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chapter27 停不下来,也不知道吻了多久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叶珈成,你能借我点钱吗?”

时简低着头,打字的手指停留在手机的小键盘。发出这条短信,心情立马陷入忽上忽下的悸动。原本她还冷得牙齿打架,为了等着叶珈成回复,手心都冒汗了。

攥了攥手机,不知道叶珈成会如何回复她。

如果叶珈成不回她,她怎么办?再不济,她还有一百块在他哪里呢。想想也是心酸又无奈,以前叶珈成的副卡在她这里,随便花。他结婚之前是个败家性子,结婚之后败家任务就交给她了。没想到现在,她跟他借几百,都要琢磨半天。

总归各有滋味吧,他和她还有很长的以后呢!时简信心满满地站了起来,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叶珈成回复了她,只有两个字:“多少?”

嘴角蓦地一弯,她输入:“五百可以吗?”犹豫一下,她又改成:“三百可以吗?”

消息还没有发出,叶珈成直接来电了。她按了接听键,熟悉的声线响在耳畔,叶珈成问她:“……那个,你要多少?”

叶珈成周围是一片敲碗击筷的喧闹声。人气那么旺,一定是朋友聚会。

时简有些别扭,突然开不了口了。叶珈成像是明白她的纠结:“你人在哪?”

这句话,贴心得仿佛昨日重现。时简低声告诉了叶珈成她的具体地址,A市中阳路附近6路的公交站。听筒里,先传来叶珈成站起椅子往后拉的响声。他走了两步,继续对她说:“你,在那里等下我。我距离你那边挺近的……我们见面说。”

“嗯,见面说。”借钱这事,的确见面比较好说。

挂了电话,时简仰仰头,没有雾霾的城市冬天,灯火辉煌,美得像童话世界。

其实,叶珈成最近真没什么现钱,虽然没有到捉襟见肘的地步,不过也没了原先“叶少”的阔气。君威苑的房子,前几天他作为甲方建筑师优惠内购了三套,这个钱还是预支了部分工程款。

离开夜市摊,叶珈成还是将今晚的饭钱主动结了。

时简第一次向他借钱,他也不知道她要多少,电话里一副支支吾吾,难以启齿的样子。叶珈成坐在车里拨了一个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他用青林话开口:“……天叔,我是珈成,你那边方便吗……给我转二十万周转一下……不不,没什么事,放心……你不用跟我父亲说……对,就现在,我把账号发你。”

叶珈成挂了电话,第一次当冤大头,当出了非同一般的滋味。轻哼一声,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右手搭在方向盘敲了敲:小狐狸的胃口有多大,二十万够塞了吗?

……

时简心情很好,踮了踮了脚尖,等在街头翘首以盼。叶珈成要过来找她了,这样的寒风冷雨里,身子哆嗦哆嗦,心跳扑腾扑腾,胸口变得暖烘烘的。对面的音像店放着歌,记忆中老歌现在刚流行,她跟着轻哼起来:“……得失只在一线之间,爱恨的边缘,不到终点无法预言,谁会在身边。”

闭上眼只听见,岁月如风在耳边,呼啸而过你的昨天……我要陪你到终点。

心里头暖和,耳朵还是冻坏了,时简伸出手,捂了捂耳朵。前两天她耳朵一直痒,有长冻疮的苗头。

身后,停着一辆白色车子,驾驶座的男人按下喇叭。

没听到。

他又按了一下。近处的小狐狸照样捂着耳朵,像是有人在她面前放响炮。叶珈成下车。他走到了她后面,伸出手,拿开了她捂住耳朵的两只手。

他力气大,时简几乎转了个身,还被他带到了怀里来。

撞了个满怀。

时简抬起眼睛,看着眼前的叶珈成,高领大衣,短发被风吹得微微凌乱,恨不得抱住他不撒手。

“刚刚有人放炮吗?”叶珈成问,手又放回了大衣口袋。

“不是,耳朵冷。”时简回答,“长冻疮了。”

“哦。”叶珈成视线落在眼前人的耳朵,果然和上次他见到的一样,红红的。小可怜啊。他一本正经地建议说:“捂着没用,你要多搓搓,热了就好了。”

他记得小时候自己也长过冻疮,家里人就搓他耳朵,记忆犹新。手又从口袋里拿出手,再次放在时简的耳后,叶珈成像是搓玉米那般,不客气地揉搓起来,边搓边说话:“就这样,用点力,搓到热……”

时简的脑袋夹在了他的两只大手之间。

慢慢的,叶珈成停了下来。他双手还留在时简耳边,贴在他掌心的两处软骨,柔软的,温热的,像是两只小蝴蝶。这样的触感,不是用来揉搓,是用来呵护的。

他刚刚太用力了,时简疼得眼泪都出来。叶珈成收回手,“就这样……暖和了吧。”

暖和个大头鬼!疼死她了。时简侧了侧头,不过她一点也不气他,反而内心充满着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