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chapter9 你是我喜欢的,想要的那个,对的人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易家人还没过来时,店长芬姐早早带着三位店员站在门口等着迎接。易茂男装在服务这块一直做得很好,秉承着易茂“忠厚诚恳”的四个字宗旨。时简站在芬姐那边的最里面位置,以前都是别人给她服务,第一次这样准备服务别人,马马虎虎过关了。

易家人进来了,郭太太扶着易老先生走在最前面,芬姐微笑地弯下腰:“易董,晚上好。”

店员都开始弯腰。

时简也微微弯了弯腰,眼角轻轻往上斜着,用余光瞅看易家人进来的场景。她注意到小美小王小柯她们都是整齐的45°弯腰,她最多只有15°,有些不整齐。

时简有些强迫症,打算偷偷往下一点,不小心抬起的目光撞上了刚进来的易霈。

易霈也看到了她,移开视线,不疾不徐地跟在他们的后面。

旗舰店里面配置了手工裁衣区和休息室,易老先生直接去了休息室。裁衣区和休息室隔着一块偌大的屏风,上面墨水江南地写着四个字“上善若水”。

这里只接待顶级VIP顾客,提供最好的手工定制。

芬姐开始煮水泡茶,一室清香。易老先生坐在中间的皮质沙发,接过芬姐递上的杯子,他轻轻吹了吹气,然后一口未尝地放回前面的梨花木茶几。

茶水微震,碧波涟漪。

时简抬抬眼皮,想到了叶家那位老爷,每次叶珈成带她回家过年,她最怕的就是叶爷爷了。她和叶珈成多年没要孩子,叶珈成是独子,婆婆公公不说什么,不代表叶珈成的爷爷对她没有意见。

休息室气氛有些紧张了,看来今晚真不是巡店那么简单了。时简看向相对熟悉的易霈,只见易霈双手插袋地靠在墙面,仿佛他只是陪同过来。

易老先生说话了:“今天除了阿霈母亲,还有在英国读书的小雅没有来,你们都来了吧。”

“是的,父亲,我们都在呢。”接话是一个中年男人,两鬓已有白发,他笑容满面地说起话,“不知道父亲把我们叫来有什么事?您身子不好,其实直接叫我们回家就好,何必大老远跑来这里。”

“呵呵。”易老先生笑了,“霖东,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易霖东:“咱们家的旗舰店。”

“原来你还知道!”易老先生说,“我还以为你们都忘了,忘了我们易茂是做什么家业的,易茂这块牌子是怎么发展和壮大。”

易家人噤声了。

易老先生继续:“我老了,但是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现在玩股票的玩股票,搞房产的搞房产,个个投机倒把,心术不正,易茂的牌子迟早要砸你们手里!”

“……”

原来是过来训话的。

时简瞅瞅易老先生,都大把年纪了,也是一个操心的可怜人。休息室一时间没有人说话;易霈照样靠着墙面,若无其事,好像那句易老先生那句搞房产的人说的不是他,另有其人。

然而,时简觉得易老先生这番话主要还是说给易霈听。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笃定,莫非是主角定律,毕竟最后的大BOSS是易霈。

果然,易老先生站起来要离去了,临走前特意看了看易霈,交代说:“阿霈啊,我们家的旗舰店,你可能也好几年没进来过吧?既然今晚难得来一趟,你就做一件咱们易茂的西服再回去。”

顿了顿,“不要老喜欢穿那些国外牌子,我们易茂的西服不比洋牌子差。”

易霈站了站身子,微微颔首,答应下来:“好的,谢谢外公。”

易老先生和其他易家人终于离开了,时简吁了一口气。易霈还留在这里,她看了看他的衣服牌子,还真是某意大利的牌子。

这人貌似不喜欢自己家的西服啊。

芬姐问易霈:“易副总,你的尺寸店里还有备份,这次制定西服,是按照原来尺寸,还是重新测量。”

“重新量吧。”易霈说,“之前的尺寸已经是三年前了。”

好家伙,易老先生还真没有说错。

易霈要量尺寸了,时简也要离开休息室了,没想到易霈叫了她名字:“时简,你来量。”

她来量!?

芬姐很识趣,临时教了她两句,然后递给她量尺和其他工具。时简烫手山芋地接了过来。幸好,她给叶珈成量过尺寸,网上买衣服也是要量一量。她走到易霈对面,拿着皮尺和直尺比划了比划,然后犯难起来,主动坦白:“易总,我不会量。”

其实也不是不会量,只不过量西装尺寸要精准。臀部大腿这些地方,还是比较那啥的。她记得看过一个电视剧里,老裁缝给男主角测量尺寸,还要考虑小男主放在左边,还是右边的问题呢。

那么多事,还不如直接说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