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在你身上留下了什么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余周周转身离开的一刹那,辛锐的目光跟上了她的背影,一直到她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其实那句话原本不是安到凌翔茜头上的。辛锐真正想要说的是,周周,你一定会是文科学年第一的吧?

辛锐不会说出来的,从前的余周周温和热情,她不忍心当面挑战。现在的余周周就像一团模糊的水气,战书发出,仿佛一拳打进了浓雾里面,彼此都不疼不痒,却只能显得辛锐挥拳的动作格外愚蠢。

无论是赢是输,都是一个人的战斗,辛锐只能像堂吉诃德一般地忍受着彻底的漠视。

何况,这是自己唯一的朋友。

所谓唯一的朋友,也就是那个唯一一个收藏了自己的秘密的人。

每个人手里都攥着别人的过去,可能是大段大段的形影不离,也可能是细碎成一片片的擦肩而过。辛锐不是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砸在世界上的,她也曾经安静地生长在普通小学初中的某个角落,也曾经被某个风云人物的眼光剪辑到他或她的年华纪念册中去,也曾经和某些人进行过不咸不淡的对话,也曾经胆怯地把橡皮借给班里最好看的男孩子对方却没有归还……

当然,更多的痕迹,是不光彩的。她拼命地想要抹掉自己曾经的痕迹,也几乎成功了。认识她的人都散落在他方,她在令人骄傲的振华里面,拥有最最崭新的开始。

只有余周周知道她曾经是谁。可是她无法把余周周从振华抹掉。

至少余周周是她的朋友。当别人笑话自己孤僻冷漠人缘很烂的时候可以搬出一张证书,上面写着余周周三个大字。

“辛,锐!”

辛锐回头,看见一个很俏丽的女孩子,辛锐不禁对对方的打扮皱皱眉,嘴角微微有些嘲笑的弧度。是小学同学何瑶瑶,怪不得叫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会在中间停顿一下——辛锐这个名字,是初中毕业才改的。

“瑶瑶”领先。小学老师近乎宠溺地这样称呼何瑶瑶,热衷偶像崇拜的同学们争先恐后地在她面前没完没了地喊这个绰号,辛锐仍然记得何瑶瑶略微得意却又谦虚地紧绷着的脸。成绩很好的女班长,初中时择校去了八中,令大家着实羡慕了一阵。自己那个鸟不拉屎的学校里,毕竟还是有一位公主的。

“什么事?”辛锐还是换上了一幅和善的笑容,张大了眼睛询问。

“哦,是这样,”何瑶瑶侧侧头用手把长发掩到耳朵后面去,“咱们今年夏天的时候因为一些原因同学聚会没有办成,大家说刚开学都不忙所以准备这周六一起出去玩,我来问问你参不参加。”

小学的同学会。辛锐有一刹那的失神。几乎就没有参加过……不,还是参加过一次的。刚刚毕业的时候,辛锐坐在角落里面喝饮料,听着大家吹嘘彼此将要进入的初中有多么多么好,每年都有多少考上振华的学生;听着他们讨论无印良品的解散、羽泉的走红和衣服品牌;看着他们在被别人注意到的时候,在脸上凑出紧急集合的灿烂笑容,在对方搭讪的时候,轻启朱唇给出对方最想要听到的恭维或者最不想听到的真相……没有人夸奖辛锐的特意穿上的新裙子,却有人把桔子汁洒到上面然而连个道歉都没有。最后还有AA制平摊的费用——辛锐吃得很少,却因为这些钱和撒上橘子汁的裙子被妈妈打了一巴掌。

散场后辛锐走进家门,那个一步迈进后让人心里面陡然下沉的地方。一股熟悉的霉味钻进鼻子。突然有那么一种没有来由的怨恨填满了自己的身体。

不知道恨谁,不知道恨什么,十二岁的辛锐(那时她还叫辛美香)只是独自在黑暗中咬着牙哭泣。是因为桔子汁,却又不是因为桔子汁。上帝不是故意欺负她,与她遭遇相同的人有许多,群众演员甲乙丙丁,同样被忽略,同样卑微,他们却可以每年乐此不疲地参加,只有辛锐自己被那股莫名的怨恨深深地包裹起来了。辛锐从没有想过是不是自己小心眼或者太过敏感,她的目光里只剩下一片迷茫的雾。这是他们的青春,很多人回忆起来会觉得那是青春无悔友情万岁,可是,这不是辛锐的青春。

从此之后开始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推托。反正既不是重要人物也不是美女,没有人过多的劝过她,很快就没有人来邀请了。没有人知道辛锐其实有多么想参加同学会,但是时机未到。

时机未到,时机就是未满十七岁的少女辛锐考上了振华高中的那年夏天,七月炽热的太阳融化了惨淡的时光,辛锐像即将出征的战士等待着号角,却没有人给她打电话。忽然想起自己一年之内搬家了换了电话换了名字,没有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