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梦醒的男人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中秋节那晚,安宁在一个人声鼎沸的草地bbq中,掐着时间,含着笑意给时樾发了一条微信:

——dear,今晚上见老丈人,愉快么?

时樾没有回复。一连三四天都没有回复。

安宁终于懊恼了。她憎恨这种被无视的滋味。她觉得时樾哪怕是恨她入骨也好,她做的那些事情,他起码要有点反应。

她点开时樾的朋友圈,发现他刚注册微信时发的那条朋友圈还孤零零地躺在那里。就一张照片,拍的是最开始跟着他的那条名叫阿当的德牧。

特种兵的受训十分全面,阿当就是他那时候在部队驯养的。他被开除之后,阿当竟然只认主人,不吃不喝的,最后被送了出来。他被部队的朋友告知,想方设法,带回了阿当。

阿当跟着他,一跟就是□□年。拍这张照片的时候,阿当已经很老,没过多久,便去世了。

时樾于是把那张照片一直留在了朋友圈里,也再没有发过其他的东西。

安宁回想过,也许她做过的最让时樾开心的一件事,就是帮阿当找到了另一只纯种的德牧做伴。阿当生下了三只小狗崽,就是现在的老大老二和老三。

安宁点开这张照片,下面还有她当时的留言:

——阿当看着瘦了点。

时樾当时有一条回复:

——她病了。

安宁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许久以前的对话时,心中有一种突然松懈下来的感觉。

她还看得到这张照片,看得到这对话。

说明时樾还留着她的微信,并没有拉黑她。

那么他为什么不回复她?!

他难道不应该冲她发怒、向她质问、向她报复吗!

她忍不了。

她终于又向时樾发了两条微信:

——dear,这个游戏好玩么?我们要不要继续玩下去?

——我们把南乔是南宏宙的女儿这件事抖出来怎么样?听说即刻飞行正在进入安防和空中巡逻领域,同时开始筹备上市。你说,要是市场上知道了南乔是北空司令员的女儿,会联想到什么呢?嗯?

指尖一点,信息“嗖”地一声,发了出去。

安宁的深红的嘴角勾起自信而妩媚的笑意。

这天晚上,安宁果然收到了时樾的回复。

——你在哪里。

安宁微微一笑,打字:

——在床上。

她的确是在床上。一~丝~不~挂,趴在一张洒满了玫瑰花瓣的心形大床上。两个赤~裸而精~壮的年轻男人伺候着她,用散发着异香的精油擦遍她的全身,一寸寸地按摩、推拿。

——哪里。

——老地方。

——我十分钟后上来。

——这么猴急?

时樾不理睬她了。安宁忍不住地笑。旁边的年轻男子小心翼翼地讨好她,问道:“安姐看什么,笑这么开心?”

安宁倏然收起笑意,冷冷回头,道:“不该你们问的,就不要问。”

那男子吓了一跳,立即不敢多说了。

时樾很快上来。他径直拧开了门——

床上那两个年轻男子立即直起身来,怒道:“你谁啊!好大的胆子!”

“还不快滚出去!”

安宁惬意地欣赏着时樾的反应,然而他神色不改,冷冷道:“穿衣服。”

那两个年轻男人急了,“你还敢——”

“让你们说话了吗?”安宁忽然斥责道,“叽叽喳喳的,最烦男人话多!”

他们立即闭了嘴,看向时樾的眼中,满是不忿。

安宁拿了件睡袍穿上,松松地系了带子。她走近时樾,看见他手上拿了个牛皮纸的袋子,很厚。

安宁骄矜地笑着,挑衅道:“这里头是什么?刀?硫酸?打算把我的心挖出来看是有多黑?”

时樾没有她想象中的愤怒、失去理智。

恰恰相反,他很平静,平静到她几乎不认识他。

她隐隐觉得时樾身上有什么不一样了,但她也说不出来是什么。

时樾说:“出去走走。”

外面是一条很长的高空走廊,头顶和侧面都是钢化玻璃,三角形的拼接,像钻石一样折射着星星点点的灯光。

这里是安宁的私人处所。空旷而高大的走廊上,除了一溜儿后现代色彩的雕塑,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时樾站定在走廊边上。透过明亮的玻璃,可以看到楼下的长安街灯火通明、流光溢彩,像一条巨大的光带遥远地向东西两侧的城际延伸开去。东方新天地和北京饭店这一片的高楼森林一般矗立,君悦大酒店前面的喷泉正开着,五彩斑斓,如梦如幻。

繁华都市,不夜之城。

安宁说:“你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在这里看了很久。”

时樾点了点头。

安宁说:“几年没来了,是不是这次来看,还是觉得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