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李雷爱上韩梅梅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是静电球啊,科技馆镇馆之宝,几乎所有科技馆都有的设施,多经典啊,你竟然没玩过?”

林杨毫不避讳地拽着余周周的手腕就要把她的手往锃亮的大球上面放。

“不要!”余周周几乎要缩成一团了,她勉力想要把手从林杨钳制中解脱出来,可是无论如何都拗不过他。

林杨极为开心,一边奸笑着一边假惺惺地劝慰道,“不要怕,不疼的,只是会让你的头发都竖起来而已,真的不疼,电量非常小,你脱毛衣的时候难道没有碰到过静电吗……”

心里想的却是,小样,让我抓到你的弱点了吧?

叫吧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突然被自己的想法惊吓到了,他的脸红了红,摇摇头想要把这种诡异而不健康的想法甩出去。

他一走神,就很难控制住挣扎的余周周,混乱之中,倒是他自己的手先摸到了静电球上。

指尖倒是有轻微的痛感,耳边有劈啪作响的错觉,林杨感觉到发根处有些酥麻的感觉,低头就看到余周周站在自己旁边瞪大了眼睛盯着他的头发。

然后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踮起脚,轻轻地用指尖拂过他冲冠一怒的每根发梢。

余周周像只刚刚走出妈妈的领地去探索世界的小豹子,林杨几乎都能从她澄澈的黑眼睛中看到自己的傻样。

从头发梢传来的酥麻感觉一路由上到下顺着脊梁骨传遍全身,林杨不知道他心里那种异样的舒服,究竟是因为静电,还是因为她。

于是只能窘迫地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就保持着双手放在球上方的动作,任凭她认真探索,感官紧急集合,随着她的眼神荡漾。林杨专注地盯着静电球,忽然有种想要给法拉第写赞美诗的冲动。

科技以人为本。

林杨微微偏过头,不自在地咳了两声。

余周周,你,你离我太近了。

然而却并没有出声提醒她——

凌翔茜误入了一片镜子的丛林。她心烦意乱,早就甩开了李静园,假装走散了,其实处处躲着这个搭档。

她刚才有些留心一班是不是也在二层参观,找了一圈到处都没看到眼熟的一班同学,突然觉得自己这种心态很可笑。她以前隔三差五还是要给楚天阔发个短信的,虽然每次都因为对方的冷淡与自己的矜持而坚持不了两个回合。明明决定放弃了,却还是患得患失的,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想要就水房时候说的冲动的话去跟楚天阔道个歉,或者干脆表白了算了。

凌翔茜抱着笔记本,站在主镜面前抬起头,才发现因为这几面镜子的无限反射,她现在已经站在了无数个凌翔茜中间。

侧面,背面,正面,各种角度,密密麻麻地围困着她。凌翔茜忽然感觉到一点点恐慌和感动。她伸出食指跟镜子里面的女孩子指尖相触,很想问问她,真实的凌翔茜,到底藏在哪一面镜子后?

凌翔茜把额头轻轻抵在镜面上,有些疲惫地闭上眼。

这次没有考第一,她甚至觉得自己有些杯弓蛇影,看到别人看自己,或者边看着自己边聊天,就总会觉得他们在谈论自己的失利。

刚才远远看到林杨和学年第一余周周在失重体验机旁边拉拉扯扯的样子,凌翔茜心中只剩下沉重的叹息。

眼前一片黑暗,她甚至突然不想要睁开眼睛了。

林杨以前喜欢的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

“Theinnocencecanneverlast.WakemeupwhenSeptemberends。”

谁都可以,来唤醒我好不好?

突然感觉到有人在自己肩头轻轻地拍了一下,凌翔茜回过头,猛然对上了楚天阔的眼神。

镜子里,成百上千个楚天阔包围了她。

凌翔茜的眼泪几乎是一瞬间就涌了出来。

楚天阔苦笑了一下,“你最近,很难过是不是?”

同样的一句话,蒋川也问过,可是凌翔茜只听见了楚天阔的这句,她的世界里只回荡着这句话,散发着温暖早春的气息。

“考第一名真的没有那么重要的。下一次,我试试考第二。”

凌翔茜已经不再考虑这句话里面有多少骄傲的成分,也不曾计较楚天阔无意中贬低了林杨的能力,她只听到,这个男生愿意为了宽慰她,以身试法,要放弃第一的位置。

她摇摇头,“是因为排名,也不是因为排名。我说不清。”

“说不清?”

凌翔茜几乎是小心翼翼地抓住他好不容易既没有岔开话题也没有提前收尾的机会,字斟句酌地回答,“我的压力来自于太多方面,我觉得自己好像被困住了,我已经找不到真正的我自己了,剩下的,都是虚荣。”

楚天阔夹着笔记本,双手插兜斜倚在镜子前微笑,“难道我认识的不是真正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