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chapter5 一生修行,他才遇见了她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时间是个调皮的小孩,它将秘密掩藏,又将秘密公布。

时简是知道宋晓京的,也不陌生。宋晓京是叶珈成的研究生同学,一路读到女博士留洋归来,才貌双全。有阵子,宋晓京时常过来找高彦斐吃饭;高彦斐就住她和叶珈成对门,她自然认识了宋晓京。宋晓京还让她帮忙介绍对象,她也认真介绍了两次,不过每次都不了了之,然后她就和珈成猜测:“晓京会不会喜欢高彦斐啊?”

记得叶珈成是怎么回答她的:“……可能吧。”

时简想得咬牙切齿,可能个大头鬼!

当时高彦斐知道了叶珈成这个回答,也气得跳了起来,大骂叶珈成不仁不义,插兄弟两肋丝毫不手软啊。

之后,她也猜到一些,不过哪个女人会为了缠着丈夫的一个前任放弃婚姻。她也问起过珈成,他和宋晓京以前到底什么情况?叶珈成挺认真地回答她,也不像说了假话。

“我和宋晓京是谈过,不过一个月就分了。当初我和高彦斐打赌追的她,宋晓京知道后主动分得手。”叶珈成这样说。

“那你……有没有挽留过?”她承认,问这话有私心。

“没什么好挽留的,本来也没多喜欢。”叶珈成说。

真渣。她这样评价叶珈成。

叶珈成无奈笑笑,认了她这句话。

关于叶珈成和宋晓京,她只知道这段了,她能记住原因还是后面叶珈成对她说了一段很入心的话,他对她说:“以前我还真挺混的,自认为有点资本伤过几个女孩。时简,我们虽然相遇晚,不过我心里还是觉得很好,如果你早点遇上我,你可能就不会爱上现在的我。”

如果你早点遇上我,可能就不会爱上现在的我。

可是,她还是遇上了二十五岁的叶珈成,年轻气盛,骄傲又自负的他。

……

不知哪儿的视线斜了过来,提醒道:“时同学,艾娜姐交代的工作你做好了么?”

时简转过身,微笑着回答:“完成了,我已经把资料整理好转交给艾娜姐了。”

“哦……哦,这样吧,你再帮我把这份文件再复印一下。”

现在明明是午休时间,“好的。”时简站了起来,踩着小高跟,暂时离开座位。

易茂这样的大公司,对员工的穿着有着统一的要求,男女一律上蓝下黑。现在已经是大冬天了,女性员工也是蓝色小西装搭配黑色西装裤,外加统一的五厘米高跟鞋,实习生们自然也都学着这样穿;女生里,时简的高跟鞋踩得很好,这点让赖俏十分羡慕,研究了半天得出一定是她脚骨长得好的缘故。

事实明明是穿得多而已……

时简复印好文件回来,重新在环形办公桌前的转椅坐下来,对面的赖俏又偷偷上网和程子松聊天了,不忘抬头朝她挤挤眼睛,很是开心的模样。

时简有点无奈,她想劝说赖俏,可是如果赖俏让她放弃叶珈成,她会听赖俏吗?

易茂下班时间一到,赖俏立马欢乐地凑过来,约她一块弄头发,时简愉快地同意了。她是要收拾收拾自己了。

外面的理发店的老板推荐了这几年流行的烟花烫,并拿出效果图让她们挑选。赖俏看得心动,她将头摇成了拨浪鼓,NONONO!

时简不得不承认审美是存在年代感的,现在烟花烫,就像多年后的咬唇妆和空气刘海。她劝赖俏放弃了大热的烟花烫,自己则果断处理了一头黑色长发,变成了干干净净的中发,稍稍烫了内卷。

处理好了。

时简审视着镜子新发型,她现在的样子和记忆中自己更接近了,不过还是有一些差别,之前她剪这个头发非常优雅迷人,现在乍然一看,就像年轻女孩在故作成熟。

她对着镜子扯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笑笑吧,时简,大难不死还重回青春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笑笑吧,时简,你会有不同的心态和智慧看待外面的事物,再次欣赏到那些曾经因为着急奔跑时错过的美丽风景。

笑笑吧,时简,叶珈成终将还会是你的Mr.Right……

夜里,赵依琳难得回来睡,一个人躺在床头开着小灯安静地看着一本书。时简也没睡着,躺在床上想老公想得睡不着,下铺的赖俏也没睡着,还在和程子松聊着天。

赖俏有意压轻嗓音,还是能听得一清二楚;不仅她听得见,赵依琳也听得见。时简想到了赵依琳多年之后在书里对她和赖俏的描述,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了。

只是多年以后,事情都还会一样么?

第二天,时简犹豫要不要到国际机场找珈成,还是熬到珈成和宋晓京分手?可是她不知道,珈成到底有没有哄她,他和宋晓京真的只是打赌在一起?只谈了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