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chapter70 赔不起这个钱,也赔不起这个情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易茂顶楼一片白皑皑,堆积着厚厚的一层白雪;雪停了是响晴的天,头顶落日余晖,像是给雪镀上了一层暖意的金色。

“好多雪呀!”Tim幸福地叫出了出来,感谢地看着易霈。仿佛这些雪,是易霈送给他的礼物。

“谢谢易总哥哥。”高楼的风吹得Tim脸颊通红,不忘礼貌地问问,“现在我可以使用它们吗?”

“不客气。”易霈回Tim,配合Tim的话,大方说,“尽管使用,它们全部是你的。”

时简忍不住笑,除了被Tim欢悦的情绪感染,还有易霈的话。她伸手将Tim的围巾系得严实,慢条斯理,Tim有些急不可耐了。他踩着雪,“咯吱咯吱”地响着,小可怜似地催她,“宝贝,可以快点吗?”

时简安抚:“OK.”

Tim和易霈动手堆雪人了,然后朝她喊:“Jane,我们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时简应了一声:“没问题。”

心情像是被阳光照样的白雪,松松软软,不知不觉融化。可是雪化成了水,什么都没有了。时简想到了她对叶先生的感情,会不会有融化成水的一天。

三人一起堆了雪人。时简怀疑易霈根本没有玩过雪,好在动手能力不错,三人完成了一个胖雪人,就是没有鼻子,易茂楼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当雪人的鼻子。

“有办法吗?”易霈问她,用商量的口气。

时简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想不出办法。其实有个办法,以前叶珈成和她在北海道一个山庄堆雪人,当时叶珈成直接扯下外套纽扣当雪人的眼睛和鼻子。太烂的主意,时简没有说。风吹得她有些冷,她缩了缩脖子,打量着雪人道:“我觉得……没有鼻子也不错。”

易霈:“是吗?”

Tim也自我安慰说:“这样也好,晚上它就不会冻坏鼻子了。”说完,Tim吸了吸鼻子,他的鼻子已经快冻坏了。

“哈哈。”易霈笑,掏出一张手帕递给Tim,Tim接过来,擦了擦鼻子,不好意思再还给易霈,商量说,“我下次还你。”

易霈温和点头,“都可以。”

最后,Tim和胖雪人合了影,两人差不多高。易霈站在Tim旁边,时简一块照了进去。易霈一身黑色西装,同样冻得眉眼发红。时简想到易霈怕冷,张恺也说易总体质畏寒,顿时埋怨自己大意。

Tim回国,时简带他回了杨家住,不仅住得舒服一些,而且Tim白天可以陪妮妮玩。另一方面,她也不用带着Tim上班。易霈和张恺他们不介意,不代表没有影响。

晚上,Tim手洗好易霈的手帕,用吹风机吹干,然后折叠好打算还给易霈。Tim做事认真仔细的优点,真是随了方女士;生活方面,她的性格更像时教授。

杨家二楼的小客厅,时简半躺在沙发,脑袋向上仰着,旁边Tim突然认真地问了起来:“Jane,你在为情所困吗?”

时简蓦地笑了,Tim这中文水平,简直是突飞猛进,都可以说出“为情所困”这种言情词汇了。时简微笑地看着Jane,她也很想找人聊聊天。可惜她的烦心事,没有人可以帮到她,Tim年纪又那么小。易霈那么厉害,都没有办法给她。时间已经改变了一切,根本没办法拨乱反正。

时简幽幽叹了一口气,中文有个词叫“郁结成疾”。时间过去快一年了,时简有时候以为自己好了,其实根本没有好,只是所有的郁结变成了她心里的一个瘤,不会像感冒一样有着明显的症状。至于情况到底是好是坏,肿瘤到底是良性还是恶性,她不知道。

她看着那么烦恼,Tim望着她,已经说了起来:“你是在选择珈成哥哥,还是易总哥哥?”

如果真是这样,的确很烦恼啊。Tim想到自己也会在Abby和Cherry之间犹豫,可是如果他只选择一个,另一个会伤心,他不希望另一个伤心。如果两个都选,她们更骂他是个大混蛋。

Tim同样想了想自己烦心事,和时简交流感受。

哈哈!根本不是一样的情况。时简想了想,还是以聊天的口气,嬉笑着问Tim:“我打个比方,比如有一天姐姐忘记你了,不爱你了。有了新弟弟,不喜欢你了……Tim你会怎么办?会讨厌我吗?”

时家孩子泪点真的特别低,仿佛天生敏感细胞多。她只是这样打比方假设,Tim想了想,眼泪已经出来了,他较真地问她:“你为什么不要我?”

“因为我忘了你,想不起你了。”时简解释,见Tim红着眼睛,又连忙开玩笑,“Tim,假设而已。”

Tim擦擦眼泪,扭过头,表示他一点都不喜欢她这个假设。

时简好抱歉,讨好地推了推Tim,Tim过了一会,回答她的问题:“我想我应该不会讨厌你,可是我也不会跟你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