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chapter34 原来她这碗,不是什么都没有,还有一颗心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孩子,家里来客人,他不是知道的吗?

叶市长抬起头,对二楼走出房间的儿子开口:“珈成,快下来给客人削苹果。”

二楼长廊的边边,叶珈成望了望某个方向,轻轻应了声:“……哦。”

叶市长招呼叶珈成下楼,接着,对大家解释了一句:“犬子刚好也是今天回来的。”

叶父说的简单,话里没有告知叶珈成是从A市飞回来,主要易霈是A市人。不同的身份关系,有些事情言之无意,还是会令人敏感。不管作为父亲还是市长,他都不希望易霈因为他的关系,等回A市之后对珈成额外照顾。幸好珈成向来也不会乱来,做事有分寸,这也是从小到大他对儿子最满意的地方。

今晚的宴请也是珈成提议的,易茂置业目前在建工这块属于业内良心,既然确定了易茂置业进入青林市,有朋自远方来,以鸡黍之膳招待也不为过。至于今天珈成还特意飞回来一起吃饭这事,叶市长品着茶,知子莫若父。以珈成的性子,肯定存在着其他原因,或是藏着一些别的什么心思。

易霈也抿了口茶,同样想起一件事:如果前阵子易钦东同意叶珈成开出的高额条件,不管碰面方式如何,今天他和叶珈成应该已经是对立关系了。

客厅左边,叶珈成慢条斯理下楼,橡胶底踩在实木楼梯,发出的声响不轻不重。

时简垂着眸,她应该是这里面最留意叶珈成的一个人吧,留意到听起他下楼的脚步声。眼睛假装在手里的苹果转啊转,心里又忍不住想:叶珈成什么时候回来的?他最近不是很忙吗?上次通电话,叶珈成还对她隐瞒了市长公子的身份呢。

哼,稀罕!

叶珈成走过来了。她放下苹果,跟着张恺一起站起来。叶珈成走到父亲旁边,似乎只打算扮演好儿子的角色,他主动朝易霈伸出了手:“易总,久仰大名。”

易霈回握叶珈成,面对叶珈成的寒暄客套,面露微笑,回了叶珈成一句:“叶工,同样久仰大名。”

很多人都称叶珈成一声“叶公子”,不了解叶珈成的人通常也只看到他市长公子身份。易霈处事向来滴水不漏,他这样称呼叶珈成,不仅没有任何奉承的意思,还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尊重和欣赏。同时,表明了他已经知道了叶珈成在A市工作这件事。

不过,世上的父亲都爱打击儿子吧。叶父也不例外,他笑着对易霈说:“易总夸张了,珈成年纪尚轻,哪有什么名气。”

叶父这样的自谦里,还是透着两分骄傲的。

好像不管叶珈成什么年纪,公公对他的态度都差不多啊。三分谦让,三分骄傲,三分无奈,还有一分耳提面命。

易霈淡淡笑着,顺着叶父的话,开口:“叶公子已经非常年轻有为了。”

易霈这声叶公子,某种意义,才真正抬高了叶珈成。两句话下来,不管公公还是叶珈成,都笑了笑。

时简侧了侧视线,还是望向了叶珈成。叶珈成微笑着回过身,又跟着张恺握手寒暄。他走了过来,两人距离拉近,时简低头就能看到他的军棉鞋。叶珈成貌似很喜欢这双军棉鞋,每次回家都要穿它,后来穿坏了,特意找人到乡下买了一双差不多的。

他还推荐给她,告诉她,真的很暖和。那么丑,她不想接受:“我还是穿雪地靴吧。”

……

叶珈成和张恺握手差不多了,时简默默将右手拿了出来,不经意动了动,等着叶珈成来握。

结果,没有握。

时简又默默将手放回口袋里,希望不要被发现吧。她重新坐了下来,没想到叶珈成不仅当做不认识她,还这样忽略她。

就在这时,沙发往右边一凹,叶珈成在她旁边随意地坐了下来。本来面积就不大的三人沙发位,突然多了一个人,柔软的沙发立马往他那边微微凹陷着。

她和他屁股都快要碰到了!

然后,叶珈成又站起,走到不远处的斗柜,拿过来了苹果刀。

叶珈成再次坐下来,两人的屁股真的碰到了。

沙发太小了。

“快给客人削苹果啊。”公公对叶珈成说,然后笑了下,“珈成削苹果技术不错,哈哈,这是他很难得的一个好优点。”

叶市长这样轻松地开起玩笑,大家都笑了笑。

显然,叶珈成不想承认苹果削得好这个难得好优点,没有回应父亲的玩笑。时简心里也被叶珈成气得笑不出来。旁边,叶珈成弯腰拿起她的苹果,放在手心转了转,又给她放回了水果篮。

时简:“……”连个苹果都不给她吃了么?

她尴尬地悄悄转过头,叶珈成用轻柔的声音同她说了起来,像是解释给她听:“刚刚那个苹果不够甜,我给你挑个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