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余周周&林杨番外 …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22、余周周&林杨番外 ...

余周周&林杨番外·执子之手,将子拖走

“余周周?我就知道你会来,哈哈哈,等着哈,我去看看林杨跑到哪儿去了……”路宇宁说着,就开始夸张地四处大叫。他们都知道她会来。

从高考结束到成绩公布的这段期间是估分报志愿和单纯等待的二十天。最后敲定的志愿表今天早上已经全部上交,所有拿着全国大学招生简章精打细算认真研究的家长和学生都可以暂时松一口气。尽人事。剩下的就是待天命。余周周被林杨一个电话叫来参加同学聚会——她并没什么兴趣,也不知道聚会的到底是谁的同学,这个时间点又有什么可聚的。谁让林杨在电话里面太过无赖。谁让大舅妈就在旁边竖着耳朵听,假装擦桌子,却没注意到桌子皮都快磨破了。“周周,好不容易考完了,轻松了,去玩玩吧!”舅妈一脸慈祥。电话那边的无赖听得清清楚楚,立刻抓住机会大声叫:“余周周,你听见了吧?你舅妈都这样说了,你还不来,就是不孝顺!”舅妈放下抹布哈哈大笑,在一旁问了一声,“周周,你同学?”电话那边立刻接上:“阿姨您好,我是余周周的……我叫林杨!”中间那个停顿是怎么回事?余周周正要插话,没想到舅妈笑得有些不怀好意,“是嘛,林杨啊,我常常听周周提起呢!”我什么时候常常提起了?!余周周觉得自己控制不住要咬人了。她放下正叽哩哇啦大叫的电话听筒,笑眼弯弯地对舅妈说,“你们慢慢聊哈!”

余周周很快就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因为五分钟后舅妈敲了敲她的门。“周周啊,下午五点在江边的那个什么什么意式自助,赶紧去吧,你要是不去啊,就是不孝顺。”余周周泪流满面。

她到达那个“什么什么”自助餐厅的时候,里面人声鼎沸。她站在大包厢的门口,先是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果然是杂烩,应该都是聚会组织者自己比较相熟的同学,哪个班的都有,不过仍然是以一班二班居多。竟然看到了凌翔茜。和蒋川坐在一起,不言不语,被周围热闹的背景一衬托,显得有一点点孤单。她朝着凌翔茜所在的方向走过去,中途遇见了路宇宁,对方先是一愣,然后就张大了嘴巴。“你有两颗蛀牙。”余周周老老实实地说。路宇宁瞬间闭上嘴。然后就开始撒欢儿地在屋子里面喊:“林杨,林杨,你家那个谁来了!”余周周“唰”地红了脸,赶紧扭头朝着目的地继续前进。凌翔茜似乎也很早就注意到了她,拉过一把椅子给她坐。“我就知道林杨会邀请你。”余周周恨恨地咬着牙,“他没邀请我,他邀请的是我舅妈。”凌翔茜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就笑起来。余周周转头看她,那笑容,果然当得起“明艳照人”这四个字。“你知道复习期间,我在家里一直都在看什么吗?”余周周疑惑地摇了摇头。蒋川在旁边嚼着每桌赠送一盘的花生米,接上了一句,“佛经。”凌翔茜凶狠地白了蒋川一眼,余周周一恍惚,仿佛就这样又看到了小学时候那个骄傲的小姑娘。“……他说对了。等一下,为什么意式自助餐厅里面会赠送花生米啊?蒋川你在吃什么?”她转过头,继续对余周周说:“我觉得在家里面已经修炼得差不多了,可是来到这里,一进门被人那样盯着看,还是觉得浑身不舒服,非常不舒服。我电话里面和你说我估分成绩不错,但是我自己知道,考得再好,也没有办法洗刷掉上次的冤屈了,或者说,就是铁的事实摆在眼前,他们也不愿意相信。有些家伙,原本就希望我是那样的人。”说着说着,漂亮的丹凤眼里面就有泪花在闪。凌翔茜连忙低下了头。余周周拍拍她的肩,“很难熬的吧,不过你还是来参加了。”凌翔茜低着头,吸了吸鼻子,“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反正至少蒋川陪我。”蒋川在一边叫起来,“喂喂,我怎么总是那个‘至少’啊?”凌翔茜破涕为笑。“时间慢慢过去,就像发大水一样,人和人之间的距离越冲越远,当初多么多么大不了的事儿,最后都会被稀释得很淡。”余周周补充道。蒋川又往嘴里扔了一颗花生米,“你也看佛经啊?”余周周抓狂,凌翔茜倒是毫不在意地摆摆手,继续问:“你这算是什么,旁观者清?”“没什么,”余周周托腮笑起来,“你看,小时候天大的事情,现在不也都过去了吗?”凌翔茜愣了愣,突然间捂住嘴巴。“我突然间想起来,考奥数的时候,我是不是坐在你旁边?我记得当时看得一清二楚,你一道题也不会做!”余周周额角青筋直冒,握紧了拳头,缓缓地说:“……还是……会做几道的。”蒋川在一边大笑起来,结果被花生米呛得剧烈咳嗽。“你差不多得了,难道你想吃花生米吃到饱啊?”凌翔茜用力捶打着蒋川的后背。“对啊,”余周周耷拉着眼皮,“我们可是来吃自助的,你有点敬业精神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