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chapter39 除了……躺在沙发的一对男女拥抱着,吻着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请问,看够了吗?”

这样硬生生、不留情面的一句话,着实让一般女人颜面受损。不过赵雯雯也不是一般女人。赵雯雯撇了撇橘色的唇,还俏生生地挤兑一句:“帅哥,你可真敏感。”

叶珈成没有回话,收回打量的视线,继续懒懒地靠在座椅,只是嘴角勾起的笑意,有着说不出的嘲讽。睡得差不多了,他不再戴上眼罩。如果他没有判断错,对面这两个女人,一个是易霈未婚妻,一个是易家小女儿。

易家一窝人,七七八八的,他已经见得差不多了。

这种懒得搭理的神色,像是用封条贴上了赵雯雯的嘴巴,赵雯雯没有话说了。易碧雅偷偷扯了扯她的衣服,算了。

怎么能算了!赵雯雯觉得易碧雅接触的男人太少了,男人越这样不以为然,越说明他们内心迫不及待。刚刚那两眼打量,带电的眼神嗖嗖嗖地几乎撩起她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全身都要酥麻了。他在打量什么?

她和易碧雅的身份和长相还不够入他的眼吗?

赵雯雯俯身,凑在易碧雅的耳边,怂恿易碧雅过去要个电话号码。

意料之中,易碧雅连忙摇摇头。不行的,她做不出来。

赵雯雯嘟嘟嘴,然后以好闺蜜的口吻说:“……好吧,我帮你要。”

易碧雅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赵雯雯又往右边看几眼,引起注意。叶珈成心里发笑,回视了两眼。

这样的男女眼神,赵雯雯很了解。有戏了。

赵雯雯拿出包里的一只橘色的口红,得意地在纸上写上一串英文:“What'syourphonenumber”

然后,她将这张递了过去,连带这只橘色的口红。

叶珈成接过纸和口红,真是无聊啊。这个段数,连小狐狸十分之一都没有吧。清脆的“咔嚓”声,叶珈成还是打开了口红的小盖子,转了半圈出来,然后,快速写下一串流畅的手机号码,艳红的11个数字。

……

下午五点半,高彦斐同学在家中认真地打游戏。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两下,进来一条消息。高彦斐拿起手机,打开短信箱,短信来自本地的陌生号码。

“你今天穿的衣服很好看。”

谁啊?高彦斐玩了快一天的电脑了,眼神迷离,低头看了看自己蓝色格子夹棉睡衣,一股凉意“噌”地从脚底冒上来。他鼓起勇气回复:“你好,你是?”

“坐你旁边的人。”

高彦斐望了望旁边,只见高高的书架旁边放着一把家里的老躺椅。不知哪儿吹来一阵妖风,躺椅轻轻地摇了摇,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什么鬼……高彦斐不小心脑补了画面,捂了捂加快的心跳。哪个混蛋在玩他!高彦斐摔门离开房间。

他要出门喝酒吃肉,顺便压压惊。

高彦斐没想到叶珈成那么快就回来了。叶珈成这次在柏林那边没有获奖,作为死党高彦斐也觉得非常可惜。作为业内最有希望的一个,他这次参赛受人瞩目,叶珈成那高傲的性格,估计心里头有点难受吧,不说难说,失望肯定有。

同情么?同情个屁。不管叶珈成有没有获奖,业内还是承认他才气,何况叶珈成向来顺风顺水,现在只是难得出个岔子。才华、事业、女人,小狐狸……总不能所有好都落在他那里吧。

所以,根本不需要同情。

高彦斐问叶珈成要不要出来喝酒吃肉,叶珈成正好没有吃晚饭,答应了。

今天这一顿,高彦斐请客。除了请吃饭,还请唱歌,中间差点没给好友整个大保健。两人有段时间没见面了,高彦斐问了问叶珈成:“要不要把……你那只小狐狸一起叫过来吧?”

叶珈成回高彦斐:“她还不知道我回来。”

高彦斐没说下去。

叶珈成吃着东西,胃口不错,又要了一盘牛肉。高彦斐看叶珈成这样,心里滋味挺奇妙。“怎么了,又不想联系了?”高彦斐问。

“呵,不是。”叶珈成扯了两声笑。他只是这几天不想见时简,他心情不好,不想影响了她。他提不起劲儿,不想对着小狐狸也是这个样子。

高彦斐理解不了,结账付钱。两个男人可以一起喝酒吃肉,一起上K房唱歌是不是有点奇怪?高彦斐想起了宋晓京,扯话说:“那个,上次的事情,宋晓京一直想跟你道个歉,要不叫上她吧。”

叶珈成睨了眼高彦斐,然后,双手放在口袋继续走路。

A城市中心的天西路有一家新出名的24小时K歌厅。半个小时之后,某个包间只有两个男人。叶珈成俯身坐在最里面的贵妃榻,握着麦克风,唱着歌儿。

叶珈成唱得很好,没有原唱堪比原唱,不过高彦斐已经免疫了。手机又进来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高彦斐明白了,坑友啊!他指向叶珈成说:“你干得好事,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