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chapter64 可不是么,说不准时简会成为我家老板娘呢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很多事情,真真假假,信或者不信,都是一念之间。易霈选择相信了时简,也顺着时简的话,提出了假设的可能。

时简说,他一直没有结婚。哦,原来他没有妻子,幸好。

这种想法冒出来一会,立马被否定了,因为实在太好笑。即使十年后的“他”结婚了有妻子又如何,现在的他已经提前遇见了另一个女人……他想娶的女人。

两个“他”,也已经是不同的人。

他都不同了,叶珈成呢?易霈保持沉默,不再说什么。他要说的话时简听了不会感到任何安慰,还会更难过。什么话最伤人,将对方心底希望都拿走的无情话。自认为很有道理,其实只是满足自己的私欲。

易霈压了压复杂的情绪,他知道,时简还存着希望。所以她拒绝了他,用她能给他的最真实的理由拒绝他。

“对了……蛋糕!”时简终于想起了蛋糕,连忙拿起打开,慢慢地,又停下来。蛋糕早已经变样,不能吃了。时简尴尬一笑,易霈顺着视线看过来,脾气再好,看到这样的蛋糕,也冷不丁地说她一句:“真敷衍。”

时简:“……”忍不住,呵笑起来。

易霈也是,今夜他心情已经不能用普通的惊讶或者失意形容。更多是一种庆幸,庆幸什么,明明示爱被拒,对方连同希望都不给他,他居然还庆幸着。

庆幸能遇上吧。原本的他没有结婚,老实说,易霈并不觉得意外,甚至完全理解为什么。他本就一个无聊的人,对婚姻和爱情没有任何渴望。

现在的他,有了感情的渴望,很充实。

现在的时简,也很放松。什么都说明白了,易霈应该就不喜欢她了吧,谁会喜欢一个有夫之妇呢。咦,她怎么还将自己想成有夫之妇,明明是二十刚出头的妙龄女人。

时简微微抿着唇角,仰着头,眼睛跟着头顶的星星一眨,一眨。

点点,你爸爸现在真的很讨厌。

蛋糕坏了,时简请了易霈吃烤番薯。烤番薯,还是易霈自己提出来的。“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揣了两块番薯过来,味道闻着不错……那个番薯摊,好像就在这附近?”

没错,时简兴奋地去买番薯了,要了两个又甜又粉的。

不过易霈还是没有吃,大概真是酒会回来吃不下了。酒吧那边,同事都还在,时简还要回去去一趟,身份关系,易霈没有送她进去。

上车前,易霈想起自己忘了说今晚最重要的一句话,临时补上:“生日快乐,时简。”

时简眉开眼笑:“谢谢易总。”

终于少了以前那股子恭敬气了。易霈告别:“再见。”

“再见。”时简正要挥手,易霈又开口说话了。还是担心自己的心急会让她避之不及,易霈想了片刻,说:“我今晚的话,别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时简摇着头,笑着说,“老实说,我很荣幸呢,呵呵呵……”

这样的坦然自乐,他很喜欢。易霈同样发出一声轻笑,眉宇间是一片温和之气:“那就好,我放心了。”

时简微微低头,易霈真是一个很好的男人。

没想到,她居然都说了出来!时简回到杨家,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太随意了,躺在床上仔细琢磨一番,易霈真信了她?

还是易霈这人太礼貌了,以为她是撒谎拒绝他,看在她编得那么有诚意的份上,没有否认她?

其实,易霈真想过这个可能。不过有些事情骗不了人,比如时简对叶珈成的爱意,就算有所掩饰,他这个旁人都能感受一二。心里藏着浓烈的感情,只是提到那个人的名字,样子都是不一样。

叶珈成伤害了她,她连怨气都没有,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感情?易霈真的很羡慕,比任何时候,都羡慕叶珈成,可以得到时简这样的爱意。

当然,还是有怨气的。时简很多时候,想得心里不痛快了,就会骂一句消消气。甚至,她还常常做梦幻想着,什么都回来了,叶先生也回来了。

还抱着她不停地道歉说:“宝贝,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终于忍不住,投入叶先生怀里大哭一场,然后像个矫情的女人,泄愤地拍打他,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大哭,因为失而复得,她生气,因为委屈至极。结果,根本没有失而复得,只有她淌着眼泪醒来,心里一抽一抽地喘不过气。

然后,时简多收到了一份生日礼物,没有写任何寄件人,礼物是一块名表。谁那么有钱,寄那么贵的礼物给她?

时简还是拨了叶珈成号码,直接问:“这块表,是你寄来吗?”

叶珈成没有否认。

“叶珈成,你为什么给我寄生日礼物,买那么贵的。”她问了,不得不承认,她问这话的时候,心里还是抱着一丝的侥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