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沈屾番外:山外青山人外人(上) …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6、沈屾番外:山外青山人外人(上) ...

沈屾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歪过头,眼见车窗外围成一圈叽叽喳喳的男生女生们明显有点喝高了,当年的副班长徒劳地招呼大家上车,却没有人听他的。“我说,你,”坐在驾驶位上的男生声音低沉,车里有淡淡的酒气环绕,沈屾突然想起当年看书的时候一直不明白的一个词,“微醺”。“什么?”她没有看他,目光直视着挡风玻璃,就像当年紧盯着黑板。“我问你,”他突然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然后扳过她的下巴,热热的呼吸喷了她一脸。沈屾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活了二十几年,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她。“我问你,你现在,有没有一点后悔?哪怕一点点。”

他们都这样问。所有人。沈屾,你有没有后悔过,有没有。沈屾,你是所有人中最努力的。沈屾,你是不是从来都不出去玩?沈屾,你是不是做梦都在学习?沈屾……沈屾知道他们想说什么。沈屾,天才是99%的汗水和1%的灵感,你说,你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为什么命运还是让你阴差阳错成了一个庸碌之辈?沈屾,你中考失利,赌气进普高,高中三年拼了老命,最后还是进了本地的大学。沈屾,你不怨恨吗?早知如此,不如当初开开心心享受青春,玩到够本。沈屾,你后不后悔?沈屾,你后不后悔?“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她轻声说,没有任何赌气的意味,安然从容。

眼前的男生不复初中时候的嬉皮笑脸和邋邋遢遢,衣着光鲜地开着自己的宝马X5来参加同学聚会。沈屾在所有人身上都看到了时间的神奇法术,只有她自己,好像静止在了岁月中。她在考研,来之前还在省图书馆自习,所以是女生中唯一一个背着双肩书包的人。依然是素面朝天,梳着十几年不变的低马尾;蓝色滑雪衫,无框眼镜,白色绒线帽,清瘦,没有表情。酒楼里包了最大的包间,初中同学来齐了40个,三教九流,散布在社会的各个阶层,热热闹闹地喝了三个小时的酒,她坐在角落,隐没在阴影中。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参加同学会。从毕业到现在,她从来没有出现过。也许是那个刻薄的姑妈一句“再学下去都学傻了,反正也学不出什么名堂,多结交点有用的同学,以后人脉最重要,你还想一辈子呆在学校里念到老啊”——她无力反驳。她已经平庸到底了,没有对抗的底气和资本。尽管她心里从未服输过。然而却知道,话虽然难听,有几分在理。她的确应该看看外面的世界,父母老了,曾经那条改变命运的道路渐渐狭窄到看不到明天,也许,她真的应该停下来,看看别人了。

“你还记得我是谁吗?”得到了沈屾轻描淡写的一句“不后悔”,男生把手砸在方向盘上,掏出一包烟,想了想又塞回到口袋里。“你知道我问的是哪件事儿吗,你就敢说不后悔?”

这次来参加同学聚会的人中,有四个人开了自己的车过来,所以吃完饭之后大家就商量好,女生坐车,男生自己打的,一起开赴最大的KTV去唱歌。沈屾先从饭店走出来,站在门口吹冷风,后面浩浩荡荡一群称兄道弟拉拉扯扯的男生女生,大家都喝得满面红光,只有她孤零零站在旋转门旁。好像这个北方小城里的一捧捂不热的雪。“沈屾!”她抬头,有车一族中的某个男生已经打开车门在喊她了,她愣了愣,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还是走过去。本来想坐到后排,却被他硬塞到副驾驶的位置上。他也坐上来,关上车门,把霓虹灯下的欢声笑语都隔绝在了外面。暖风开得很大,她感激地说了声,谢谢。这个男生看起来很陌生,不过她似乎有点印象。记忆中,那好像是个很喜欢打架的男生——反正坐在最后一排的那群男生,长得都很像,行为性格都跟量产的一样。然后他很突兀地问她,沈屾,你后悔吗。

沈屾只能尴尬地笑笑,“我记得你。”换了以前,对这样嚣张的逼问,她可能冷着脸理都不理了。“是吗?”男生的语气有一点痞气,“那你说,我是谁?”沈屾语塞。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点,男生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用力拍着方向盘,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声说:“我再告诉你一遍。叶从。一叶障目的叶,人外有人的从。”两个古怪的成语从眼前这个明显没有太多文化的男生嘴里冒出来,沈屾觉得想笑。然而再不匹配,也不及当年。当年,他在她面前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可是连“一叶障目”这个词都说不全。当年。可曾记得当年。沈屾曾经自嘲,她的每一年都和前一年没什么不同。学习,考试,睡觉。日日年年。好像没什么值得记住的,所以也不知道都忘了什么。然而就在那一刻,星星点点的回忆扑面而来,就像一片叶子,盖住了她的全部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