

餐厅的卧榻区靠着窗,墙上的两幅画,色彩鲜艳,很有禅风味道。

叶珈成喝了两杯清酒,易碧雅望着他,眼睛红红的,她问他:“珈成,我是哪里没做好吗?”

“没有。你挺好的,是我不好。”

易碧雅低下头,似乎能想到他这样说。

“我在病房的说的话,你听到了吧。”叶珈成继续开口,“那些话,都不是气话。”

易碧雅又抬起头,看着他,轻轻说了一句:“我都知道……”

叶珈成靠着榻榻米,外面月色清冷,夜空显得特别湛黑。他谈过几次恋爱,高中女友,系花,宋晓京……小狐狸,以及易碧雅。谈得最投入是和时简;最没办法投入,是和易碧雅。当然问题不在易碧雅这里,是他目的不纯粹,导致谈个恋爱像演戏一样,也不知道演给谁看?

易碧雅哭了。叶珈成双手握十,手肘搁在案前,有些抱歉。有些事情,他以前一直没觉得自己伤害了谁,谈恋爱嘛,你情我愿,彼此给对方带来快乐,兴趣,以及新鲜感。所以他从来不自诩是什么好男人,也不说誓言,甚至好听的情话,他说得也少。他也不需要多说,她们都会爱着他。

他唯一许下的誓言,陪小狐狸到柏林看雪,可惜他失约了。归根到底,他还不是仗着自己条件好,为所欲为。

“……我爱你,珈成。”易碧雅再次开口,眼里噙着泪水。

叶珈成抿着唇,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不想伤人,还是伤了人。只是这样的话,他真听多了,每次听到都是无趣很多,感动很少。她们都说爱他,爱他什么?大概只爱他的好吧。当然,她们也恨他。

分手的时候,恨他的无情和坚决,仿佛他是一个没有心的人。难道她们爱他的时候,没有发现吗?只是她们在他身上找不到希望了,失望了,可是他从来是这样一个人。

“我知道啊。”易碧雅又重复地说了起来,她看着他,“珈成,我从来都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爱的,只是你这个人。”

……

时简这两天情绪很不对,她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反而更担心自己。预约了一位心理专家,结果比她预想的还要糟糕。

“你是我接触到最了解自我病情的患者,时小姐,你说你以前有过患病经历,可是病历并没有写……”

“每个忧郁症患者都渴望自我痊愈。不过时小姐你的情况,我还是建议服药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