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chapter23 哦,她又来勾引他了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时简打了个嗝,从小面馆出来,路旁的灯火已经燃了起来,薄雾弥漫,氤氲在乳白色雾气里。拍了拍手,拦了的一辆士出发嘉仕铂。

张恺出差,她事情就多了。原本只是张恺安排她做事,这几天易霈直接找她,导致她有一种从易霈的“二等侍卫”荣升成“一等侍卫”的即视感。

嘉仕铂,琉璃色的雕花窗户只开了小半扇,外面的冷风立马鼓了进来。透了半会气,易霈又随手将窗户合上——“啪!”

倚靠在窗面,低着头,了然无趣地转弄了两下手中的黑色手机。

今晚的局才开始一半,人已经乏味了。

里间,还在热闹。

有人和他打招呼,易霈笑着举起酒杯招呼了下。今晚嘉仕铂新来了几位商场新贵,大家围坐着侃侃而谈:现在最好的项目是什么,明年经济形势又如何,新上任的区委书记会有什么大动作……前两个月,这里也来了两位暴富的商人,同样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着,不过已经好久没有来了,人呢,现在应该正为突然断裂的资金链心绪不宁吧。明明也就一个月时间而已。

经济转型的年份里,巨富神话像是泡沫,一口气能吹出一大串,然后一触就破。

唯一不受影响是嘉仕铂,不管外面如何,这里永远不缺纸醉金迷的梦境,和一掷千金的传奇。旧人离开自有新人进来,来来往往,他们也不缺合作伙伴。只要有钱赚,和谁一起赚又有什么区别。

意兴阑珊,他打算早点离开,原本要通知的人应该是司机,结果还是依从了心里忽然冒出的念头,将消息发给了时简。

外面那么冷,他要她特意跑一趟,她心里估计要骂老板没有人情味了吧。上次他和她在易茂旗舰店遇上,他问她,上个月他们见了几次。她回答三次。答案对他来说应该是四次,他之后才想起,张恺有拿过她照片的给他。易茂新来的这批实习生里,他需要培养几位漂亮又干练的女员工,商场需要男人厮杀,也需要“颜色”调剂。不过那时候他没看中时简,她的长相太温婉了。

适合宜家宜室。

时简回复过来:“好的,易总,我人已经在路上了。”

忽然,又有点烦躁,他叫了她过来。

易霈微微瞌着眼,仿佛里面的热闹和他无关。嘉仕铂,这里每天都有男人将大把大把的钞票送给里面的女人。他小舅舅易钦东就为了讨好一楼的一位叫何欣的钢琴女孩,最近也是每天过来送钱捧场,风雨无阻。似乎是一种天性了,男人给女人花钱,更快乐。

很小时候,易家那位女主人,他名义上的外婆郭太太招呼那些贵太太一起来家中打麻将,当时有一个有钱人太太扯着细嗓念叨起来:“那些男人是不知道啊,他们现在越宠外面的宝贝,多给她们花钱,以后越是害了她们!”

这话有点意思,难得明白人,他记到了现在。

……

嘉仕铂到了。

时简准备下车之前,不忘找开车的大叔要发—票。出租车不能停进嘉仕铂正门口,只能停在了路边附近。出租车司机有点不情愿给她发—票,还望了望对面的嘉仕铂,笑得有点不尊重。大概揣测她是来这里上班的女孩,揣测就揣测吧,还嘴贱地直接问她了:“里面消费很高吧?你们都很赚钱吧。”

妈的!时简暗骂一声,她先将发—票拉扯到自己手里,飞快下车,然后关门前探进头来,开口说:“消费高不高您去一趟不就知道了?”

大叔憋气:“……”

时简快速地,又来一句:“去不起啊,赶紧多赚几个钱养老婆。没钱别老瞎逼逼!”

现在有些老男人,就喜欢仗着嘴皮子欺负年轻女孩!时简舒服了,用力关上车门,车子都震了震。她走向对面的嘉仕铂,算了算距离上次她特意守在嘉仕铂外面等易霈,差不多过去两个月了。

嘉仕铂,现在大名鼎鼎,不过再过几年还是被新潮又规范的娱乐场所取缔,之后改名“似水年华”。至于里面消费如何,咳咳,易霈比较清楚吧。

他似乎很喜欢这里。

时简进来,她说找易总,易茂置业的易总。接着登记了名字,一楼的帅气侍者彬彬有礼地领着她上了三楼。

电梯门打开,温热的暖气迎面拂来,然后换了一个更帅的侍者过来,带着她穿过柔软别致的地毯,停在了一扇朱红色门前。

侍者推门进去,她等在外面,他要先到里面通知一下易霈。

立马,时简收了收脸上矜持淡定的神色,左瞅瞅右瞅瞅,两边墙面的立体壁画很不错,看起来逼真灵动,她抬头欣赏,耳朵又有点痒了,伸手挠了挠,然后帅气的侍者走出来。告诉她可以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