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很好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余周周静静地立在三班的门口等辛锐,透过前门的玻璃可以看到三班的政治老师和教自己班的是同一个人,一样爱唠叨爱拖堂的中年女人,唇膏涂沫的太过浓烈,上课的时候如果盯着她的两片一张一合的艳丽嘴唇,很快会进入被催眠的境界。

走廊里面放学回家的学生三三两两地从面前走过。余周周像一尊塑像,凝滞在了人流中。

侧过头去的时候,看见了林杨,和几个哥们嘻嘻哈哈地从侧楼梯口走了过来。

余周周想起早上的升旗。经过了那场不甚愉快的谈话,她去了女厕所,出来的时候辛锐已经不见了。独自经过操场,路过升旗台的时候,抬眼的瞬间,就和林杨目光相接。

刚刚和学生会的同学贫嘴大战过后的少年,在看到余周周的瞬间,脸上残留的笑容消弭殆尽,挂上了几分惶恐不安。

余周周站在人流中,默默看了他一会儿,直到学生会的其他人也注意到了林杨的古怪,纷纷往余周周所站的方向看,她才低下头继续随波逐流向着广场走过去。

也许是早上那个残忍的梦境惊醒了她,整整一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余周周,终于开始正视自己当年的无心之语给对方造成的伤害。

林杨就像是一个悲哀的杨白劳,不停用眼神对她说,我知道我欠你的,我知道,可是你让我怎么还?

而她其实从来就不是黄世仁。

看着林杨道别了朋友,朝着三班的门口越走越近,余周周掐灭了原本想要低头闪避的念头,还是明明白白地直视着他。

其实余周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像个石雕一样站在那里很不好,仿佛是个深深埋在重大创伤的阴影中难以自拔的忧郁女生,让林杨看到了徒增烦恼。当然也不想要矫枉过正,为了宽慰对方,进一步表现自己的不在意和大度,于是一看到对方就好似失散多年的兄妹一样热情过度。

余周周还在踌躇,林杨已经试探性地站在了她身边。

“你等人吗?”余周周还是选择了若无其事的开场白。

这是他们上高中以来的第一句话。你等人吗?

林杨明显慌了,他笑了一下,又恢复很严肃的表情,“哦,我等,我等凌翔茜。”

余周周发现林杨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忽然脸红了,不禁莞尔。

“嗯,听说你们一直都是特别好的朋友,和以前一样。”

“哦,你听说过……听谁说的?”

余周周愣了愣,林杨忙不迭地说:“不是不是不是,我不等凌翔茜,我也没想问你从谁那里听说的,我,我先走了,拜拜。”

在林杨要逃跑的瞬间,余周周果断地伸手拦住了他。

还是把该说的话说清楚吧,余周周想,这个念头已经在心里转了一整天了。

“林杨,我只是想告诉你,当初那件事情都是巧合,我自己也知道,不怪你。当时我情绪太激动了,说了什么欠考虑的话,请你原谅我。”

这样,就可以了吧?

林杨静默很久,余周周看到他眼睛里面有什么亮亮的东西在闪烁。他刚动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一个矮个子男生就伸长胳膊搂住了林杨的脖子。“又等凌翔茜啊?”说完眯起眼睛看了余周周一会儿,说,“不对啊,这也不是我们的大美女啊。”

男生的目光纠结在林杨那只被余周周拉住的袖子上面,余周周忽然觉得有点尴尬,她放开手,没有说什么话圆场,只是淡漠地笑笑就转身离开了。

依稀听到背后的男生愣愣地说,我……我是不是打扰她向你表白了?

余周周给辛锐发信息说,我在大厅窗台那里等你。

坐在窗台边打开随身听,里面的男人正用低沉的嗓音哼唱,“1995年,我们在机场的车站。”

手机一振,新信息,上面是陌生的号码。

“我是林杨。路宇宁是我的好哥们,他那个人就是那个样子,你千万别介意。”

他竟然有自己的手机号。余周周歪头看了看那条短信,不知道回什么,索性不理睬。闭上眼睛陷入神游之中。

后背玻璃冰凉的触感让她忽然想起四岁的时候,和妈妈住在郊区的平房,门口的大沟常常积很多的水,不知道是谁把一块大木板扔了进去,她白天自己呆着无聊,就用尽全力把门口扫院子的大扫帚拖到水沟边上去,跳上木板,想象自己是动画片里面的哈克贝利菲嗯……的女朋友,此刻正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绝望地划着船,精疲力竭地挥动着巨大的铁扫帚。累了,就坐在木板上面,学着电视上的人一样双臂抱膝,把额头顶在膝盖上,喃喃道哈克不要急我来救你了。

风不小心把门带上了,她被锁在室外,只能坐在孤舟上等待妈妈回来。深秋的傍晚很凉,孤舟冰冷的触感让她轻轻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