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说故事的男女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直升机救援队很快抵达,根据南乔和时樾提供的坐标位置,救下了两名遇险的西班牙登山队员。其中有一个伤势极重,急救医生说倘若再晚几分钟,很可能就救不回来了。

登山队对南乔时樾二人千恩万谢,执意以现金感谢,被他们拒绝了。

两人确认那两个遇险的登山队员人身生命无虞之后便返回了c1营地休息。时间已经很晚,两人没有时间再往山下赶,只能选择在山上扎营露宿。

营地里还有不少其他登山的人员,来自五湖四海,操着各色的口音,还有一些国际友人。

他们都已经知道了下午西班牙登山队遇险的事情,对时樾和南乔两个人便是分外尊重和欢迎——邀请他们一起享用晚餐,天南地北地神侃以打发漫长的夜晚时间。

时樾会说话,阅历也丰富。只要他想聊,跟谁都聊得来,人缘奇好。三两句话就和营地里的人打成一片。南乔则不太习惯有这么多人的地方,只是默然地坐在他旁边,听他说话。目光里映着炉子里燃烧的火焰,明亮又沉静。她这副样子,倒是惹得别人对她好奇起来,尤其是几个欧洲过来的老外。

时樾明显觉出南乔不想和陌生人说话,便在她耳边问道:“吃饱了吗?”

南乔点头。

“吃饱了咱们就走。”

“走?”南乔疑惑问道,“咱们今晚不在这里住?”

时樾捏了捏她的耳朵,低声道:“这里怎么过咱们的二人世界?”

南乔淡淡一笑:“你又有什么点子了。”

时樾带着南乔,往山下行走了一小段,找到了一个驼峰间的凹地。这片凹地避开了人迹,正对东方,平坦又避风,刚好容纳得下一个大帐篷。

南乔喜欢这地方,问:“你怎么找到的?”

时樾展开帐篷,随口应道:“知道你只习惯和我睡,一路上都盯着。”

南乔脸上微微一红,好在天色沉黑,探照灯下也不怎么看得出来。

时樾说:“这儿可以看日出。”

南乔心中一动。贡嘎雪山之上,云海日出是一绝。这样的巨峰高耸、冰川环簇,比起泰山日出、海上日出,又是一种格外不同的壮观。

时樾和南乔合力把帐篷严严实实地搭起来,钻进了睡袋。高海拔地区体力消耗大,两个人又都是马不停蹄地爬了一天,合上眼便双双沉沉睡去,一直睡到闹钟响起。

帐篷朝东的一面是透明的,两人从睡袋里爬出来,那湿巾和热水袋的水擦了脸和手,又漱了口,裹了床厚厚的羊绒毯子一起看日出。

天边还只是一线金色,穹顶的暗蓝向东方渐渐变浅,无边无际的云海翻涌着,云气流淌,向四面山岭之间溢出去。

雄奇的群山之上,雪线分明,白雪皑皑如盖,雪线之下呈现出一种和天穹截然不同的蓝色,看得人心旷神怡。

时樾拥南乔在怀里,两人静静地一起看着这无边无际的壮丽美景。

时樾低低喊了声:“南乔。”

南乔“嗯”了一声。

“你听了我很多事情,但是还从没和我讲过你的故事。”

南乔说:“我其实没什么故事。”

时樾道:“那么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的秘密。比如说,讲一讲你小时候,还有你为什么会想做飞行器。”

南乔望向帐篷之外,东方天际的一线,红色的光芒正在宏大地扩张自己的领域。众山在沉默中臣服,仿佛拜倒在贡嘎雪山的脚下。

这正是飞鸟一般俯瞰大地的视角。

回忆渐渐清晰地浮现在南乔的眼前。

她记得起很小时候,大姐南勤身体不好,总在医院住着,父母大部分时间都在照顾她。而哥哥南思,又正在叛逆的时候,总在外面和朋友们一起玩耍。出于“安全”,她被锁在小书房里,只能看到哥哥姐姐的教科书,和一台老式的电视、vcd碟机。

如今的南乔会称呼那段长达三年的学龄前时期为她生命编年史的“禁闭期”,一段扭曲、然而充满了神秘和启示的时期。

“禁闭期”中,她的时间贫瘠到连数学书上的每一个数字都饱含了意义。然而彻底改变她的世界的,是她从一个满是灰尘的书箱里,发现的两张vcd碟片,似乎是父亲南宏宙年轻时收藏的。

碟片上粗糙地印刷着三个外国人的头像,充满沧桑感的人脸、男人白色的夸张的头发、女人烈焰一般的红唇。这样鲜明刚健的漫画风格让她感受到了冲击力,然而远不及碟片内容带给她的震撼。

那时候她还不懂英语,但是或许人越小的时候,语言不通所带来的障碍越是没有那么大。她竟然顺畅地从头到尾看完了,并且记住了那个电影的名字:r。1982年的电影,拍的时候她甚至没有出生。