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chapter4 她在噩梦深渊里醒来,只想回到那个最爱的人身边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如果,如果她和珈成早点要孩子,他们的点点是不是可以来到这个世界看一看,在她和珈成的照顾下健健康康地长大。

珈成向她求婚的时候,她告诉他,她身体可能没办法要孩子。

珈成笑了笑,说:“那正好,我是丁克主义,所以才一直以来没有结婚。”

然后珈成装模作样了两年,假装自己一点都不喜欢小孩。

后面她还是怀孕了,她想要一个属于她和他的孩子。

没有惊喜,那天她第一次感受到珈成的脾气,深夜的时候他在她面前哭了,求着她不要冒险,打掉孩子……

老人都说,这世上哪有十全十美,最多只有十全九美。

杨家已经饭香扑鼻。

时简为了转移小姨夫杨建涛怒火,人一到立马抱住了小姨的女儿妮妮,坐在沙发里不停地逗笑,妮妮是杨建涛的宝贝疙瘩,疼爱指数百分百。如果今晚小姨都救不了她,估计只有她怀里的妮妮可以了。

她抱着妮妮不撒手,即使杨建涛看她的眼神已经冒出火来,也不敢在妮妮面前摆黑脸。

杨建涛不是一个传统好男人,但对老婆孩子极好,包括对她。他学历不高、投机倒把做生意变成了有钱男人,可是他不知道,他前阵子签下的非法转包合同,会让他陷入五年牢狱之灾。

妮妮现在只有三岁,软胳膊软腿地挂在她身上。她之前好不容易盼着妮妮长成了小姑娘,又回到了小不点喽!

她伸手捏捏妮妮的鼻子,“来,表姐帮你捏高高。”

稍微长大一点的妮妮就有了审美意识,一直嫌弃自己鼻梁不够高,爱美的小姑娘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小烦恼。

妮妮对她咧嘴笑,也学着她的样子捏捏她的鼻子。

小姨招呼她过去吃饭,看着她一直抱着妮妮,温柔道:“今天过来就一直抱着妮妮,不累么?”

累,可妮妮现在就是她的免死金牌啊。

杨建涛再生气,晚饭还是让她顺利吃完,直到碗筷和她怀里的妮妮都被保姆撤走,杨建涛当着她和小姨的面开口了,“昨天我得到通知,格兰城那边的项目被易家那边人暂时叫停了。”

时简低着头看餐桌漂亮纹路,心里舒了口气,项目叫停,今年年底那场令人扼腕的施工意外是不是就可以避免了?

她高兴,杨建涛看得更冒火。

小姨说话了,也不当一回事,“叫停就叫停。刚吃完饭不要谈工作,当着我和简儿的面有什么好说的。”

“那是一个上亿的项目!”杨建涛愤愤道,“赚到了都够我们家吃喝不穿一辈子了。”

小姨:“上亿就上亿,我们现在也吃穿不愁,一家人开开心心最重要……妮妮最近都说好久没见爸爸了。”

杨建涛一时被堵得说不出话,他瞪着小姨还是发出火来:“几亿的项目我杨建涛可以不要,可是你知道这次背地捅我一刀的人是谁吗?”

“谁呀?”小姨笑着问,人坐了下来,照样温温柔柔。

时简默默抬了抬眼,装作透明人。

杨建涛哼了两下,看着她冷声冷气地说了出来:“一位姓时的。”

姓时的……时简差点吐血,强忍着内心翻江倒海的情绪,这里只有她姓时啊……小姨再不明白也明白了。她主动朝他们笑了笑,自己坦白说:“是我。”

小姨蹙了蹙眉头:“……简儿?”

杨建涛又看着小姨,“方雅你说说吧,我杨建涛到底哪儿得罪你们家的时小姐,让她这样费尽心思整我,不仅偷了我文件,还当面找了易茂的易霈!你说她,她……”

杨建涛气到说不出完整话了。

时简抬起头,尽量让自己淡定,不要一般见识,不要硬碰硬;所以她开口解释之前先喝了一口水,润润喉咙润润心。

杨建涛差点拍案而起。

她清清嗓子,开始陈述:“我是拿了文件复印,也找了易霈。不过我真心是为姨夫好,上个星期我劝过姨夫不要私下分包给杨刚,姨夫没有听我,我万不得已才找了易霈……希望姨夫能相信我。”

时简说完,目光真挚,坦然至极。

杨建涛冷嗤:信个屁!

“哦。原来这样。”小姨明白过来,看着杨建涛,眼神仿佛说:好了好了,现在没事了吧,你看孩子都跟你解释清楚了。

杨建涛不怒反笑,讽刺了她一脸:“原来我杨建涛要怎么做事还要听时小姐的话啊……呵!”

时简无奈看向一边,感觉杨建涛心脏病都要出来了,她说:“我真是为你好。”

“为我好?所以我们杨家还要谢谢你时简,是不是啊?”

“杨建涛!”突然生气的人是小姨。

温柔女人一发脾气立马唬住了暴躁的杨董,小姨开口:“你不能这样不分青红皂白指责我们家时简,简儿难道还无缘无故特意陷害你这个姨夫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