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余周周并没有如自己所想的那样被调到最后一排。她坐到了第三排,同桌从谭丽娜换成了一个男生。

男生名叫马远奔,名字的寓意很明显,父母的□裸的厚望和爱——只是从他的现状来看,似乎这种厚望和爱不过就是起名字时候的三分钟热血。

马远奔肩膀上的大块头屑和已经磨得闪着油光的衣袖让余周周开始有些后悔在张敏办公室里面的报恩行为了。马远奔的上一任同桌是个懦弱娇气的女孩子,在被他洒得辫梢上都是白色涂改液之后,哭哭啼啼地打电话叫来了爸爸妈妈——两个家长的怒气差点没把张敏的办公室天花板掀翻。

余周周表情漠然,一边漫不经心地翻着书桌底下的漫画书,一边留意着周围的座位变动。马远奔从倒数第二排一蹶一蹶地走过来,气鼓鼓地将书包摔在桌子上。他几乎是唯一一个对于自己座位前调表示强烈不满的人。

余周周甚至感到了一丝诧异,但是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座位调整完毕,英语老师走进教室开始上课。余周周看到身边的马远奔就好像患了相思病一样频频回头,寻找最后一排那些耍帅的华丽男生,还有那些嬉皮笑脸地叫他哥们让他跑腿的漂亮女生,甚至观察着他们的各种搞怪行为,眼中发光,乐呵呵地捧着场。

怪不得那些人总是喜欢搞出很大动静,一天到晚哗众取宠——你看,第三排的角落,还有一位这样遥远而尽职的观众。

她从来没想到马远奔竟然有如此高度的职业道德归属感——毕竟在余周周的心里,他只不过是个被徐志强使唤的小跟班,或者说,一个一直被欺负却浑然不觉的家伙。邋遢不堪的马远奔总是晃荡在六班以徐志强同学为核心的不良少年少女身边,傻呵呵地给他们解闷,因为奇怪的口音而被他们笑话,帮他们买饮料,传纸条,背黑锅。

或者说,他们不讨厌马远奔。他们在夸赞他的单纯义气的同时,毫不愧疚地递给他五元钱让他下楼去帮忙买吃的。

做小丑也会上瘾吗?她想不通。

余周周是人缘很好的、坐在第一排的好学生,可是她从来没对这个班级产生多么强烈的归属感。班里面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了,她可能也会回过头去看两眼,捧场地一笑,或者不屑地撇撇嘴角,接着低下头去看漫画做练习册。

好学生的礼貌沉默和微笑疏离,可以被理解为孤傲,也可以理解为呆滞,全看大家是崇拜还是妒忌,或者怜悯。余周周并没有发现,她和同学相处时候的状态,很像某个人。

很多年以前,她站在少年宫舞台外的走廊所看到的,被乐团前辈围在中间的笑容淡漠的陈桉。

她曾经那么羡慕的,希望有天能变成的,那样遥不可及的陈桉。

时间改变了她,她却浑然不觉。

在这样的余周周眼里,马远奔的行为只能用八个大字来形容。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唯一让她有些担心的是辛美香。

辛美香调到了倒数第一排,她的新同桌,正是徐志强。

此刻因为串座位而郁闷得一脸大便样的徐志强。

辛美香仍然深深地低着头,就像根本没有听到旁边徐志强和其他人对自己的嘲讽与厌恶一样。

余周周深深地回望了一眼,眉眼中有些许担忧,不期然对上了就坐在自己身后的温淼的目光。

她吓了一跳,两个人的脸离得有些近,余周周甚至能数清他额头上一共有几颗意气风发的小痘痘。红色迅速从脖颈以燎原之势浸染了温淼的耳垂和面颊,他低下头,盯着英语书上Lily和Lucy的画像,轻声问,“看我干吗?……干吗用那种眼神看我?”

余周周觉得他莫名其妙,翻了个白眼,就转回了头。

没想到背后的温淼还在碎碎念。

“我有什么好看的?”

余周周回头,笑了,“你的确没什么好看的。”

一语双关,温淼脸上不禁有些挂不住,他低声叫了出来,“谁说我不好看?!”

余周周背对着他,笑得像只邪恶的小狐狸——

冬天悄悄来临。

余周周下了体育课之后连忙跑进屋,把手放在暖气上方烤。室外滑冰课,她只穿着黑色的羊绒外套,忘记戴手套和围巾,于是一直缩着脖子缩着手,站在冰面上一副被打断了脊梁骨的颓败相。

忽然想起谷爷爷。再回忆起两个人并排站在暖气前烤手的那个冬日清晨,余周周发现自己心里不再有酸涩的感觉,反而涌上了绵绵不绝的暖意。谷爷爷的面孔也好像被雾气笼罩一般,看也看不清,只留下模糊的笑容。

时间模糊记忆,磨平伤痕,只留下一片美好平滑。

让余周周庆幸的是,外婆的病情一直在好转,虽然仍然要吃很多药,可是已经不再输液,也能勉强在别人搀扶下行走。

谭丽娜和几个同学从旁边挤过去,余周周眼角撇到她套在很色紧身裤外面的纯白色的小皮靴,微微笑了一下——这应该就是她跟父母抗争许久得来的生日礼物吧?

