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轴上的快进键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于是余乔抱着一个水龙头睡了一晚上。

他不知道余周周怎么那么能哭,而且一声不吱,光掉眼泪。这样反而比小孩子的苦恼嚎啕还让他心烦。

“我的小姑奶奶,我这辈子再也不玩魂斗罗了,咱不哭了成吗?”

夏天晚上的电风扇呜呜地吹,余乔万分遗憾地想,难得他喜欢这个不黏人的丫头,呆呆的却又有鬼心眼,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跟自己小时候一样不受待见,这简直就是命运的轮回啊——自己看中了一个如此有前途的接班人,刚刚起步的培育计划却因为区区女人的眼泪而夭折了。

女人啊,永远不要因为年龄而轻视一个女人。

余乔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离婚,原本应该能作为“长房长孙”而受到疼爱的他,被妈妈带到了外婆家,禁止他见奶奶家的人。在外婆家的众多孩子中,他因为自己的离婚妈妈而沦为二等公民,等到11岁终于和外公外婆培养出一点感情来了,妈妈又要再婚,当初那个死活争夺孩子抚养权的伟大母亲在现实面前妥协——于是他又被送回了爸爸家,他才知道,当初最疼自己的爷爷,已经去世三年了。

他和那个做工会主席的、永远忙碌永远暴躁永远黑着脸的父亲,就像两个刚刚认识的陌生人。

11岁与41岁。

青春期的萌芽遭遇壮年期的落幕。

三年的时间,如果是麻利爽快的情侣,可能连孩子都快能打酱油了,然而他和他老爸,还是“不大熟”。

怀里的小家伙呼吸慢慢平稳,余乔想,她长到14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

反正不会比自己更差了吧?

如果说入睡前余乔的心里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愧疚和温柔,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他气炸了的肺就让他忘记了昨夜的所有感慨——女人,真是麻烦。

是的,他必须要给余周周梳头,最简单的马尾辫,他已经梳了快三十分钟。余周周鄙视的眼神通过镜子反射到他眼底,明晃晃□裸的一片。“如果以后我有女儿了,”余乔阴阳怪气地说,“等她一长出头发,我立马掐死她!”

余周周十二分认真地问,“你觉得会有人愿意和你生孩子吗?”

……

告别余乔的时候,余周周突然觉得心里面有些不解。乔哥哥在她心里的形象一直是模糊的,他比她大那么多,整整8岁,比陈桉都大。可是举手投足,却没有陈桉的那种优雅沉稳。余周周见到的他,要么是在冲自己龇牙咧嘴挤眉弄眼,要么是恶声恶气地说“别烦我”,要么就是被大舅当着大家的面呵斥修理,然后摆出一副水泼不进的顽劣表情,松松垮垮地站在角落,用天生的嘲讽表情看着所有人,好像活着是一件和可笑的事情似的。

然而现在,乔哥哥开始成为除了妈妈、奔奔之外,她的第三个亲人。

第三个,可以让她为了对方的生命而放弃蓝水的人。

时间总是倏忽溜走,夏天的下午是闷热粘腻的,然而当时觉得那样难捱的漫长下午,却在回头看的时候,让余周周费解,她到底都用这些时光做了什么?

它们就这样不见了。

余周周在剩下的那段时间里,很少再见到公爵和子爵,雅典娜与她的魔王大人同样从她的世界隐身。她前所未有地想念奔奔。

我希望一转身,就能看到你怯生生地用纯净的眼睛看着我,唤我周周。

所以我不停地转身,直到晕头转向,你还是没出现。

余周周惆怅地想,原来,原来这就是思念。

余周周女侠还尚未从之前的几个打击中恢复过来,八月就走到了尾巴上。

九月来了,她背上新买的黑色书包,该去上学了——

余周周朝外婆和余婷婷挥挥手,头也不回地从后操场的大门迈步进入校园。

明明刚才被外婆牵着在早市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小商贩鳞次栉比的三轮车的间隙中穿梭时,手心还在冒汗,然而一旦道别之后变成独身一人,余周周反倒不怕了。入学日学校有特殊规定,新生家长可以陪同孩子参加升旗仪式,所以许多小孩子都是被爸爸妈妈领着进入大门的,但是在外婆问她需不需要陪伴的时候,她急切地摇了摇头。

外婆甚至能看到她在用眼睛说“求你,赶紧走赶紧走”。

那次饭局之后,余周周留下了一个后遗症。

那就是,她只在熟人面前才会紧张。这个“熟人”是包括外婆在内的全部亲戚以及和她的亲戚相关联的所有看起来长得都一样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

当然,直系亲属不在场的话,后面那些附属关联人群也统统都算作陌生人,所以这时再面对他们,她就不紧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