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醉酒的女人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南乔被南宏宙关了整整一个星期。

被父亲关禁闭这种事她遇到得少吗?小时候生病了,不想去上学,被关禁闭。语文作文总是不及格,被关禁闭。留学回国后,从父亲安排的研究所辞职出来,被关禁闭。……

她和父亲似乎形成了一种斗争性的默契。

双方缺乏语言上的有效沟通,那么便用行动来表达。

南宏宙:绝不可以——

南乔:我必须——

南宏宙的命令从来没有回旋的余地。

那么南乔便安静地待在禁闭室里,不哭不闹,不争不辩。用餐,就寝,无比规律。其他时间,便去手写程序,绘制产品设计样稿。

反正关禁闭这种事,从来不可能改变她的想法。就在这种拉锯式的作战之中,坚持到最后的,就是胜者。

然而南宏宙这一次似乎格外的顽固。

七天之后,南乔被放回了公司,身边却多了两个便衣警卫。出入开一辆吉普,无论南乔去哪里都务必护送和陪同。

禁止她直接与外界通讯联系。手机、电脑、邮件,包括手环,全部被监控起来。

禁止她在离开警卫视野的情况下与他人相处,哪怕是温笛。

南乔回来后在自己公寓中住的第一个晚上,她在半夜三点半开门出去,意外发现门口竟然有人站岗。

她“砰”地又关上了门。

那两个警卫一个叫丁远,一个叫解思。南乔问他们:“你们什么时候走。”

两人昂首挺胸,齐齐回答:“首长说走,我们就走!”

南乔于是不再多问。在家做饭时,叫他们进来一起吃。

两人齐齐拒绝:“首长吩咐!要警惕南乔同志一切以逃脱为目的的阴谋诡计!”

南乔:“……”

她在两个警卫的监视下去了一趟隔壁的房间,发现三条德牧已经被带走了。

她奔回自己的公寓,仔细找寻,发现家里什么都没有变化,却少了一张彩虹跑的打印纸。

时樾不喜欢拍照,她更不喜欢。她甚至连手机都没有。于是那一次彩虹跑石栎拍下来的两个人在五彩粉末中对视的照片,竟然成了他们唯一的一张合照。

她当时打印时樾在签名墙上的签字的照片时,顺手也将这张用彩色打印机打印了出来。

后来时樾看到,很是窘迫,南乔心中却是暗暗地喜欢他那种窘迫。

他回来过了。

可是她见不到他。

……

时樾还在北京城中。有一些产权的交接,还需要他亲自去完成。起码的,他需要和那些经营者去谈:你们的股东,换人了。

清醒梦境是他的最后一站。

还没到清醒梦境所在的大楼,他便敏锐地发现了有些鬼鬼祟祟的人在这个酒吧密集的区域晃荡。

他看到了一个外号叫“龙头”的人。这个人是泰哥手下的一个得力助手。

龙头双手插着夹克的兜,警惕地四周顾盼,一直向清醒梦境的大楼走去。时樾尾随着他,在他要按下通往清醒梦境的电梯时,上前伸手盖住了电梯向上的按钮。

龙头一见是他,扭头就跑。

这龙头也是练过几手的,时樾一个箭步过去,抓住他的左臂。龙头双肩一别,双臂从外面的夹克抽了出来,金蝉脱壳。时樾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就让他跑了,拎着夹克朝他脸上重重一扫,那金属的拉链抽得龙头一瞬间闭了眼。时樾趁此时机一脚绊了他个踉跄,朝他膝盖弯里一顶——

“跪下!”

就算是下盘最硬的练家子也顶不过时樾的这一下。

“噗通”一声,龙头便颓然地跪倒在地。他嘴一咧,朝领子里的无线通讯话筒喊了一声:“泰哥!时樾!”

时樾冷着一张脸,单手将他双臂反剪在背上,伸手在他身上上下一摸。

龙头嬉皮笑脸地一笑:“时哥,摸个啥子嘛。真没你想要的东西,我就上去玩玩。”

时樾淡淡一笑,胳膊肘铁箍一般勒紧了他的喉咙,一点点往自己面前收——

“有吗?”他温和地在龙头耳边说。

龙头脸上被憋得通红:“有!有!”

时樾松开他手,他从身下掏出了一个装着白色小药丸的小瓶子,递给时樾。

时樾冷笑:“就这?”胳膊又是无情地往下一压,龙头的脸很快涨成了猪肝色,眼睛都翻白了——

“我……说……”

时樾稍稍放开,龙头手脚发酥,抖抖索索地从脚底下摸出一小袋子白花花的冰晶一样的东西。

“呵——”

时樾掂了掂,估计有个好几两。

“能要你命了。”时樾冷冷看了他一眼。

龙头还没说话,那边泰哥已经带着大几号人快步走了过来。

“时樾,不义气!”粗犷圆胖的泰哥“嘎嘎”地转着狮子头,笑里藏刀地向时樾伸出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