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鸟不知还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余周周后来总是会不经意间哼出那首二胡曲,的确很难听,可是仿佛缠绕进记忆中一样,拽都拽不出来,只留下一个线头,让她回忆起那个难堪的中午。

十二月刚刚开始的一个上午,突然下起了一场极大的雪。体育课,老师法外开恩说不再跑步,改成自由活动课。余周周穿得很厚,费了好大劲才独自翻上了单杠,小心翼翼地坐好,看着操场上跑来跑去的同学们。

“周周,下来打雪仗啊!”单洁洁跑过来,举着雪球朝她张牙舞爪地喊。

余周周摇摇头。

单洁洁看了看她,嘟囔了两句就跑远了。她并不能理解余周周最近到底为什么这样沉默。

这个世界上,朋友很少,玩伴很多,只要喊上一嗓子,就能会有许多人举着雪球陪伴奔跑。

余周周看到不远处许迪他们几个男孩正在一本正经地对着雪人,旁边放着铁锹和水桶,堆出一点,就在上面淋上些水,让它冻得更结实。

雪人初具规模之后,大家都不再打雪仗,纷纷围绕到雪人附近。许迪他们更加得意起来,但是却故意板着脸,煞有介事地指挥着围观的女同学们,“躲开,都躲开点,碰倒了的话,小心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余周周呵出一口白气,都没发现自己的笑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和这些同龄的小伙伴有了些微妙的区别。

她喜欢坐在高处,带着一种那个年纪自以为是的清高和疏离来俯视所有快乐的小孩子。尽管许多年后的彼时,回忆起这种姿态,会觉得好笑,然而此刻,她却是真心地感到一种寂寞,一种在从前因为光环照耀而遁形,却又因为重归低谷而滋生攀援的寂寞。

跌落是为了攀爬,又或者攀爬只是为了跌落。

余周周抬头看天,有太多的事情她想不明白,却又不再像小时候一样单纯热血地幻想着,只要我努力,总有一天重新爬到最高处——因为她已经开始有些怀疑这种套路的意义所在。

星矢被打倒,又站起来,又被打倒,再站起来。

星矢的存在,到底是为了被打倒还是站起来?或者,他还有更多的使命?

玛丽贝尔是为了世界的美丽自然的和谐而存在,星矢是为了保护雅典娜,美少女战士要替月行道维护世界和平,上杉和也是为了甲子园而训练,湘北是为了在大赛里称霸全国而拼搏——那么,余周周女侠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活着呢?

这个问题从奥数和升初中引发的忧郁情绪中生长出来,让她心慌。

为了扬名江湖?

余周周的江湖,太深太深。

毕业的情绪感染了很多人,这一年的圣诞卡片和元旦祝福被大家早早提上日程,所有的祝福里,都提到了“毕业后还是好朋友”,提到了“我们永远是好朋友”,提到了“祝愿你前程似锦”——是的,前程似锦,一个对于小学生来说十分玄妙却又缺乏意义的词语。

前程是什么?学不会奥数的孩子,也有前程吗?余周周发现,即使天空远比大地要广阔得多,其实站在地上如此渺小的自己能看到的,也只有头顶上方被楼群分割出来的这样狭小而不规则的一块。这就是每个人的前程,只有这样一小块,小得似乎连一个奥数都能把它遮去一大半。

余周周呆坐在单杠上,一动不动——

林杨走出教学楼,第一眼看到的,是单杠上,坐着一只安静的雪人。

他在门口呆立了半天,直到后背被同学推了一下,“干吗呢你,怎么还不出去?一起来踢球吧,早就说要踢雪地足球了,上次下的那点雪,塞牙缝都不够!”

有女生在一旁笑,“你喝西北风就行了,干嘛拿雪塞牙缝啊!”

他们打打闹闹斗着嘴,林杨才醒过来了一般,别别扭扭地朝余周周走去,可是站到了单杠旁边,却又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开口打破这份宁静。

“周周?”

太久没说过话,连名字念出来都很生涩。

甚至这一次的疏远隔离,远比那四年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恩断义绝”还要惨烈。林杨说不清为什么,总之那天,当妈妈气得直哆嗦,指着他说“你能不能听我的话,能不能不给我惹事,能不能让我消停两天,能不能……”

他哭着点头,说,能。

大人的世界,远比他所见到的复杂。他不喜欢对着周沈然父母笑得如此迎合虚假的妈妈,但是却又不能讨厌自己最最温柔美丽的妈妈,他想不通,非常想不通。

自从三年级周沈然跳了一级升到林杨的班级开始,他就觉得爸爸妈妈的态度很不对劲儿。或许是习惯于看到妈妈在面对别人的谄媚作出云淡风轻的回应,所以一旦在妈妈的脸上看到同样的小心翼翼,他很不忍,很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