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志存高远 6.茅塞顿开(2)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前些日子,我感冒了去市人民医院看病,感觉市人民医院变化可大了,医院环境好了,服务质量也提高了,嫂子,您可真能干。”我也甜腻腻地恭维道。

  我心里觉得自己和妻子对孟丽华的恭维十分可笑和俗气,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一涉及到个人利益时会变得这么卑微起来,心想,张国昌和孟丽华如果见了中组部领导,会不会也是这个样子?

  “是吗?感觉好了,我刚当院长的时候,医院亏损得都快经营不下去了。现在是东州市效益最好的医院。”孟丽华自豪地说。

  “大嫂,您可真行!”杨娜敬佩地说。

  孟丽华看上去就是一个特别爱听恭维话的人,天生一副官太太形象,而且善于居高临下地与人亲近。她一边与我和杨娜唠着家常,一边喊着张国昌的名字,让他出来见客。

  不一会儿,张副市长从书房里走了出来,他穿着睡衣长袍,一看就是刚洗过澡,头发油光发亮。他下意识地推了推眼镜,笑容和蔼地和我们两口子打招呼。我和杨娜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

  张副市长笑着摆摆手,示意我俩坐,“小两口都来了,坐吧,坐吧。”

  我和杨娜又坐在沙发上,张副市长也坐在沙发上。小梅给张副市长的茶杯加了水,又给我和杨娜的茶杯里加了水。

  张副市长从茶几上拿起软包中华烟点了一支,又顺手把烟盒扔到茶几上,“雷默啊,干得不错,我很满意。下一步,你要着重干一件事,就是将我上任以来的发言稿、论文、新闻稿、会议纪要等等,都收集起来,分类装订成册,作为我的思想库,这样一来,今后工作起来也方便。”

  “这方面的资料我已经收集了一些了,张市长,您放心,我会尽快完成这项工作的。”我揣摩着张副市长的心思顺着说。

  张副市长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水,满意地说:“好啊,雷默,古人有句话叫‘天道酬勤’,我还要加一句话叫‘天道酬忠’啊。”

  “张市长,您的意思我明白,我一定努力!”我嘴上说明白,心里惦记着接替老杜的事,根本没深想,“张市长,有件事还想请您替我说句话。”

  “什么事啊?”张副市长漫不经心地问。

  “听说我们处的老杜要调到市建委去,您看能不能由我来接替这个位置?”我虽然用试探的口气,却满脸渴望的神情。

  张副市长深吸了一口烟,语气郑重地说:“雷默啊,我根本没打算让你当处长。”

  我听了这话,心里凉了半截儿。杨娜听了张副市长的话也露出失望的表情。

  张副市长似乎看出了我和杨娜的心情,他笑了笑,吸了一口烟,又深呷一口水,平和地说:“雷默,韩寿生跟了我快五年了,我准备让你接替他。”

  我听了这话,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秘书是仕途之路的终南捷径,我从未有过这种奢望。我没有想到第一次到张副市长家里,就有这么大的收获。

  “张市长,这是真的吗?”我半信半疑地问。

  “你大哥还能骗你不成?”孟丽华笑着说。

  “雷默啊,”张副市长语重心长地说,“秘书是领导的门面,领导的耳目,领导的心腹,领导的左右手,将来你的言谈举止都会关乎我的形象。凡事都在一个‘悟’字。比如,中国有句成语,叫‘声色犬马’,将‘声’与‘色’并列,足见古人对声音的重视。声音对人来讲,在某种程度上不亚于容貌的作用。我们可以从声音判断一个人的性格。自信的人,声音蕴藏力度;热情的人,声音渗透热烈;乐观的人,声音包含活力。你平时有没有注意过你自己说话的声音?”

