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沈屾番外:山外青山人外人(下) …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7、沈屾番外:山外青山人外人(下) ...

沈屾的父亲是残疾人,儿时发高烧导致右耳失聪,年轻时候做工人,机器故障,又轧碎了右手三根手指。他和沈屾妈妈是同一个工厂的同事,经人介绍结婚,一年后,沈屾出生。然而事实情况又不仅仅是这样简单。他在八岁的时候随着沈屾的奶奶改嫁到了一个干部家庭,这种现在看来十分平常的事情,放在几十年前,必然是会引起一定范围的风波的。上一辈人的曲折辛酸沈屾不得而知,但是别人家在过年时候和爷爷奶奶七大姑八大姨同处一室其乐融融的景象,沈屾从来就没有感受到过。“爷爷”在和沈屾奶奶结婚前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长大后都在省委上班,公务员职务就像家族惯例代代流传,只有她父亲是个专门扶持残疾人的小工厂里面的小工人。沈屾不靠天不靠地不走后门不服输的个性,也许就是来自父亲。寄人篱下,要有自知之明,要划清界限。他右耳失聪,有很多话听不清楚,可是老街坊邻居都在说什么,想也想得出来。更何况,他眼睛是亮的,同父异母的所谓兄弟和姐妹的眼色,怎么会看不懂。爸爸常常对她说,你奶奶年轻时候的选择我没办法说什么,可是我要让别人知道,我什么都不图他们的。

沈屾将目光再次投向窗外,勾肩搭背交换名片的初中同学们被窗上自己呼出的白雾模糊得很不真实。互相利用才是那条正确的路,自己和父亲那样心怀孤勇独自上路,终究是要撞得头破血流的。“我说,你的车,是你自己的吗?”叶从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想了想才回答:“朝我爸借了一部分钱,贷款买的。”沈屾点点头,不做声了。“怎么着,你果然后悔了啊。”叶从笑起来,终于还是忍不住,打开驾驶位一侧的车窗,低头点了一颗烟。沈屾一脸迷惑地望向他,叶从不禁有些尴尬。“你果然不知道我指的是什么啊……”沈屾并没有好奇地追问,她只是非常认真地澄清了自己的问题:“我只是想知道你这么年轻,到底是怎么开上这么好的车的。我不大懂。”叶从哑然失笑。果然还是初中那个沈屾。沈屾多年呆在校园,学的又是电气化,专注于课本卷子之中,的确从来不懂得外面世界,钱是怎么赚的,合同是怎么签的,几万一坪的房子都是什么样的人在买,靠月薪三千,要积累多少年?她向来不善于旁敲侧击地套话,刚刚的问题更不是恭维或者羡慕。对于沈屾来说,这只是一个她琢磨不明白的问题而已。你的钱,哪儿来的?不过听到他说是朝父亲借的钱,沈屾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不过是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就像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姑妈能把自己成绩一塌糊涂的儿子花钱弄进振华再弄进省里最好的高校最好的专业。说沈屾心里没有一丝计较,谁都不会信。可悲的就是,他们都不会相信,从小争第一的沈屾,真的从来不曾计较。莫羡人有,莫笑己无,有本事就自己去争取。叶从长长地吐了一个烟圈,似乎是猜到了沈屾在想什么。“你还想和他们一起去唱歌吗?”他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沈屾摇头:“不想。”“那你干嘛还不走?”她愣住了,这句话语气不善,问的却是非常实在。是啊,她干嘛还不走。因为无奈地听从了姑妈的建议,应该出来接触接触老同学,放下“虚荣心”,“见识社会”,“知道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她竟然真的就打算一路“见识”到最后了。连这种事情都十二分认真,有始有终。沈屾不知道是应该佩服自己还是替自己悲哀。苦笑了一声,她把手搭在车门把手上,说,“你说的对,我不想参加,这就走。”没想到对方扔下一句凶巴巴的“系安全带”就一脚踩下油门,沈屾被速度狠狠推向椅背,常年伏案让她有轻微的驼背和颈椎疾病,这一下突然挺直,连自己都听到了轻微的喀吧的声音。她回过头,被扔在酒楼门口的同学们过了一阵子才反应过来,纷纷跑到马路边张望,一张张脸孔越来越小,最后淹没在夜色中。“我敢说,他们肯定以为咱俩去开房了。”还没等沈屾反应过来,他就坏笑起来。“我这人最讨厌别人编排谣言,既然这样,我们还不如坐实了它,你看怎么样?”沈屾常年苍白的脸色终于因为叶从的这句浑话而恢复了点血色。气的。

叶从的车越开越远,向着城郊高速的方向。沈屾平静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丝毫没有因为周边的景色脱离了她平时的活动范围而慌张地询问。“你倒挺镇定的啊,不怕我欺负你啊?”沈屾偏头看了看自己这一侧的倒车镜,“你怎么可能对我有好感。”叶从愣了一下,又大笑起来,“沈屾啊,你这么多年是吃防腐剂长大的啊,怎么可能一点都没变呢,连说的话都一个字不差。”面对沈屾不知道是第几次疑惑的目光,他耸耸肩:“说真的,好感这个词,当年还是从你嘴里第一次听说。学习好的人,词汇量就是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