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chapter24 献给爱丽丝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时简对嘉仕铂音乐厅里的经理说,她也要上去弹一曲。经理没有什么犹豫,直接答应了她这个请求。然后笑容光鲜地走上台,即兴开口说了起来:“乐曲高妙,知音难觅。难得今晚大家都被我们何欣的琴声给打动,兴致如此高雅,以琴会友。刚刚有位女孩告诉我,她也想挑战台上这位帅气先生。来,我们掌声鼓励她。”

时简:“……”

额,她没说要挑战啊,她只是想上台弹一曲而已。

掌声已经响起。

时简看向叶珈成,叶珈成也看到了她,他还是第一个鼓掌的,高高立在她视线上方,侧着头看她,嘴角噙着笑意,然后一下一下地朝着她拍起了掌。

时简上台,呼呼气,不去在意叶珈成跟在她后面的那道视线,沉了沉心,坐在了钢琴前面。

她很久没弹琴了,小时候在兴趣班学了几年,再次弹琴是怀了点点的时候。她最后还是劝说了叶珈成同意生点点,她想当妈妈了,他不能阻止她。后面一个月,她打算钢琴胎教,叶珈成花了十几万购了一架三角钢琴,她也重学琴谱。

那是一个阳光很好的周末午后,她坐着窗前弹奏一曲《献给爱丽丝》,叶珈成坐在她后面的沙发听着。然后,时不时他站起,走过来打扰她一下。他从后面伸过手,像是玩游戏那样,带着她游走琴键:“这段,这样弹。”

“错了,琴谱明明是……”

“我们不看琴谱。”叶珈成对她说,“a小调巴加泰勒是贝多芬那个老男人献给小女生爱丽丝的曲子,根本不能表达出我心中对……我家爱丽丝的爱意。”

她笑得开怀,还故意问叶珈成,那你心中的爱丽丝又是谁?叶珈成懒得回答她这种明显答案的问题,直接吻了吻她脸颊,明知故问。

阳光清浅的下午,她弹着,叶珈成改着。两个人在一起的心情是那么愉快,黑白琴键在两双手的配合下连连跳动。低音、高音,双手交替,由慢变快,跳跃的音符像那天她和他连一起心跳。

最后,《献给爱丽丝》被叶珈成改得面目全非。他总是那么理所应当,理所应当地爱她,理所当然地出现在她生命里……

明晰的琴音持续推进,越来越高……时简弹得投入,直至结束最后一个音,她慢慢回过头,然后望向叶珈成。

这首改编的《献给爱丽丝》,是他送给她的,她今天也将它送给他。

叶珈成坐在下方,正对着她,照样气定神闲。她看得一动不动,他朝她轻眨了下眼睛,雅致又迷人。

还是不为所动啊。时简站起来,走下台,然后走出了音乐厅。

叶珈成移了移头,望着某人快步离开的背影。她这是要他追出去吗?果然是小狐狸最爱玩的游戏。叶珈成悠悠站了起来,身后是屁颠屁颠跟过来的高彦斐。哦,都差点忘了还有一只朋友。

随手就将车钥匙丢给高彦斐,“车借你,你自己回去。”

“你呢!”高彦斐问得那个用力,不甘心。

“走路。”叶珈成笑,和小狐狸一起。

妈蛋!高彦斐那个气急败坏,忍住,他继续勾上叶珈成肩膀,“我刚刚约了何欣吃宵夜,她同意了,等会一起吃烤肉怎么样?”

“烤肉?”外面风大,叶珈成给自己脖颈围上羊绒围巾,高抬起下巴。他手里整理着围巾,嘴里不忘反问高彦斐,“你忘了我最近在吃素吗?”

高彦斐:“……”

叶珈成拿起手机,打算拨个电话给时简,今晚他打算跟她好好聊聊音乐聊聊人生,聊聊那首被她改得别出心裁的《献给爱丽丝》……顿了下,叶珈成还是放下了手机。

他最近真在吃素呢。

修行大半月,效果甚微啊。

每次她撩他一下,他就跟出来,有意思么?

叶珈成重新从高彦斐这里拿回车钥匙。高彦斐乐了,像是猜中了他心思,笑嘻嘻道,“决定了,还是去吃烤肉?”

“不,回家。”叶珈成回绝高彦斐,他连小狐狸都没有勾走,还能被一顿烤肉勾走啊。轻轻叹了一口气,叶珈成将两头围巾牢牢地扎了一个结,走了出去。

嘉士铂的停车区在后门,时简绕了半圈来到这里。易霈没有给她打电话,她也不知道易霈好了没。一路过来,摇了摇头换换脑子,不停告诉自己:时简,你要的是叶珈成一辈子,不是一时,是一辈子!

所以,不容易到手也是好的。他说对她不了解,她就想办法让他好好了解她!缠地太紧,适得其反。

重整旗鼓,时简抬起头,前方寒风里,看到易霈倚靠在车旁,已经等她了。

真是抱歉,她走到易霈面前:“不好意思,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