青涩的小学女生悄然成长为少女。即使是冬天,仍然能听见种子在土地中萌动的声音。于是,春天还会远吗?

女孩子们谈论起男生时候不再像小学时候一样故作毫不在乎不感兴趣,也敢于在指甲上涂五颜六色的指甲油,穿上新裙子之后,永远带着一脸期待别人发现却又害怕被指责为出风头的复杂神情。而坐在后排的很多男生也开始对着小镜子认真地往头发上面喷啫喱,对着小镜子专心致志地挤青春痘,在被老师提问的时候,紧张,却又假装无所谓,抿紧嘴唇,却又突然给出一些哗众取宠的答案……

有时候余周周会在饭桌上对妈妈讲起,班级里面又有同学和老师吵起来了,又有男生和女生偷偷牵手了,又有同学逃课了……

余周周夹了一块南瓜放在眼前端详,“妈妈,大家都变了,胆子变大了。”

妈妈只是笑,“青春期而已。”

保健课的老师坐在讲台前看报纸,底下的同学笑嘻嘻地窃窃私语。那堂课要学的内容就是青春期发育。男女第二性征,生理构造,月经……

“这堂课呢……自己看书。”保健老师走进教室之后只说了这样一句话。、

自然,余周周等规矩羞涩的学生并没有依照老师的吩咐去研读保健教科书。她有些脸红地装作毫无兴趣,翻开英语练习册开始做单项选择题。

后几排的男生女生时不时爆发出笑声,徐志强举着保健课本不知道在念什么,旁边的女生一直红着脸嬉笑着敲打他的肩膀,连马远奔也挂着傻笑隔空遥望着。一片羞涩而欢乐的“自学氛围”里,只有辛美香头也不抬,恍若未闻。

余周周仍然眉头微蹙地回头观望。这半年,辛美香愈发沉默,成绩一如既往地烂。张敏每次拿到大型考试或者月考小测的成绩,只会训斥两个人,一个是辛美香,另一个则是马远奔。

虽然成绩差的人远远不止他们两个。

余周周叹口气,余光却瞥见,近在咫尺的温淼正津津有味地读着保健课本上面的内容。上面的男性生理构造图画得像蚂蚁窝一样——当然,余周周是绝对不肯承认其实刚开学发新课本的时候她就已经偷偷地把保健课本里面那几章阅读过了,否则她怎么会知道这幅图画得让人研究不明白?

“你……”余周周咧咧嘴。

温淼惊慌地抬起头,面颊迅速蹿红。

“老师说……老师说让自学……”

余周周点头,“这种连期末考试都没有的小学科你都学得这么认真刻苦。温淼,你真是全面发展的好少年,一点都不偏科。”

温淼的脸开始发青。

“我当然要努力了,榜样在前方,我得发奋看齐呀——其实我现在开始努力都已经晚了,”他笑眯眯地用西瓜太郎格尺敲了敲书页上硕大的“经期注意事项”黑体大字标题,“咱们的榜样余二二一直都是提前预习的啊!”

本来就心虚的余周周一下子被说中,哑口无言瞪着温淼半天,眨巴眨巴眼睛,才吞吞吐吐地说,“我,我没看!”

温淼不说话,只是挑着眉毛嚣张地笑。这半年来他和余周周一直处于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状态中,看上去文静温和的余周周其实牙尖嘴利心狠手辣,他和对方从数学题的简便解法一直吵到《天黑黑》和《风筝》哪首歌比较好听,甚至连偷偷把对方鞋带系在桌子腿上这种下三滥手段都用上了,然而每次输的都是自己,这次终于依仗着男生与生俱来的厚脸皮优势扳回一城。

他还正在沾沾自喜的时候,发现余周周的目光已经黏着在自己的书上了。他的尺子好死不死地戳在“遗精”这两个黑体大字上。

余周周低头看看书,又抬头看看他,再低头看书,又抬头看他。

相比女孩子已经接近于走向“常识惯例”的月经,这两个字的确是杀伤力更大。温淼脖颈僵硬,窘得说不出来话,只能可怜巴巴地用眼神向余周周求饶。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扳回一城的余周周撑住一张笑脸,回过头,才如释重负地趴在桌子上,感觉到耳廓和脸颊好像在燃烧一样,烫得吓人。

还真是,两败俱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