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见家长的男女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南乔本来想就在北京买一些高档的月饼带回家就算了,时樾却专门飞了一趟香港,当天往返,找一位极富盛名的广式糕点大师定制了一盒。郝杰知道了,笑话他不就是丑女婿见老丈人么,搞得这么认真其事。时樾笑笑,也不多解释。

中秋节那天下午,时樾和南乔一同驱车回去南乔的家。

南乔的家在北京城北怀柔,雁栖湖的附近。

快到的时候,正是五六点钟。深秋季节,天边还有最后一抹霞光。蓝山碧水,南乔家的小别墅周围,遍植了银杏。家人并未刻意去打扫,于是草坪之上,每一颗银杏树下,都铺满了圆圆一圈金黄的落叶。

警卫员来开的院子大门。进了院子之后,也并没有其他人迎出来,安静得可怕。

南乔隐隐地觉得有些不太对。

在平时,郑昊和二哥南思家的那两个孩子,要么就是在院中玩耍,要么就是在别墅中跑来跑去,热闹非凡。

可今天似乎□□静了。

窗子上半拉着窗帘,看得见里面已经点起明亮的灯光。

南乔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停下了脚步。

时樾问:“怎么了?”

南乔深吸了口气,努力摆脱那种莫名的不安和烦躁的感觉。她摇了摇头,吐气道:“没什么。”底下却抓住了时樾的手。

他的手很暖,坚强又有力。

她走近时樾一步,低低道:“抱我一下。”

时樾笑了起来,低声道:“做什么呀。”他向周围环顾了一下,大门两边,还笔挺地站着目不斜视的警卫。“有人呢……”

南乔并不容他反对,加重了语气道:“抱我一下。”

时樾宠溺地笑着,将两只手上的礼盒和袋子转移到一只手上,单手将她搂在了怀里,吻着她的发顶道:“你这是怎么了?这是你自己家啊。”

南乔的头紧靠着他的颈窝,脸颊感受到他颈上动脉稳定而有力的搏动,深深嗅着他身上独属于他的清冽而温暖的气息,才稍稍安心了些。

时樾揉了揉她的耳朵,放开她,和她一同肩并着肩走了进去。

平时家人团聚所在的客厅里面,空无一人。电视也都关着。

南乔把时樾手里提的东西放下,疑惑地叫了声:“爸?妈?”

南勤走了出来,紧绷着一张脸。

“你们跟我来。”

南乔紧盯着南勤,警惕问道:“姐,怎么回事?”

南勤的目光扫过时樾,一张本来平时就严肃板正的脸,这时候更是阴晴难料。

“爸要见你们。”

“为什么是这种态度?”南乔在南勤的身后走,冷冷地问。

南勤一言不发。

南宏宙的书房里。

书房很大。

一系列的军事资料和相关丛书在玻璃书橱中摆得整整齐齐。玻璃橱窗一尘不染。

墙上挂着地图,下方是巨大的沙盘模型。

南宏宙就坐在宽大的书桌后面。

他穿着一件蓝色的军装衬衣,戴着一副玳瑁眼镜。肩上是深蓝灰底色的肩章,缀着三颗金星和金色松枝,极其耀眼。

他体型高大孔武,容貌正气凛然,富于威仪。嘴唇刚毅而扎实,嘴角微微向下,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距离感。虽然是六十多岁的年纪了,他的身材却和年轻时没有多大的变化,将一身的军服撑得威严又庄重。

但此刻他的脸色极其的阴沉,仿佛风雨欲来之前浓云密布的天空。

南乔从小到大,见过父亲生气发怒的各种模样,却从不曾见过他这副样子。

“爸。”

南乔面无表情地叫了一声。

时樾刚要开口,南宏宙就说话了。

“你就是时樾?”

他抬了一下眼镜,犀利的目光从老花镜片之下透出来。声音浑厚冷硬,并没有盛气凌人,却足以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时樾对人情世故何等敏锐之人,能不从一进门时的气氛中就意识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等着他?

他心里头有些沉。却仍然面色平静,不卑不亢道:“是的。”

“‘蓝天利剑’预备营队员,曾经在北方航空军事学院就读?”

“是。”

“还记得校训吗?”

“记得。”

南宏宙问得威严,时樾答得干净利落。

“背!”

时樾深吸了一口起,身躯笔挺如松,朗声道:“荣誉、忠诚、责任!”

南宏宙冷笑了一声,忽然厉声喝道:“被开除了,这些话,就当放屁了吗?!”

时樾昂首挺胸,像在军队中一样,高声回应道:“从不敢忘!生是北空的人,死是北空的鬼!”

“砰”地一声,南宏宙重重地拍了桌子!

“狗屁!”

他两根手指向外一挥,一张薄薄的照片迎面向时樾飞去。“这又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