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一样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物理老师是个精力充沛的年轻女教师,据说在物理教研组风头很劲。物理课也是唯一一门六班和二班共享同一位老师的课程。

余周周托着腮认真聆听着物理老师对于全省公开课大赛的说明。这一次公开课大赛是全校重视的大事,每个年级都选派了一位老师参赛。当大家还在揣测物理老师会选择成绩好的二班还是比较活跃的六班的时候,物理老师却在讲台上宣布,参赛班级将由六班和二班表现积极的同学共同组成。

“这明显是作弊嘛。”温淼在后面小声叨咕。

余周周回过头小声附和,“你小时候又不是没参加过公开课,不是一直都这样吗?”

写好教案,规划整体流程,准备好各种教具,每个问题的回答者几乎都被安排妥当,比赛前几天就像拍戏一样串场背台词,老师亲切和蔼,循循善诱,同学积极踊跃,思维灵敏,无论什么问题都是全班一起举手——当然,注意哪些手举得很高的人——他们才是真的知道这道问题如何回答的人。

物理老师说到课程的核心部分,摘下眼镜放到三扁四不圆的破烂眼镜盒里,随手往余周周桌子上一甩,就走回到讲台前开始在黑板上写写画画,马远奔突然伸手拽过了眼镜盒,轻轻摆弄几下,那个明显不均匀的眼镜盒就被安稳地倒立在桌子上。

余周周惊讶地扬起眉毛,“哟,这是怎么弄上的?”

她也伸过手去,试了几次,全部都倒了,砸在桌子上发出不小的声音。

“笨。”异口同声,来自右侧和背后。

曾几何时,余周周是打定主意把马远奔当做透明人来看待的,只是时间一长,马远奔像小孩子一样不成熟的嬉皮笑脸就不再收敛了,他开始在上课的时候用诡异的口音叨叨咕咕,骚扰前后左右,把纸条或者干脆面弄得碎碎的洒满余周周那一半的课桌,或者在桌子底下踩她的新鞋子。

温淼则常常把双手背在脑后,幸灾乐祸地看着气急败坏的余周周,时不时冒出两句风凉话。

但是这两个男生都忘记了余周周从来就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她的照明弹体质被激活之后,马远奔才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伸脚去踩余周周的时候只是意思意思,然而余周周反过来的那一脚却是足以把人踢成瘸腿海盗船长的力度,一直踢到马远奔鬼哭狼嚎地喊着“老师余周周欺负人”;当温淼咧着大嘴笑话余周周满桌子被碎纸覆盖的文具的时候,她已经把所有纸屑细细扫干净收集到一起,一言不发——直到温淼体育课回来打开书包发现里面也一片雪白,淹没了所有的课本——抬头就看到前排的余周周背着手跟他打招呼,眼睛弯弯,声音甜美。

“你数数,一片儿都没少!”她笑眯眯。

而此刻捏着物理老师眼镜盒的余周周轻轻侧过头去瞥了一眼马远奔,对方立刻识时务地埋头假寐了。

“你是不是男人啊!”只剩下温淼在后面无奈地咆哮。

“我昨天已经大致确定了在前面领导实验的同学名单,至于咱们班还有谁能参加,目前还没有定下来,不过肯定是咱们班和二班一半一半,绝对公平。”

实验?余周周把注意力从眼镜盒转移到物理老师身上。

这一次的公开课的设计的确比以往有趣得多。物理老师明显是下了功夫,准备了好几套趣味实验,完全抛开了课本,美名其曰,科普探索。

然后,物理老师殷切热情的目光落在了余周周和温淼的方向。

余周周甚至都听到了温淼在后面紧张地咽口水的声音——

文艺委员私底下对余周周赞叹道,这次的公开课很有趣嘛,这种创新一定让评委非常看重,体现了新课标的自主性内涵——余周周和温淼不动声色地对视了一眼,叹口气。

不过就是形式新颖了些,难度提高了些。实验都不是他们自己设计的,连结果都已经计算好了,甚至连课堂上对实验过程和结果提出质疑的同学都已经安排好了。

这次公开课让余周周喜忧参半。高兴的是,许许多多无聊的课程,比如保健课,劳技课,还有课间操眼保健操,她都有借口逃避了。物理实验室已经成了余周周的官方避难所,她对自己所负责的小实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她的实验搭档温淼也是喜欢逃课的人,不过这个家伙和她唯一的分歧就在于劳技课。温淼喜欢劳技课,也喜欢那些手工作业。余周周不明白一个并不娘娘腔的男生怎么可能如此热爱劳技课,而作为实验搭档,他们必须统一口径一起行动,所以当温淼坚持要上劳技课的时候,余周周终于抓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