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chapter69 他是Jane的前男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别看了,时简。”易霈的声音带着难掩的情绪,随后低低地问她一句,“何必这样。”

何必这样,他问她,也问自己。

时简被易霈按在胸膛,微微抖着肩膀,无声地抽噎着,昏天黑地。一条路走到黑了,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拉她一把,她说不定真跟着走了。

时简跟着易霈来到后面这幢楼,古老的房子楼梯都是陈旧的,却没有什么难闻的气味,上了二楼,还有一股子她常常在易霈身上闻到的檀香味,同样淡淡的。

二楼的起居室,开着一盏落地台灯。她哭得难堪,易霈将灯光调暗,不刺眼,也少了一份尴尬。时简拿起纸巾吸了吸鼻子,挤了一个自嘲的笑容,“我可能喝多了。”

易霈配合她扯了一个笑意,关心地问:“……那么好点了吗?”

时简低下头,不知道说什么才是好。事实,她情绪依旧有点糟糕,人难受的时候,特别想倾述,不过她觉得易霈应该不喜欢听。

易霈先问了起来:“你和他,以前一定很好吧。”

易霈的肯定问话,是最好的安慰,因为他对她表示了理解。时简心里动容,点了点头说:“是啊。”

真的很好,就是太好了,她才痛苦。

记忆里,叶珈成回家的一件事都是找老婆,然后在她脸上亲一下;夫妻生活当然都是琐碎又日常,她和他每个星期两人都会一起逛超市做家务以及运动健身;工作烦了,叶珈成只朝她伸手要抱抱,静静抱一会。她喜欢聊天说话,他就陪她变成了一个话唠子,两人在一起永远不怕没有话题,谁也不嫌弃谁无聊……

时简默默地想着,心里又无比地清楚明白,那个人是叶先生,不是叶珈成。叶先生留给她的好,像是在她心口最深处留下的记号,是时间都没办法抹去的好。唯一的办法,只能将心,都挖掉。

挖她心的人,同样也是叶先生。

“呵……”易霈双手合十,静静地看着眼前女人哭红眼的松软模样,他应该说什么?

他被她吸引,像是人心不自觉向阳,每每看到她生动又鲜活的样子,就是他想要的样子,不知不觉入了心,真正想拥有,不是看到她的笑颜,而是藏在她笑容后背的眼泪。

他本以为时简是一道明亮的光,其实她更像如水的月亮,有着月圆花好的美。真正像光的人,是叶珈成,有着刺眼的嚣张威力。他呢,更像是一个夜里赶路的人,每个赶路的人,都希望有一轮只为他照着的明月。

“如果忘不了,就别忘了。”易霈开口,“只要别为难自己,时简。”

“……”时简抬抬眼睛,抿着唇角,“易总,谢谢你。”

“时简,我觉得以我们现在的关系……你可以叫我名字。”

时简没吭声,主要是不习惯。

易霈再次开口,正经道:“我只带朋友来这里。”

“易总……”时简真没有习惯,只好笑,然后加了一句,“易霈。”

易霈又笑,难以想象自己会满足这样一声称呼,感情的事,他第一次尝试,没想到就遇上了最难的情况。

他不怕困难,只是怕她和他在一起了也不开心。易霈突然想起很小时候外公对他说的话。非分之福,无故之获,千万不要贪图不属于自己的。

玻璃幕外可以看到前幢楼,一片灯火通明。时简情绪慢慢收好,稍微打量了这间起居室的格局和摆设,陈旧、精巧、雅致,不像易霈住过,更像是那位易大小姐的闺房。

张恺说,易霈偶尔会回来住。

左边的墙面挂着一副画,时简停了下来。视线落在画里的人,不由愣了愣。她仔细地端详着,易霈顺着她的视线,同样将目光落在画里的人,半晌之后说:“这幅画的名字,叫《妻子》。”

时简脸颊腾地红了下。

幸好,易霈没有看到,他望着墙上的画,继续介绍:“我父亲的作品。”

第一次,时简听到易霈提到自己父亲。那么画里人,不用想就是易霈的母亲了。时简又看了一会,张恺说她和易霈的母亲有点像,她之前还不以为然。

“我和你母亲长得……”时简没想到,自己说了出来。

“你觉得有点像,是不是?”易霈接了她的话,然后用否定的语气告诉她,“张恺也这样提过,不过我觉得不像。”

时简浅浅地笑着,冒出一句:“易总,我突然发现我们挺有缘分的。”

“是啊。”易霈同意,还不客气反问她一句,“你才发现吗?”

