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活来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你说,我抬手的时候,是五指并拢伸直比较好呢,还是握成拳头比较好?”

余周周闻声,茫然地侧过脸看着身边的小女孩,“呃?”

舞台上只有橙黄色的背景灯,照着立式麦克风和评委席上的四个老师,底下的观众席昏暗一片。余周周和其他五六十个差不多大的孩子都安静坐在台下,手里攥着自己的稿子以及抽签得到的号码牌等待上场。由于只是初步筛选,所以除了其他参赛选手之外,初赛是没有观众的。

“问你呢,你说我是五指并拢好还是握成拳头好?快点,我要上场了!”

那个脑袋上扎着巨大的粉红色蝴蝶结的小姑娘瞪着眼睛,倒不是因为生气,只是的确很着急。于是余周周咽下自己的疑问,很快地说,“我看大人抬手看表的时候好像都是握成拳头的。”

“好,那就拳头。”

蝴蝶结小姑娘刚说完,台上的工作人员就喊了一声,“37号,单洁洁!”

“……不是dan,是shan。”小姑娘嘟囔了一声,站起身。她经过余周周身边的时候,余周周看到她正紧张地攥着蓝色小裙子,百褶裙上出现了第一百零一个褶子。

单洁洁讲的是黄继光的故事。

刚才出现的抗日英雄故事里面不仅仅有黄继光,甚至还有雷锋赖宁和王进喜。这些小孩子好像并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反正都是英雄啊。

单洁洁的英雄故事极其富有激情,虽然因为紧张而语速偏快,但是声音高昂,而且……动作丰富。

“东方升起了启明星!”左脚向前跨出一步,左手高举。

“指导员看看表,”抬右手,握拳,低头注视手腕。

“已经……六点了!”左手拇指小指翘起,其他三指弯曲,比出巨大的“六”。

“黄继光在这一刻站出来,大声说,指导员,我去堵住它!”刚才的“六”重新握成拳头,狠狠地砸在胸膛上。

余周周甚至听到了她小小的身板中传来了敲击的回声。

就这样,单洁洁的表演将余周周彻底石化在了观众席上。

那时候她的心里仍然很矛盾。不得不说她看到这样的表演的确是很想笑的,可是内心深处又觉得这样才是正经的表演方式,单洁洁做的是对的,尤其是评委老师嘉许的点头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47号余周周上场。她刚准备开口的时候,突然听见了呼机哔哔的响声,一个评委站起身来快步走到后台去了,示意余周周等一会儿,结果等来的是一个老爷爷。其他三个评委老师连忙站起身,朝老爷爷点头哈腰满脸堆笑地打招呼,说着谷老师您怎么过来了云云。

老头子目光很凌厉,并不像其他几个评委老师那样一脸和蔼。他坐在了那个出门回电话的老师桌前,对着桌子上的麦克风说,“47号,那就开始吧。”

和刚才的小朋友相比,余周周的故事讲得实在是平淡无奇,甚至有些口语化——于是她讲到赵一曼被日本侵略者拷打的时候,看到了那个一直低头浏览参赛者名单的老爷爷抬起头,皱着眉看了自己一眼。

那个眼神,含义不明。

余周周原本就对这个拗口的英雄故事不是很感冒,里面大量的成语和长句子让她背得很痛苦,所以发挥得很局限。被这突然袭来的冰冷眼神惊吓到,她一下子就乱了阵脚。

“被残酷的拷打折磨着,赵一曼不知不觉昏了过去,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说。”

废话,昏过去了,还能说什么?

“可是残暴的敌人并不放过她,他们拎过一桶水,狠狠地淋在了赵一曼的身上,她苏醒过来,面对的是丧心病狂的敌人更加恐怖的严刑逼供。”

“被残酷的拷打折磨着,赵一曼不知不觉昏了过去,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说。”

糟了,怎么又说了一遍……

余周周微微停顿了一下,不出意外看到了那个老爷爷嘴角的冷笑——姑且称为是冷笑吧。

她镇定了一下,深吸一口气,自己加了一句话。

“就这样,赵一曼昏过去又醒过来,醒过来又昏过去……可是党的秘密,她一个字都没有说。”

说着,还学着单洁洁的样子抬起左手,攥紧拳头,做了一个“宁死不屈”的手势。

老爷爷终于笑了——这次好像是嘲笑……

余周周讲完故事坐回到座位上,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脑袋汗。抬起头看了一眼评委席,结果正好赶上那位老爷爷也带着一脸古怪的表情看着她,刚刚结束了一通胡说八道的余周周只好羞愧地低下头去。

半个小时之后公布20个入围选手的名字。单洁洁紧张地不停咽口水,余周周看到之后,伸出手去,轻轻地握住了她的。单洁洁一抖,然后侧过脸看她,给了她一个勉强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