  我一边谦逊地听着,一边摇了摇头。

  张副市长端起茶杯又呷了一口水,接着说,“做秘书的要有秘书的声音,做市长的要有市长的声音。要善于运用声音的技巧传递思想感情。一个人声音的高低,热情的程度可以反映一个人在政治上的成熟程度。”

  我从未听过这么高深的官场之道,大有茅塞顿开之感。

  这时,客厅里电话响了,打断了张副市长的谈话。小梅接了电话,“哦哦”了两声,便递给了张副市长,张国昌接过电话说:“好,好,我在家。”便撂了电话。

  我知道有人要来了,便看了看表说:“张市长,不早了,我们该走了,打搅您了。”

  张国昌也没挽留,他握着我的手说:“雷默,这一段辛苦了,以后有空就带杨娜来玩。”然后又对孟丽华说:“丽华,送送雷默和杨娜。”

  孟丽华一边与我和杨娜寒暄,一边把我们送到了门口,而且看着我们下了楼才关上门。

  我和杨娜在楼道里碰见了一个人,借着楼道里的灯光,我认出来,这个人是东州市最红的私营企业家赵奎胜,他手里提着个大包。赵奎胜似乎也认得我,见面时点了点头便径直上了楼。

  杨娜见我与他点了头,便问:“默,你认识这个人?”

  “我认得他,但他不认识我。”我自嘲地说。

  “那人家为什么跟你点头?”杨娜不解地问。

  “可能是他总去市政府见过我,面熟呗。”

  “他是干什么的?”

  “他就是赫赫有名的私营企业家赵奎胜。关于他的传说可多了。”

  我牵着杨娜的手一边在解放大街慢慢地走着,一边给杨娜讲赵奎胜的传说。

  “赵奎胜的经历和红顶商人胡雪岩很相似,他是安徽人,十几岁要饭到了东州市。曾经是东州市的小乞丐,靠每天早晨在火车站给一个卖油条的生炉子,混两根油条吃。有一天,他在油条摊儿捡了一个特别不起眼的兜子,偷偷摸摸打开一看,里面装了一大堆钱,都是一百元一捆的,赵奎胜吓坏了,当时他拿着兜儿跑了也就跑了,可是这小子挺有人味,他没跑,一直等着那个丢钱的人。后来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儿慌慌张张地回来找钱,一看赵奎胜拿着自己的兜儿,在那儿傻等着,便上前说明情况,赵奎胜把钱还给了老头儿,老头儿非常感动,见赵奎胜是个乞丐还不为钱所动,便把他领回家,认作干儿子。老头儿是做药材生意的,他先是教赵奎胜做中药生意,后来老头儿介绍赵奎胜认识了火车站管车皮的侄子。八十年代初火车站的车皮非常紧张,他就是靠倒腾车皮,淘了第一桶金,现在是东州市最大的房地产商。不过还有人说,他去过金三角,在缅甸开过赌场。总之这个人是个传奇人物,很神秘。”

  这时,天已经下起了小雪,我和杨娜两个人内心很激动,我们漫步在小雪中,街灯下我的身影在杨娜心中似乎也渐渐高大起来。

  春节过后,我就开始收集张副市长上任以来的发言稿、论文、新闻稿、会议纪要等材料,整整收集了两个月,并分类整理送市政府印刷厂打印,最后成册时一套是十二本,每本都有一寸厚。我没有多印,一共印了五套。送张副市长一套,韩寿生一套,自己留下了三套。通过这项工作,我掌握了张副市长的思想脉络,写起张副市长的材料更是得心应手,张副市长越发离不开我了。

  我深深体会到给领导服务也应当像做学问一样,要研究,研究领导的思想脉络、个性品质、爱好修养,甚至缺点毛病,有时要设身处地地想,我如果是他,应该怎么做?工作不仅要求细腻,而且要求厚重,要求深刻。

  市政府办公厅是市政府的核心部门,综合处室是市政府核心的核心,在综合处工作,如果不检点,完全可以狐假虎威,因此,我时时用《三言——警世通言》中《王安石三难苏学士》里的四句话警示自己:“势不可使尽,福不可享尽,便宜不可占尽,聪明不可用尽。”

  然而,我是有野心的,我懂得韬晦之术。亚里士多德说:“人天生是政治的动物。”我虽有狡黠的智慧,但我有善良的骨髓,这也使我面对权术这种堕落的智慧而时时感到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