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chapter29 心上的芽,狠狠心也能从心里面挖出来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张恺回来了,时简乐得不行。张恺回来她除了不用跟着易霈约会了,工作量也会减轻不少。

嘻嘻嘻嘻嘻。

张恺也没想到时简会这样盼星星盼月亮地盼自己回来,他从香港带了几盒美心的西饼,分给了总经办同事一起吃。偏心的,他格外加送了时简一盒蛋卷。时简现在给他做事,算是他的小徒弟,他肯定要对她好一点。何况,他挺心疼时简的。

他去香港的第二天,易霈给他打来电话,让他定制一枚钻石钻戒。求婚用的钻戒,镶嵌的钻石自然很大,任何女人看了都会心动。只不过钻戒内圈刻着的“VV”两个字母,表明拥有这颗钻戒的女主人只会是赵雯雯。

张恺眼神复杂地看着时简,异常亲切道:“好吃吗?好吃就吃多点。”

时简有点吃不下口了,嘴里还是应了一声:“哦。”

大清早,还没有到工作的时间点,两三人一块倚在时简的办公桌聊天说笑。初晨的暖阳刚好透过落地窗均匀地洒落到桌脚的位置,照得气氛乐融融的。Emliy忍不住起哄说:“我越看越觉得,我们的张特助对时简心怀不轨。”

对。时简心里同样点着头,也觉得张恺有点心怀不轨,倒不是真喜欢她那样……感觉说不出来,像是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心思。

张恺笑咧咧,接受Emliy的打趣,心里真冒出一个念头:时简这辈子喜欢易霈基本不可能了,如果他的徒弟愿意退而求其次,他未尝不可啊。想到这,张恺立马朝时简挑了挑眼睛。

时简受到了刺激,咳嗽出声,被香甜的蛋卷呛着了。

就在这时,一道视线飘向他们这边。条件反射最快的人是Emliy,立马整了整神色。易总来了,她要赶紧去煮咖啡了。不知道为什么,Emliy感觉这几天易霈对自己煮的咖啡不是很满意,明明都喝了两年了。

给人打工,事情都不好做啊。

不过平心而论,易霈还是很不错的老板,念旧,加上年轻,真没有很难相处,更不会有很大的老板架子。当然,易霈肯定也不会像张恺这样不分上下级。大家庭出来的男人,骨子里还是有阶层感的。

今天,易霈心情有点不好。

Emliy端着咖啡进去的时候,易霈翻着资料问了她一句:“刚刚你们聊什么?”

“就是开开玩笑。”Emliy笑着回答,“张恺追时简,我们打趣打趣。”

“哦。”易霈合上了资料,“你出去吧,顺便让张恺进来找我,我问问他香港那边的情况。”

“OK.”

张恺很快进来,香港那边事情他处理得不错,眉宇之间难免有些春风得意,他荡到易霈的办公桌前,样子特轻松地问了问:“易总,我不在这段时间,我的小时表现得怎么样?”

易霈没有回答。

张恺有些悻悻然。

易霈头也没抬:“张恺,等会你陪我去一趟格兰城。”

“好。”张恺想到了时简,她对格兰城用了很多心,杨建涛还是她的姨夫,同时心里也想给她多争取一些工作机会,加了一句,“我带上时简吧。”

易霈抬起头,心情不好,口气自然有些冷淡:“随你。”

“……”张恺摸了摸鼻子,老板好冷漠,他这是快要失宠了吗?明明他才离开一个星期而已。

时简跟着易霈张恺又去了一趟格兰城,想到毕业论文还有一半工程量没有完成,特意带着本子和一根圆珠笔,可以记点易霈的谈话内容作为论文内容。

易霈巡视了格兰城现场,来到售楼处的贵宾休息室里。格兰城售楼处的负责人杜经理接待了他们。

易霈和张恺找来几个经理开私会,非正式会议,一旁人围坐着沙发,像是朋友聊天那样畅谈想法。沙发位子不够,时简搬了张椅子坐在他们旁边。

非正式会议总归还是会议,易霈俯着身,双手握合,简明扼要地提出了一个个关键问题,大家跟着他的问题整理和汇报。

晌午到日落,坐在一旁的时简基本都是低着头,拿着本子不停地写写记记,认真学习的好模样……时简又记下了一句易霈刚刚的话,易霈让人学习的地方的确不少。另外,她发现易霈倾听员工讲话的样子真的很有礼貌,他听他们分析问题的时候,神色专注,连喝水的动作都停下来。

……

易霈和杜经理聊完了销售额和市场占有率等工作内容,转到了寻常聊天模式。他见时简还在记录,忍不住提醒一句:“刚刚那些不用记下来。”

呃?刚刚哪句?好像是杜经理说他老婆最近刚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儿子,易霈说恭喜来着……时简有些无奈,她都记糊涂了。

易霈用余光扫扫,他还以为她很认真,原来是在开小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