时简:“……”

今夜,时简知道了易霈一个秘密,他的父亲原来是一个画家,易霈的画画天赋应该是遗传了他的父亲。

入了秋,天气很快转冷,年底一天天接近。很多事情,随着日月,顺其自然,日子都好过了。时简无聊给自己打了一条围巾,和一副手套。她自己弄的,样子自然有些丑。张恺每次看到她办公桌放着的手套,不忍直视说:“哪家店买来的?”

时简有些得意说:“我自己织的。”

“啧啧,真看不出来。”张恺吹捧说,“没想到我们时助理不仅文武全才,还心灵手巧。”

时简懒得搭理张恺,不过还是回一句:“谢谢夸奖。”

张恺摸摸鼻子,他说真的,时简工作能力越来越厉害了,再这样下去,他这个高级特助估计要让位了。前两天他和阿霈这样说,阿霈没有安慰反而同意他让位。

Emliy生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小闺女,美得Emliy改了口头禅,原本是一口一个“我老公”,变成了“我女儿”如何如何。

时简大手笔地Emliy女儿买了好几套名牌衣服,Emliy感慨小小吴找对了干妈。

噢,小小吴是Emliy的女儿的爱称。

时简发送邮件的时候,Emliy也发了一条短消息过来,应该是特意提醒她的。“下个星期,易总生日,别忘了准备礼物。”

Emliy是一个有心的秘书,每年易霈生日都会准备一份小礼物,去年易霈生日,时简刚来总经办自然没准备,今年易霈生,她于情于理都应该送个礼物给易霈,就是不知道送什么。时简回了一个笑脸给Emliy,翻了翻电脑前的台历。

易霈和叶珈成性子完全不同,居然是同一个星座。

Tim放假了,像上次一样,提前飞回来陪她。幸好Tim提前回来,不然可能就没办法飞回来了。今年年底会迎来一场五十年难得一遇的大雪,她还记得上次大雪,她被停留在机场没办法登机,打父母电话的时候还哭了鼻子。

时简接到了时教授打来的电话,他们正把Tim送到机场,然后告诉她Tim大概晚上九点半左右会到A城机场,别忘了接一下Tim,虽然Tim完全表示他可以自己打车到过来。

时简笑着应着,时教授的手机,已经交给了Tim手里,Tim越来越清朗的声音,愉快地从手机传来:“晚上见,Jane.”

“晚上见,小光。”

伦敦机场VIP休息室,Tim挂上手机,惊喜地发出一道,“Oh!”

不远处走来的年轻男人,依旧是高高的个子,长长的腿。Tim记忆很好,当然能记住这个男人,是上次情人节背过自己的“假爸爸”,珈成哥哥。

“珈成哥哥……”Tim打起了招呼,“嗨喽,嗨喽……”

孩子都是念好的人,叶珈成留给Tim那晚的记忆是快乐又美好。虽然后面Tim要让自己像个小战士一样站在自己姐姐身边,但是Jane也告诉她,珈成哥哥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Tim打完招呼,有点担心珈成哥哥忘了自己,连忙指了指自己,仿佛用手势询问叶珈成:珈成哥哥,我是Tim,你还记得我吗?

叶珈成也看到了Tim,嘴角蓦地扯起一个笑意。他望了望Tim,个子拔高了不少,穿着一件蓝色棒球棉服,运动鞋,脑袋还戴着一顶帅气帽子,帽檐下方那一双眉眼越来越像他的姐姐。

叶珈成这次来英国是亲自联系一位脑科医生,为父亲做手术,具体事项都谈好了,才准备回国。视线看向不远处不停朝他挥手的Tim,叶珈成笑得很愉快,心情异常温柔,然后走了过去。

Tim身后还站着两位家长,身份很明了,叶珈成朝他们点点头。

Tim抬着头,又正式地打了一个招呼:“珈成哥哥,你好。”

“你好,小光。”叶珈成同样微微低下头,目光含笑地对上Tim的眼睛,像上次见面一样。

这是遇上熟人了么?时教授和方女士都很好奇,Tim怎么会认识眼前这位英俊的年轻男人,他们看着自己儿子,用中文问:“小光,你认识这位哥哥啊?”

“认识啊。”Tim眨巴着眼睛,样子兴奋,一时也不知道怎么介绍,所以直接介绍了,“他是Jane的前男友。”

咳咳!时教授和方女士面面相觑,叶珈成也是抿了唇,朝时简的父母恭敬地点了两下头。

“你好。”时教授先伸出了手,“……我们终于见面了,没想到在这里。”

是的,他也没想到。叶珈成回以两只手,弯着腰,礼数周到又礼貌,“您好,叔叔。”然后,又看向时简的母亲,“阿姨,您好。”

还是见“家长”了,不过他已经不是小狐狸的男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